Top Ads on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29 Days

家族聚會,年薪百萬一桌,十萬一桌,窮女婿問:10億坐哪 正文: 一架私人飛機準備降落。 周圍足足有上百架戰鬥機盤旋護航! 機場更是早早的被封鎖。 到處站滿了荷槍實彈的特種戰士,里三層外三層。 外界傳聞足足十萬人! 因為一位超級大人物要來了。 蘇杭上流圈早早得知這件事情,但沒一人有能力靠近機場半分。 連蘇杭首富來獻殷勤,都被槍口給懟了回去。 通道口,站著西裝革履的五人,身桿筆直得像一柄柄標槍。 他們眉頭蹙著,時不時的抬起手腕看一眼時間。 終於,通道口有了動靜。 “將軍!!!” 見到來人,眾人齊齊高呼。 每一位士兵眼眸裡流露出狂熱與敬畏。 因為這是軍中神話,是華夏護國戰神。 更是華夏曆史上唯一的五星上將。 封號崑崙。 曾經一雙鐵拳大敗十八國神級強者,一戰封神! 他,橫壓當世,隻手遮天,獨我無王。 更是打造出“五大戰王”、“天劫十八騎”等等鐵血軍團。 …… 踏臨故土,葉君臨感慨萬千。 曾經,他是個被遺棄在蘇杭街頭的孤兒。 被蘇杭葉家收養。 可在葉家他一直不受待見。 哪怕養父養母待他也如外人,非打即罵。 其他人更是百般欺辱。 不過他不在乎,從小他為這個姓氏而驕傲,而奮鬥。 夢想著日後為這個家帶來無上榮光。 終於葉君臨打造出蘇杭商界最大黑馬“君臨集團”。 資產幾十億,躋身蘇杭前列。 他一手將衰落的葉家推到一線。 甚至憧憬將葉家發展到蘇杭頂峰。 可葉家不滿足不說,一直嫉妒葉君臨,將他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更是眼饞他的君臨集團。 葉家始終覺得他是外人。 他無論多有錢,多厲害,也不屬於葉家。 只有把這些掌控在手裡,才是葉家的。 終於在葉君臨新婚之夜,葉家陷害他——葉君臨被灌醉後,扔在嫂子床上,對嫂子行不軌之事…… 被養父養母以及哥哥捉姦在床…… 那一夜葉君臨被葉家殘忍的打斷四肢,像野狗一樣丟在馬路上。 他身殘,更是背負倫理罵名! 一夜間,由商界新貴淪為過街老鼠。 第二天以強姦罪送入監獄,刑期六年。 他永遠忘不了葉家所有人無情毒辣的面容。 忘不了落井下石的朋友、同學和合作夥伴們的嘲笑。 更是忘不了新婚妻子李子染心寒的一幕…… 他視葉族為家,一心效力。 卻被如此對待! 每每想起這一幕,他心如刀絞。 恨啊! 可是誰能想到,葉君臨在獄中被人秘密調走,參軍入伍。 幾年後,他高居軍界之巔,封號崑崙,成為唯一的五星上將。 現在,他回來了。 葉家該顫抖了。 葉君臨問道:“青龍事情如何了?” 五大戰王之首的青龍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將軍查清楚了,今晚您的妻子李子染小姐恐怕要改嫁,就在今晚十點鐘!” 新婚夜丈夫就被送入監獄。 李子染守了六年活寡。 不知道頂了多少壓力。 葉君臨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李子染。 青龍猶豫了下,繼續道:“將軍另外葉家在陽光大酒店舉辦成功上市的慶功宴!剛剛好多人都來邀請將軍,葉家也有人來邀請您,我沒有直接拒絕。” 葉君臨問道:“時間呢?” “八點鐘。” “好,告訴葉家我會參加宴會!” 兩件事情時間不衝突,葉君臨答應了。 蘇杭陽光大酒店。 葉氏企業上市的慶功宴就在這裡舉辦。 藉著君臨集團,一家一舉成為豪門。 場中觥籌交錯,熱鬧非凡。 葉家家主葉健森滿臉紅光:“天佑我葉家,後輩皆是人中之龍鳳,如今葉氏集團上市,成為蘇杭新貴!” 葉健森的三兒一女滿堂接待賓客,滿臉燦爛的笑容。 葉家年輕一輩們更是滿臉得意與自豪。 今日後,葉家將成豪門! 他們也將成為蘇杭最頂級的二代。 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多是蘇杭頂級圈子裡的。 大家正在閒談今日發生的大事! “老葉你知道今天發生的大事嗎!你家的慶功宴根本算不得什麼。” “對啊!我聽說了是一位超級大人物來蘇杭了,足足有百架戰鬥機護航,更有十萬人封了機場!” “我們蘇杭首富想去見一面,差點被斃了,資格不夠啊!” “這算什麼啊,蘇杭老大周玉恒提前五個小時早早的在機場等著!” 葉健森點點頭:“當然知道啊,我還派人去邀請這位大人物參加慶功宴了!” “不可能!這位大人物怎麼會參加這種宴會呢?” 大家都不信。 葉健森其實也沒底,只是試試罷了。 這時候,葉家老二葉西輝急匆匆的跑來:“父親,大人物答應要參加我們的慶功宴了!正在趕來的途中!” “什麼?天助我葉家啊!” 葉家所有人一臉興奮。 這是他們一步登天的機會啊。 葉家小輩們聚在一起,大家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葉君臨的哥哥嫂子葉一龍和吳雅麗笑笑:“我葉家崛起要從葉君臨進監獄說起啊……” “對了,說到葉君臨,你們知道嗎?今天是那小子出獄的日子!” 有人突然道。 “真的嗎?太晦氣了吧?大喜的日子碰上這貨出獄!” “祈求他千萬千萬不要來葉家!他就是葉家最大的恥辱!” 吳雅麗嘴角劃過一抹冷笑:“說來,葉家有今天的地位,葉君臨是頭功啊!” 葉一龍:“這是他該做的!一個孤兒罷了,我葉家養了你,不得做貢獻啊
Heat: 405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140,34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25 Days

“又懷孕了!都三個了!”傅夜沉輕哄:“乖,喝完安胎藥我去跪榴蓮...” 汗一滴滴流下來,鑽入粘膩的腿間。 “唔,好熱……” 諾筱穎難受的蹭了蹭腿,翻了個身,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摸到了空調遙控器,按了幾下,空調都沒有響。 諾筱穎才反應過來,估計是停電了! 這是個老小區,通風不好,電路老化,停電是常事,每次一停電,房間就跟個蒸籠似的。 諾筱穎鬱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房間里黑乎乎的,只有窗外的一點微光射進來,照著斑駁的牆皮。 諾筱穎一邊抱怨著以後一定要努力賺錢換個好點的房子,一邊用手當風扇在臉邊搧著,穿著拖鞋,瞇著眼睛朝陽台走去,然後唰的一下拉開了窗簾。 突然,一個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窗簾後面,直直的站在諾筱穎的對面。 “啊——”諾筱穎瞬間瞪大眼睛,睡意全無! 剛尖叫了一聲,一隻帶著血腥味的手掌就摀住了她的嘴巴,低沉暗啞的冷斥,在耳畔響起: “別吭聲,到床上去!” 諾筱穎嚇傻了,渾身都無法動彈,身後的男人耐心已經見底,低低的催促著:“快點!” 諾筱穎點點頭,不敢忤逆身後歹徒的意思,怕惹怒了他,然而腦子清醒,腳卻像黏在了地上一般,怎麼都邁不出去一步。 男人見狀,低咒了一句,便直接把她像個小雞似得夾在了腋下,下一秒,就把她給粗暴的扔在了床上。 床很硬,諾筱穎覺得自己的肋骨都要被摔斷了,剛伸手摸向痛處嚶嚀一聲,一個冰冷的軀體就欺壓了上來。 諾筱穎頓時屏住了呼吸。 “你幹……” 話還沒說完,兩片帶著男性燥熱的嘴唇就含住了她,把她接下來的話全部都吞入腹中。 這下,諾筱穎是真的嚇傻了,看來這男人不是為了求財,而是要…… 可是,這是她的初吻啊! 想到這裡,諾筱穎再也無法強裝冷靜,拳頭不停的砸在男人的胸膛上,雙腿在他的身下抗拒著,心裡一遍遍的吼著走開,可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唔唔唔的悶哼聲。 男人見狀,直接用虎口鉗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他的手掌力氣很大,輕而易舉的就將諾筱穎固定的一動不能亂動,男人狠狠的吸著她的唇,像是懲罰一樣在她的耳邊命令道:“我說了,不要動,否則,後果自負!” 後果? 諾筱穎才不管什麼後果。 現在她的初吻被奪走了,就是她最差的後果。 所以她掙扎的更加兇了。 屋外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男人敏銳的分辨出,那是五個人的腳步聲,如今他腹部受傷,如果現在被這群人發現了行踪,別說他無法活命,就連他戰友的命都可能會被搭進去。 為了顧全大局,他只能對不起身下的女孩兒了。 然而,諾筱穎並沒有察覺到男人越來越深邃的眸子,更加聽不見門外臨近的腳步聲,只是不知疲倦的掙扎著,尖尖的犬牙咬上男人的嘴唇。 男人嘶了一聲,輕輕移開了唇,諾筱穎立刻像缺水的魚,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還未來得及求救,下一秒,男人沉沉的說了一句:“對不起,會有點痛。”後,一個略帶粗糙的大掌,便長驅直入進她汗濕的腿間,一陣冰涼的觸感傳來,和那一片燥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諾筱穎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珠在眼眶裡震顫著。 悶熱的空氣裡,快速的傳來清脆的撕拉聲。 諾筱穎來到嘴邊的呼救聲瞬間變成了:“啊啊。”溢出了嘴角。 痛,好痛。 男人看著她痛苦的模樣,放輕了動作,摀住她的嘴巴,沙啞的說了句:“我會對你負責。”,便一隻手扶著她的腰進攻了起來。 屋外的人恰在此時走到門口,聽到屋內曖昧的動靜,停下了準備推門而入的手,在門口徘徊了幾下,聽著屋內女人越來越投入的聲音,想到那男人已經身受重傷,自然做不了這種運動後,便離開去別處搜尋了。 男人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半瞌著眼皮,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黑暗中,看著諾筱穎頭髮鋪開在枕頭上的模樣,越發的動情,這樣美好的滋味,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諾筱穎知道自己再怎麼掙扎都沒有用了。 她髒了,徹底的髒了,她的第一次,竟然給了一個她只見過一面的男人。 諾筱穎哭的痛徹心扉,眼淚像是開水一樣,淋濕了大片的枕頭。 屋外的月色勾勒著男人的脊背,淚眼模糊間,諾筱穎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唇若山巒緊緊的抿著。 幾滴汗液順著他堅毅的下頜滴到她的小腹上,灼熱的好似岩漿。 就在她適應了黑暗,終於快要看清他的臉的時候,男人卻猛的一用力,諾筱穎便軟軟的暈眩了過去。 男人低頭,看著床上的血跡,疼愛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淚痕,然後往她脖子上掛了一樣東西,音色沉沉道。 “來日,我定娶你。”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諾筱穎腦海裡的思緒一滯,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來。 下身那硬生生撕扯開的痛楚,瞬間讓她出了一背的冷汗。 昨晚,她好像被人給…… 諾筱穎連忙轉頭打量著床單,在看到床單上的斑斑血跡後,才知道這一切並不是在做夢。 她的第一次真的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沒了! 眼淚滑落了下來,她現在該怎麼辦,雖然她知道那一張膜並不能代表著什麼,可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如果到時候,何明旭發現了她根本不是初次之後,一定會在心裡狠狠的唾棄她是個臟女人吧! 不行,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否則太便宜那
Heat: 349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7,184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26 Days

“又懷孕了!都三個了!”傅夜沉輕哄:“乖,喝完安胎藥我去跪榴蓮...” 汗一滴滴流下來,鑽入粘膩的腿間。 “唔,好熱……” 諾筱穎難受的蹭了蹭腿,翻了個身,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摸到了空調遙控器,按了幾下,空調都沒有響。 諾筱穎才反應過來,估計是停電了! 這是個老小區,通風不好,電路老化,停電是常事,每次一停電,房間就跟個蒸籠似的。 諾筱穎鬱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房間里黑乎乎的,只有窗外的一點微光射進來,照著斑駁的牆皮。 諾筱穎一邊抱怨著以後一定要努力賺錢換個好點的房子,一邊用手當風扇在臉邊搧著,穿著拖鞋,瞇著眼睛朝陽台走去,然後唰的一下拉開了窗簾。 突然,一個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窗簾後面,直直的站在諾筱穎的對面。 “啊——”諾筱穎瞬間瞪大眼睛,睡意全無! 剛尖叫了一聲,一隻帶著血腥味的手掌就摀住了她的嘴巴,低沉暗啞的冷斥,在耳畔響起: “別吭聲,到床上去!” 諾筱穎嚇傻了,渾身都無法動彈,身後的男人耐心已經見底,低低的催促著:“快點!” 諾筱穎點點頭,不敢忤逆身後歹徒的意思,怕惹怒了他,然而腦子清醒,腳卻像黏在了地上一般,怎麼都邁不出去一步。 男人見狀,低咒了一句,便直接把她像個小雞似得夾在了腋下,下一秒,就把她給粗暴的扔在了床上。 床很硬,諾筱穎覺得自己的肋骨都要被摔斷了,剛伸手摸向痛處嚶嚀一聲,一個冰冷的軀體就欺壓了上來。 諾筱穎頓時屏住了呼吸。 “你幹……” 話還沒說完,兩片帶著男性燥熱的嘴唇就含住了她,把她接下來的話全部都吞入腹中。 這下,諾筱穎是真的嚇傻了,看來這男人不是為了求財,而是要…… 可是,這是她的初吻啊! 想到這裡,諾筱穎再也無法強裝冷靜,拳頭不停的砸在男人的胸膛上,雙腿在他的身下抗拒著,心裡一遍遍的吼著走開,可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唔唔唔的悶哼聲。 男人見狀,直接用虎口鉗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他的手掌力氣很大,輕而易舉的就將諾筱穎固定的一動不能亂動,男人狠狠的吸著她的唇,像是懲罰一樣在她的耳邊命令道:“我說了,不要動,否則,後果自負!” 後果? 諾筱穎才不管什麼後果。 現在她的初吻被奪走了,就是她最差的後果。 所以她掙扎的更加兇了。 屋外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男人敏銳的分辨出,那是五個人的腳步聲,如今他腹部受傷,如果現在被這群人發現了行踪,別說他無法活命,就連他戰友的命都可能會被搭進去。 為了顧全大局,他只能對不起身下的女孩兒了。 然而,諾筱穎並沒有察覺到男人越來越深邃的眸子,更加聽不見門外臨近的腳步聲,只是不知疲倦的掙扎著,尖尖的犬牙咬上男人的嘴唇。 男人嘶了一聲,輕輕移開了唇,諾筱穎立刻像缺水的魚,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還未來得及求救,下一秒,男人沉沉的說了一句:“對不起,會有點痛。”後,一個略帶粗糙的大掌,便長驅直入進她汗濕的腿間,一陣冰涼的觸感傳來,和那一片燥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諾筱穎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珠在眼眶裡震顫著。 悶熱的空氣裡,快速的傳來清脆的撕拉聲。 諾筱穎來到嘴邊的呼救聲瞬間變成了:“啊啊。”溢出了嘴角。 痛,好痛。 男人看著她痛苦的模樣,放輕了動作,摀住她的嘴巴,沙啞的說了句:“我會對你負責。”,便一隻手扶著她的腰進攻了起來。 屋外的人恰在此時走到門口,聽到屋內曖昧的動靜,停下了準備推門而入的手,在門口徘徊了幾下,聽著屋內女人越來越投入的聲音,想到那男人已經身受重傷,自然做不了這種運動後,便離開去別處搜尋了。 男人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半瞌著眼皮,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黑暗中,看著諾筱穎頭髮鋪開在枕頭上的模樣,越發的動情,這樣美好的滋味,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諾筱穎知道自己再怎麼掙扎都沒有用了。 她髒了,徹底的髒了,她的第一次,竟然給了一個她只見過一面的男人。 諾筱穎哭的痛徹心扉,眼淚像是開水一樣,淋濕了大片的枕頭。 屋外的月色勾勒著男人的脊背,淚眼模糊間,諾筱穎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唇若山巒緊緊的抿著。 幾滴汗液順著他堅毅的下頜滴到她的小腹上,灼熱的好似岩漿。 就在她適應了黑暗,終於快要看清他的臉的時候,男人卻猛的一用力,諾筱穎便軟軟的暈眩了過去。 男人低頭,看著床上的血跡,疼愛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淚痕,然後往她脖子上掛了一樣東西,音色沉沉道。 “來日,我定娶你。”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諾筱穎腦海裡的思緒一滯,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來。 下身那硬生生撕扯開的痛楚,瞬間讓她出了一背的冷汗。 昨晚,她好像被人給…… 諾筱穎連忙轉頭打量著床單,在看到床單上的斑斑血跡後,才知道這一切並不是在做夢。 她的第一次真的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沒了! 眼淚滑落了下來,她現在該怎麼辦,雖然她知道那一張膜並不能代表著什麼,可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如果到時候,何明旭發現了她根本不是初次之後,一定會在心裡狠狠的唾棄她是個臟女人吧! 不行,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否則太便宜那
Heat: 327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8,62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22 Days

門外9000人齊喊:請戰神出山! 岳母:誰是戰神?窮女婿默默站起身!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
Heat: 288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21 Days

集團家宴,爺爺說按年薪入座:百萬的一桌,千萬的一桌。孫女帶来的窮小伙問道:100億的坐哪? 正文: 蘇杭機場上空。 一架私人飛機準備降落。 周圍足足有上百架戰鬥機盤旋護航! 機場更是早早的被封鎖。 到處站滿了荷槍實彈的特種戰士,里三層外三層。 外界傳聞足足十萬人! 因為一位超級大人物要來了。 蘇杭上流圈早早得知這件事情,但沒一人有能力靠近機場半分。 連蘇杭首富來獻殷勤,都被槍口給懟了回去。 通道口,站著西裝革履的五人,身桿筆直得像一柄柄標槍。 他們眉頭蹙著,時不時的抬起手腕看一眼時間。 終於,通道口有了動靜。 “將軍!!!” 見到來人,眾人齊齊高呼。 每一位士兵眼眸裡流露出狂熱與敬畏。 因為這是軍中神話,是華夏護國戰神。 更是華夏曆史上唯一的五星上將。 封號崑崙。 曾經一雙鐵拳大敗十八國神級強者,一戰封神! 他,橫壓當世,隻手遮天,獨我無王。 更是打造出“五大戰王”、“天劫十八騎”等等鐵血軍團。 …… 踏臨故土,葉君臨感慨萬千。 曾經,他是個被遺棄在蘇杭街頭的孤兒。 被蘇杭葉家收養。 可在葉家他一直不受待見。 哪怕養父養母待他也如外人,非打即罵。 其他人更是百般欺辱。 不過他不在乎,從小他為這個姓氏而驕傲,而奮鬥。 夢想著日後為這個家帶來無上榮光。 終於葉君臨打造出蘇杭商界最大黑馬“君臨集團”。 資產幾十億,躋身蘇杭前列。 他一手將衰落的葉家推到一線。 甚至憧憬將葉家發展到蘇杭頂峰。 可葉家不滿足不說,一直嫉妒葉君臨,將他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更是眼饞他的君臨集團。 葉家始終覺得他是外人。 他無論多有錢,多厲害,也不屬於葉家。 只有把這些掌控在手裡,才是葉家的。 終於在葉君臨新婚之夜,葉家陷害他——葉君臨被灌醉後,扔在嫂子床上,對嫂子行不軌之事…… 被養父養母以及哥哥捉姦在床…… 那一夜葉君臨被葉家殘忍的打斷四肢,像野狗一樣丟在馬路上。 他身殘,更是背負倫理罵名! 一夜間,由商界新貴淪為過街老鼠。 第二天以強姦罪送入監獄,刑期六年。 他永遠忘不了葉家所有人無情毒辣的面容。 忘不了落井下石的朋友、同學和合作夥伴們的嘲笑。 更是忘不了新婚妻子李子染心寒的一幕…… 他視葉族為家,一心效力。 卻被如此對待! 每每想起這一幕,他心如刀絞。 恨啊! 可是誰能想到,葉君臨在獄中被人秘密調走,參軍入伍。 幾年後,他高居軍界之巔,封號崑崙,成為唯一的五星上將。 現在,他回來了。 葉家該顫抖了。 葉君臨問道:“青龍事情如何了?” 五大戰王之首的青龍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將軍查清楚了,今晚您的妻子李子染小姐恐怕要改嫁,就在今晚十點鐘!” 新婚夜丈夫就被送入監獄。 李子染守了六年活寡。 不知道頂了多少壓力。 葉君臨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李子染。 青龍猶豫了下,繼續道:“將軍另外葉家在陽光大酒店舉辦成功上市的慶功宴!剛剛好多人都來邀請將軍,葉家也有人來邀請您,我沒有直接拒絕。” 葉君臨問道:“時間呢?” “八點鐘。” “好,告訴葉家我會參加宴會!” 兩件事情時間不衝突,葉君臨答應了。 蘇杭陽光大酒店。 葉氏企業上市的慶功宴就在這裡舉辦。 藉著君臨集團,一家一舉成為豪門。 場中觥籌交錯,熱鬧非凡。 葉家家主葉健森滿臉紅光:“天佑我葉家,後輩皆是人中之龍鳳,如今葉氏集團上市,成為蘇杭新貴!” 葉健森的三兒一女滿堂接待賓客,滿臉燦爛的笑容。 葉家年輕一輩們更是滿臉得意與自豪。 今日後,葉家將成豪門! 他們也將成為蘇杭最頂級的二代。 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多是蘇杭頂級圈子裡的。 大家正在閒談今日發生的大事! “老葉你知道今天發生的大事嗎!你家的慶功宴根本算不得什麼。” “對啊!我聽說了是一位超級大人物來蘇杭了,足足有百架戰鬥機護航,更有十萬人封了機場!” “我們蘇杭首富想去見一面,差點被斃了,資格不夠啊!” “這算什麼啊,蘇杭老大周玉恒提前五個小時早早的在機場等著!” 葉健森點點頭:“當然知道啊,我還派人去邀請這位大人物參加慶功宴了!” “不可能!這位大人物怎麼會參加這種宴會呢?” 大家都不信。 葉健森其實也沒底,只是試試罷了。 這時候,葉家老二葉西輝急匆匆的跑來:“父親,大人物答應要參加我們的慶功宴了!正在趕來的途中!” “什麼?天助我葉家啊!” 葉家所有人一臉興奮。 這是他們一步登天的機會啊。 葉家小輩們聚在一起,大家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葉君臨的哥哥嫂子葉一龍和吳雅麗笑笑:“我葉家崛起要從葉君臨進監獄說起啊……” “對了,說到葉君臨,你們知道嗎?今天是那小子出獄的日子!” 有人突然道。 “真的嗎?太晦氣了吧?大喜的日子碰上這貨出獄!” “祈求他千萬千萬不要來葉家!他就是葉家最大的恥辱!” 吳雅麗嘴角劃過一抹冷笑:“說來,葉家有今天的地
Heat: 249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11,167 人在用
Button label: LEARN_MORE
掌雲書城

16 Days

同學聚會,年薪10萬一桌,50萬一桌, 窮小伙問:10億坐哪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娉婷。
Heat: 187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8,62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5 Days

門外9000人齊喊:請戰神出山!岳母:誰是戰神? 窮女婿默默站起身!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
Heat: 173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8,62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5 Days

第一任妻子,還沒結婚,就病死了 第二任妻子,訂婚第二天出門,就被車撞死了 第三任妻子,出去遊玩掉河裡淹死了 第四任妻子,也是上官家最滿意的兒媳,卻不小心從樓上掉下來,摔死了 第五任妻子,嫁過來守了兩年活寡,受不了上吊自殺了 第六任妻子,聽說不小心惹怒了暴戾的上官馳,被他活活掐死 而我,是他的第七任...... 正文: 婚宴還沒有結束,司徒雅便被上官馳帶出了酒店,確切的說,是被拽出來的。 “你要帶我去哪?” 站在他的車旁,她滿臉狐疑的問。 “回家。” “可是客人還沒……” 她指了指身後的酒店,話沒說完便被他打斷:“你喜歡在這裡看到他們同情的眼神嗎?” 司徒雅怔了怔,平靜的說:“我自己做的選擇,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嫁給我這樣的男人,你注定就是要被別人同情的。” 上官馳冷哼一聲,犀利的雙眸沒有一絲憐憫,有的只是幸災樂禍。 車子開到了上官家的別墅門前,兩旁的門侍緩緩拉開了雕花大鐵門,司徒雅望著大門左側白雲公館四個字,不由自主的聯想到一句古話: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雖然是第一次結婚,可也參加過不少婚禮,從來沒見過哪對新人的婚禮客人沒散場,新郎新娘卻提前離席,她兀自感嘆,果然是嫁了個極 品男人。 進了別墅的正廳,上官馳便不再搭理她自顧上了樓,彷彿根本就沒有司徒雅這個人,他無視她,不代表她不會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 緊緊的跟隨著他的步伐,來到了他們的新房,推開門的一剎那,司徒雅目瞪口呆。 這是新房嗎?這是墳墓吧!這是人住的地方嗎?這是鬼住的地方吧!環顧一圈,除了黑與白就沒有第三種顏色。 “進你房間去。” 上官馳慵懶的脫下西裝,隨手扔到床上,俊美的五官毫不掩飾他的疲憊。 回她房間? 司徒雅思忖著這句話,不確定的問:“我們不住一起嗎?” 他視線掃向她,環胸走到她面前,戲謔的問:“以我這種娶妻的頻率,如果每次都住在一起,那我這張床上要睡多少女人?” “看不出來你還挺潔身自好。” “不是潔身自好,是怕弄髒了我的床。” 她愣了幾秒,木然點頭:“哦,知道了,不過我住哪個房間?” “那裡。” 他手往臥室右方的牆壁一指,司徒雅視線睨過去,納悶的說:“不是畫嗎?” “把畫掀開。” 儘管一頭霧水,她還是照做了,緩緩走向那一副巨大的山水畫,蔥指一挑,整個人霎時僵住,畫的後方竟是一扇門,鮮少為某些事物動容的她,此刻竟也被深深的震撼,她終於意識到,做上官家的媳婦需要有多麼強大的心理了。 她可以想像,那些失敗的女人們,第一次看到這扇門時,怎樣不甘心的哭鬧。 “我以後就住這裡是吧?” “是的。” “好,晚安。” 她沖他淺淡的笑笑,轉身拉開畫後的門,進入了像密室一樣的房間。 關了門,長長的籲了口氣,若不想成為一個失敗的人,那需要鼓起多少的勇氣,才能道出那一句晚安。 值得慶幸的是,她的房間還有點人住的樣子,最起碼不是只有黑與白這兩種顏色。 應酬了一天,奢華的婚紗像山一樣壓得她喘不過氣,手伸向後背,拉開了精緻的拉鍊,婚紗緩緩滑落,女子優美的曲線裸 露了出來。 凝脂一樣的肌膚吹彈可破,比蓮花更純潔,比玫瑰更驚艷,司徒雅打開衣櫃,裡面滿滿一櫃女式服裝,品種齊全,質地精良,更重要的是上面的吊牌都還在,這就證明還沒被人穿過,她挑了件稍微保守的睡裙,正要穿到身上時,門突然嗤一聲拉開了。 四目相對,她倒抽一口冷氣,手裡的衣服險些掉到地上,若不是平時足夠冷靜,怕是早已尖叫出聲。 慌忙扯過床上的毛毯裹住自己,她目光閃爍的問:“怎麼進來也不敲門?” “怕什麼,我沒有愛女人的心,自然也不會對女人的身體感興趣,就算你脫 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懶得多看你一眼。” 他停頓了一下:“知道我前面六個妻子為什麼離婚嗎?這就是其中一個原因,你說,有哪個女人能夠忍受得了守活寡的委屈?” 司徒雅聽了上官馳的話,想到了多年前母親對她的教誨,無論什麼時候,一個女人寧可失身也不能失心,此刻看來,她不僅不需要失心,更不用擔心失身了。 “你就是來告訴我這個的嗎?” 上官馳漠然的撇她一眼:“不是,跟我來。” 他率先邁出房間,司徒雅趕緊穿好衣服跟了出去。 “你每天進出房間,我的臥室是你的必經之路,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除了必須經過外,不可以在我房間裡多停留半秒,更不要碰這裡的任何東西,尤其是我的床。” 上官馳指了指身後那張乾淨整潔的大床,過分的強調:“連靠近都不可以。” “就那麼討厭女人嗎?” 司徒雅難以置信的問。 “是的,很討厭,非常討厭,像討厭蟑螂一樣的討厭。” “為什麼?” 上官馳挑起眉,不悅的提醒:“除了討厭女人,我更不喜歡女人問為什麼,所以,不要問太多的問題。” 司徒雅陷入深思,心中反复想著一個可能性,還沒來得及驗證,便被那個有著犀利雙眸的男人否定了。 “別猜測我是不是gay,不喜歡女人不代表就喜歡男人。” 真是謎一樣的令人捉摸不透的傢伙,司徒雅道一聲:“明白了。”轉身欲回房間,卻被他出其不意的拉了回來,身子往前一傾,將她壓 倒在床上。 她驚得目瞪口呆,半響才問:“這是乾嗎?” “閉嘴。” 呵,做出如此驚人的舉動還讓她閉嘴,司徒雅諷刺的笑笑:“剛還說不喜歡女人,現在又突然這樣,是不是有點虛偽了?” “看那邊。” 上官馳用眼神示意她往門邊看,順勢望過去,赫然發現原本閉合的房門什麼時候竟被推開了一條縫,門縫外是一雙雙窺視的目光,像偷情的人被抓到了一樣,她的臉唰一下紅到了耳根…… 然而,這還不算驚人,更驚人的是,上官馳沒有任何徵兆的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唇,司徒雅身體一僵,雙眼瞪得如銅鈴一般大,她徹底懵了,向來引以為傲的冷靜瞬間蕩然無存。 不帶任何感情 色彩的吻,像寒冰一樣冷,隨著門漸漸閉合,上官馳直起了身:“戲演完了,你可以起來了。” 司徒雅打量怪物一樣的打量他:“以前也是這樣演嗎?” “因為你是第一個我自己挑的女人,所以,他們會以為有什麼不一樣。” 其實沒什麼不一樣,雖然人是他挑的,卻是司徒雅自告奮勇堅持留下的。 木然的走向那副畫,在掀畫之前,她回頭誠懇的提醒:“那個……我好像碰到你的床了。” “沒關係,明天扔了就是了。” “……” 司徒雅明明不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卻因為他這一句極端的話,破例惡作劇了一把,“扔床還是扔嘴?” 上官馳臉一沉:“扔你。” 縱然對那個生活了十幾年的司徒家沒什麼感情,可突然換了個陌生環境,司徒雅還是有些不習慣。 尤其,是這麼個怪異的環境。 一夜輾轉反側,天沒亮她便起了床,想出去洗個澡,卻又怕吵醒了上官馳,只好坐在床邊等天亮。 東方漸漸露出了魚肚白,她的房間有一扇不大不小的窗,盯著那冉冉升起的太陽,她彷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正一點點向她靠近,一點點,一點點,侵入她的身體,最後衍變成了無窮的力量。 房門被敲響,她聽到了上官馳冷冽的聲音:“起來了沒有?” 她趕緊回一句:“起來了。” 起身拉開了房門。 “跟我下去。” 看也不看她一眼,便是這樣命令道,司徒雅隨著他下了樓,樓下的客廳裡,已經端坐了兩位滿面紅光的老人,他們便是上官老爺和上官老夫人。 上官家的佣人端來茶水,司徒雅明白這是大富人家的規矩,新媳婦進門都要給公公婆婆敬茶,她舉止優雅的上前,端起一杯茶水到上官老爺面前,恭敬的說: “爸爸,請喝茶。” 上官老爺詫異的抬起頭,驚喜的問:“你叫我什麼?” “爸爸。” “好好。”他趕緊接過去。 司徒雅端起另一杯,遞到上官老夫人面前:“媽媽,請喝茶。” 上官老夫人眉開眼笑的握住她的手:“你知道嗎?前面幾個媳婦都是喊我們老兩口公公婆婆,喊我們爸爸媽媽的你還是頭一個。” 她把視線移向兒子,歡喜的說:“沒想到那帝王山上的高僧這麼靈,我今天一定要去還還願才行。” 上官馳一盆涼山潑過來:“別高興太早,能撐得過三個月再說吧。” 他轉身又上了樓,上官老夫人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好心情絲毫沒受影響,壓低嗓音問媳婦:“昨晚過得愉快嗎?” 司徒雅含蓄的笑笑:“嗯,挺愉快的。” “有那個沒有?我看到你們親親了哦?” 上官老夫人一臉興奮的等著她回答,司徒雅想到昨晚那一雙雙偷窺的目光,頓時窘得滿面緋紅,上官老爺看出了她的尷尬,瞪一眼身邊的老伴:“就算再怎麼著急,也不能問得這麼口無遮攔的。” “嫂嫂,早上好! ” “嗯,早上好。” 上官晴晴的出現,很自然的打破了尷尬的局面,上官老夫人指使女兒說:“去喊你哥下樓吃早飯。” “我才不要去喊他。” 司徒雅立馬說:“我去吧。” 她緩緩上了樓,推開臥室的門,卻發現屋裡沒人,疑惑的左右環顧一圈,腳步挪到與臥室相鄰的房間,正疑惑他去了哪兒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句:“找我嗎?” 猛得轉過身,她木然點頭:“嗯是的,吃早飯了。” 上官馳這才拿正眼瞧她,卻是盯著她的眼睛一直看,直看得司徒雅渾身發毛,問:“我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該不是如願以償嫁進了豪門,激動的一夜沒睡吧?” 她怔了怔,沒好氣的笑笑:“是啊,這都被你看出來了,看來你挺了解女人。” “不是我了解女人,是你的黑眼圈太嚇人了,下樓的時候自己解釋好,免得以為我對你做了一夜壞事。” 印花大理石餐桌上,擺著豐盛的早餐,司徒雅突然心里莫名的發酸,在司徒家,她從來沒有機會與家人一起吃早飯,與其說沒機會,不如說沒資格。 九歲那一年邁進那個家門,他們便當她是隱形人,吃早飯的時候從來不喊她,她也不會自己厚著臉皮坐過去,小小年紀,因為骨氣,覺得即使餓肚子也沒有關係,直到多年以後,落下了很嚴重的胃病,才開始意識到,跟別人生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這個世上沒有人會心疼她。 一切冷暖,自知就好。 上官老夫人見她一動不動,關切的問:“怎麼不吃?這些都不合你胃口嗎?” “哦,不是,不是。” 她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銀耳粥送入口中。 “對了,今天你們要回門的對吧?我待會讓管家替你們準備禮物。” “我沒空。” 上官馳冷冷的拒絕。 上官老爺眉一皺:“你沒空,你是準備讓她一個人回去嗎?”
Heat: 173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84,881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5 Days

老太太過壽,大兒子開奔馳,二兒子開寶馬, 窮女婿打來電話:我飛機停哪?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
Heat: 163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7,184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4 Days

門外9000人齊喊:請戰神出山! 岳母:誰是戰神?窮女婿默默站起身!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
Heat: 141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40,34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2 Days

家族聚會,年薪百萬一桌,十萬一桌,窮女婿問:10億坐哪 正文: 一架私人飛機準備降落。 周圍足足有上百架戰鬥機盤旋護航! 機場更是早早的被封鎖。 到處站滿了荷槍實彈的特種戰士,里三層外三層。 外界傳聞足足十萬人! 因為一位超級大人物要來了。 蘇杭上流圈早早得知這件事情,但沒一人有能力靠近機場半分。 連蘇杭首富來獻殷勤,都被槍口給懟了回去。 通道口,站著西裝革履的五人,身桿筆直得像一柄柄標槍。 他們眉頭蹙著,時不時的抬起手腕看一眼時間。 終於,通道口有了動靜。 “將軍!!!” 見到來人,眾人齊齊高呼。 每一位士兵眼眸裡流露出狂熱與敬畏。 因為這是軍中神話,是華夏護國戰神。 更是華夏曆史上唯一的五星上將。 封號崑崙。 曾經一雙鐵拳大敗十八國神級強者,一戰封神! 他,橫壓當世,隻手遮天,獨我無王。 更是打造出“五大戰王”、“天劫十八騎”等等鐵血軍團。 …… 踏臨故土,葉君臨感慨萬千。 曾經,他是個被遺棄在蘇杭街頭的孤兒。 被蘇杭葉家收養。 可在葉家他一直不受待見。 哪怕養父養母待他也如外人,非打即罵。 其他人更是百般欺辱。 不過他不在乎,從小他為這個姓氏而驕傲,而奮鬥。 夢想著日後為這個家帶來無上榮光。 終於葉君臨打造出蘇杭商界最大黑馬“君臨集團”。 資產幾十億,躋身蘇杭前列。 他一手將衰落的葉家推到一線。 甚至憧憬將葉家發展到蘇杭頂峰。 可葉家不滿足不說,一直嫉妒葉君臨,將他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更是眼饞他的君臨集團。 葉家始終覺得他是外人。 他無論多有錢,多厲害,也不屬於葉家。 只有把這些掌控在手裡,才是葉家的。 終於在葉君臨新婚之夜,葉家陷害他——葉君臨被灌醉後,扔在嫂子床上,對嫂子行不軌之事…… 被養父養母以及哥哥捉姦在床…… 那一夜葉君臨被葉家殘忍的打斷四肢,像野狗一樣丟在馬路上。 他身殘,更是背負倫理罵名! 一夜間,由商界新貴淪為過街老鼠。 第二天以強姦罪送入監獄,刑期六年。 他永遠忘不了葉家所有人無情毒辣的面容。 忘不了落井下石的朋友、同學和合作夥伴們的嘲笑。 更是忘不了新婚妻子李子染心寒的一幕…… 他視葉族為家,一心效力。 卻被如此對待! 每每想起這一幕,他心如刀絞。 恨啊! 可是誰能想到,葉君臨在獄中被人秘密調走,參軍入伍。 幾年後,他高居軍界之巔,封號崑崙,成為唯一的五星上將。 現在,他回來了。 葉家該顫抖了。 葉君臨問道:“青龍事情如何了?” 五大戰王之首的青龍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將軍查清楚了,今晚您的妻子李子染小姐恐怕要改嫁,就在今晚十點鐘!” 新婚夜丈夫就被送入監獄。 李子染守了六年活寡。 不知道頂了多少壓力。 葉君臨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李子染。 青龍猶豫了下,繼續道:“將軍另外葉家在陽光大酒店舉辦成功上市的慶功宴!剛剛好多人都來邀請將軍,葉家也有人來邀請您,我沒有直接拒絕。” 葉君臨問道:“時間呢?” “八點鐘。” “好,告訴葉家我會參加宴會!” 兩件事情時間不衝突,葉君臨答應了。 蘇杭陽光大酒店。 葉氏企業上市的慶功宴就在這裡舉辦。 藉著君臨集團,一家一舉成為豪門。 場中觥籌交錯,熱鬧非凡。 葉家家主葉健森滿臉紅光:“天佑我葉家,後輩皆是人中之龍鳳,如今葉氏集團上市,成為蘇杭新貴!” 葉健森的三兒一女滿堂接待賓客,滿臉燦爛的笑容。 葉家年輕一輩們更是滿臉得意與自豪。 今日後,葉家將成豪門! 他們也將成為蘇杭最頂級的二代。 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多是蘇杭頂級圈子裡的。 大家正在閒談今日發生的大事! “老葉你知道今天發生的大事嗎!你家的慶功宴根本算不得什麼。” “對啊!我聽說了是一位超級大人物來蘇杭了,足足有百架戰鬥機護航,更有十萬人封了機場!” “我們蘇杭首富想去見一面,差點被斃了,資格不夠啊!” “這算什麼啊,蘇杭老大周玉恒提前五個小時早早的在機場等著!” 葉健森點點頭:“當然知道啊,我還派人去邀請這位大人物參加慶功宴了!” “不可能!這位大人物怎麼會參加這種宴會呢?” 大家都不信。 葉健森其實也沒底,只是試試罷了。 這時候,葉家老二葉西輝急匆匆的跑來:“父親,大人物答應要參加我們的慶功宴了!正在趕來的途中!” “什麼?天助我葉家啊!” 葉家所有人一臉興奮。 這是他們一步登天的機會啊。 葉家小輩們聚在一起,大家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葉君臨的哥哥嫂子葉一龍和吳雅麗笑笑:“我葉家崛起要從葉君臨進監獄說起啊……” “對了,說到葉君臨,你們知道嗎?今天是那小子出獄的日子!” 有人突然道。 “真的嗎?太晦氣了吧?大喜的日子碰上這貨出獄!” “祈求他千萬千萬不要來葉家!他就是葉家最大的恥辱!” 吳雅麗嘴角劃過一抹冷笑:“說來,葉家有今天的地位,葉君臨是頭功啊!” 葉一龍:“這是他該做的!一個孤兒罷了,我葉家養了你,不得做貢獻啊!一個幾十億的君臨集團算什麼?說白了,他就是我葉家養的一條狗!” 還有人嘿嘿笑道:“我倒是對葉君臨的妻子感興趣很久了,她還在守活寡呢,我準備把她娶了!” “哈哈哈哈……” 大家哄笑成一片。 “大家停一停,我有事情要宣布……” 葉健森親自宣布大人物要來的消息。 場中掌聲雷動。 “啪啪啪……” 可掌聲停息後還有人鼓掌。 聲音清脆響亮,由遠及近。 紅毯上一人鼓掌走來。 他高大挺拔,如龍似虎。 僅僅走路,就給人一種磅礴的氣勢。 大家覺得呼吸一滯。 “是葉君臨!” 葉一龍和吳雅麗驚呼出聲。 霎時,場中一百多雙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我都忘了這小畜生今天出獄!” 葉君臨的養父養母異口同聲。 葉君臨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一步步走到葉健森面前。 “聽說公司上市了,葉健森你開心嗎?” 葉君臨笑容意味深長。 葉健森氣得不輕,怒吼道:“你這小畜生也敢來這裡?你叫我什麼???沒大沒小的狗東西!” “誰讓他進來的?不知道他剛從監獄回來嗎?太晦氣了!” 葉一龍站起身來,冷聲道:“葉君臨你還有臉回來?” 葉君臨望著他:“我為什麼不能回來?” “你這有爹生沒爹養的孤兒!葉家養育你,你卻狼子野心,忘恩負義想要吞掉葉家,更對自己的嫂嫂有非分之想!事敗後,甚至要弒父殺母。你的良知何在?你心中還有一點倫理道德可言嗎?” “你在蘇杭身敗名裂,人人皆知,你還敢回來,你是不是不要臉?” “如今你回來什麼意思,誰不清楚?你想靠葉家吃飯,想要我們的錢!” “你個畜生早被逐出葉家!葉家與你這個白眼狼沒一毛錢的關係!趕緊走!” 葉君臨的養父養母站起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 葉家這一手顛倒黑白的操作,讓人震驚。 心寒! ! ! 六年過去,原本以為他們會愧疚幾分。 可沒想到變本加厲。 霸占他的一切,致他身殘,使他身敗名裂。 最終還顛倒黑白,一切反倒是他的過錯。 葉家沒有一點人情味可言。 葉一龍快步走到葉君臨面前,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他:“哼,你現在回來不就是想要錢嗎?” “啪嗒!” 葉一龍將一張銀行卡扔在地上,抬起腳,晃了晃皮鞋:“我鞋面髒了,幫我舔乾淨!這張卡里的一百萬就是你的!” “哈哈哈……” 大家哄笑成一團,看葉君臨就像是在看一條狗。 “一百萬啊!足夠他生活了,我猜他會答應!” 吳雅麗高高在上,玩味的看著葉君臨。 葉一龍見到葉君臨瞪著自己,他吼道:“跪下,舔我的鞋!” 葉君臨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冷淡的盯著他。 “跪下!!!” 葉一龍衝到葉君臨身前,按住他的肩膀要強行讓他跪下。 葉君臨紋絲不動。 “給我跪下!!!” 葉一龍鉚足了勁要按倒葉君臨。 “滾!” 葉君臨突然一巴掌抽在葉一龍臉上。 葉一龍被抽飛出去七八米…… 安靜。 場中到了落針可聞的地步! 不可思議! 葉家所有人都懵了…… 葉君臨做了什麼? 他竟然一巴掌抽飛了葉一龍? “啪嗒!” 葉一龍剛要掙扎著爬起來,葉君臨一腳踩上去,壓垮他,從他身上跨過去。 看著走來的葉君臨,葉健森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葉君臨來到舞台上,調整話筒高度。 大家都看著葉君臨,想知道他要做什麼。 “通知各位一件事情……” “六年前的事情各位還記得吧?念在葉家對我有養育之恩,我限定你們一個月之內,所有人一一跪在我面前三天三夜來懺悔你們的過錯!” “記住,是葉家的每一個人!” “一個月我要是見不到人,結果很簡單,我保證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要消失!” 葉君臨聲音低沉。 “哈哈哈哈……” 可這話一出來,大家都笑得前俯後仰。 “這小子在監獄裡是不是讓人打傻了?剛出獄就口出狂言!” “現在的葉家已是蘇杭巨頭,一個強姦犯就想讓葉家毀滅,癡人說夢!” “這畜生腦子是不是不正常了?” …… “記住,我的耐心有限,只給你們一個月時間!當然你們可以匯聚你們的實力和人脈來對抗我!” 葉君臨不顧眾人的嘲笑,徑直離開會場。 “畜生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養父葉東輝要攔住葉君臨。 葉健森卻道:“東輝讓他走!今天大喜的日子,不要見血!” 葉健森怕大人物看到,影響不好。 “對,收拾他的機會多得是!” “大人物馬上要來了,算他走運!” 就這樣葉君臨在百十號人的注視下,離開這裡。 葉君臨離開後,葉健森著急問道:“老二,大人物呢,還沒來嗎?” 葉西輝一臉疑惑:“按時間來說早應該到了啊,我問問……” 葉西輝打完電話後,面如死灰:“爸,大人物已經來過了,但又走了。” “什麼?大人物來過了?” “大人物說葉家人就是一群蠢豬,根本不配!” “我明白了,肯定是剛剛看到葉君臨那畜生鬧事的場面,生氣離開!” “肯定是覺得我葉家不尊重他!” 葉健森大吼道:“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眾人一一反應過來。 葉君臨壞了葉家的大事! 氣走了大人物! 這等於把葉家一步登天的氣運給掐斷了。 葉君臨就是葉家的罪人! 葉家所有人目眥
Heat: 136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83,374 人在用
Button label: USE_APP
掌雲書城

13 Days

門外9000人齊喊:請戰神出山! 岳母:誰是戰神?窮女婿默默站起身!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
Heat: 133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31,900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10 Days

“又懷孕了,都3個了!” 陸寒霆輕哄:“乖,喝完安胎藥我去跪榴蓮!” 正文: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裡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臥舖上,手裡拿著一本書看著,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衝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裡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裡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裡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著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著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著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隻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里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著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利落的將手裡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裡。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裡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著男人,男人也在看著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著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瞇著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著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兇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20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凌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著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裡舉行。 新娘休息室裡,夏小蝶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妝台前,淡淡道,“你這隻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著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著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著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裡嫉妒
Heat: 116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90,233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10 Days

老太太過壽,大兒子開奔馳,二兒子開寶馬, 窮女婿打來電話:我飛機停哪?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
Heat: 116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27,39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10 Days

集團家族聚會,爺爺安排年薪百萬壹桌,十萬壹桌,孫女帶來的窮小夥問:“年薪百億,坐哪桌?” ———————————————————————————————— 正文: “將軍!!!” 見到來人,眾人齊齊高呼。 每壹位士兵眼眸裏流露出狂熱與敬畏。 因為這是軍中神話,是華夏護國戰神。 更是華夏歷史上唯壹的五星上將。 封號昆侖。 曾經壹雙鐵拳大敗十八國神級強者,壹戰封神! 他,橫壓當世,只手遮天,獨我無王。 更是打造出“五大戰王”、“天劫十八騎”等等鐵血軍團。 …… 踏臨故土,葉君臨感慨萬千。 曾經,他是個被遺棄在蘇杭街頭的孤兒。 被蘇杭葉家收養。 可在葉家他壹直不受待見。 哪怕養父養母待他也如外人,非打即罵。 其他人更是百般欺辱。 不過他不在乎,從小他為這個姓氏而驕傲,而奮鬥。 夢想著日後為這個家帶來無上榮光。 終於葉君臨打造出蘇杭商界最大黑馬“君臨集團”。 資產幾十億,躋身蘇杭前列。 他壹手將衰落的葉家推到壹線。 甚至憧憬將葉家發展到蘇杭頂峰。 可葉家不滿足不說,壹直嫉妒葉君臨,將他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更是眼饞他的君臨集團。 葉家始終覺得他是外人。 他無論多有錢,多厲害,也不屬於葉家。 只有把這些掌控在手裏,才是葉家的。 終於在葉君臨新婚之夜,葉家陷害他——葉君臨被灌醉後,扔在嫂子床上,對嫂子行不軌之事…… 被養父養母以及哥哥捉奸在床…… 那壹夜葉君臨被葉家殘忍的打斷四肢,像野狗壹樣丟在馬路上。 他身殘,更是背負倫理罵名! 壹夜間,由商界新貴淪為過街老鼠。 第二天以強奸罪送入監獄,刑期六年。 他永遠忘不了葉家所有人無情毒辣的面容。 忘不了落井下石的朋友、同學和合作夥伴們的嘲笑。 更是忘不了新婚妻子李子染心寒的壹幕…… 他視葉族為家,壹心效力。 卻被如此對待! 每每想起這壹幕,他心如刀絞。 恨啊! 可是誰能想到,葉君臨在獄中被人秘密調走,參軍入伍。 幾年後,他高居軍界之巔,封號昆侖,成為唯壹的五星上將。 現在,他回來了。 葉家該顫抖了。 葉君臨問道:“青龍事情如何了?” 五大戰王之首的青龍上前壹步,恭敬的道:“將軍查清楚了,今晚您的妻子李子染小姐恐怕要改嫁,就在今晚十點鐘!” 新婚夜丈夫就被送入監獄。 李子染守了六年活寡。 不知道頂了多少壓力。 葉君臨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李子染。 青龍猶豫了下,繼續道:“將軍另外葉家在陽光大酒店舉辦成功上市的慶功宴!剛剛好多人都來邀請將軍,葉家也有人來邀請您,我沒有直接拒絕。” 葉君臨問道:“時間呢?” “八點鐘。” “好,告訴葉家我會參加宴會!” 兩件事情時間不沖突,葉君臨答應了。 蘇杭陽光大酒店。 葉氏企業上市的慶功宴就在這裏舉辦。 借著君臨集團,壹家壹舉成為豪門。 場中觥籌交錯,熱鬧非凡。 葉家家主葉健森滿臉紅光:“天佑我葉家,後輩皆是人中之龍鳳,如今葉氏集團上市,成為蘇杭新貴!” 葉健森的三兒壹女滿堂接待賓客,滿臉燦爛的笑容。 葉家年輕壹輩們更是滿臉得意與自豪。 今日後,葉家將成豪門! 他們也將成為蘇杭最頂級的二代。 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多是蘇杭頂級圈子裏的。 大家正在閑談今日發生的大事! “老葉妳知道今天發生的大事嗎!妳家的慶功宴根本算不得什麽。” “對啊!我聽說了是壹位超級大人物來蘇杭了,足足有百架戰鬥機護航,更有十萬人封了機場!” “我們蘇杭首富想去見壹面,差點被斃了,資格不夠啊!” “這算什麽啊,蘇杭老大周玉恒提前五個小時早早的在機場等著!” 葉健森點點頭:“當然知道啊,我還派人去邀請這位大人物參加慶功宴了!” “不可能!這位大人物怎麽會參加這種宴會呢?” 大家都不信。 葉健森其實也沒底,只是試試罷了。 這時候,葉家老二葉西輝急匆匆的跑來:“父親,大人物答應要參加我們的慶功宴了!正在趕來的途中!” “什麽?天助我葉家啊!” 葉家所有人壹臉興奮。 這是他們壹步登天的機會啊。 葉家小輩們聚在壹起,大家都快笑成壹朵花了。 葉君臨的哥哥嫂子葉壹龍和吳雅麗笑笑:“我葉家崛起要從葉君臨進監獄說起啊……” “對了,說到葉君臨,妳們知道嗎?今天是那小子出獄的日子!” 有人突然道。 “真的嗎?太晦氣了吧?大喜的日子碰上這貨出獄!” “祈求他千萬千萬不要來葉家!他就是葉家最大的恥辱!” 吳雅麗嘴角劃過壹抹冷笑:“說來,葉家有今天的地位,葉君臨是頭功啊!” 葉壹龍:“這是他該做的!壹個孤兒罷了,我葉家養了妳,不得做貢獻啊!壹個幾十億的君臨集團算什麽?說白了,他就是我葉家養的壹條狗!” 還有人嘿嘿笑道:“我倒是對葉君臨的妻子感興趣很久了,她還在守活寡呢,我準備把她娶了!” “哈哈哈哈……” 大家哄笑成壹片。 “大家停壹停,我有事情要宣布……” 葉健森親自宣布大人物要來的消息。 場中掌聲雷動。 “啪啪啪……” 可掌聲停息後還有
Heat: 116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92,793 人在用
Button label: LEARN_MORE
掌雲書城

10 Days

\u59bb\u5b50\u805a\u9910\u53eb\u8001\u516c\u4f86\u7d50\u8b58\u4e0a\u53f8,\u4e00\u9032\u9580,\u4e00\u684c\u5b50\u4eba\u5687\u5f97\u7897\u90fd\u62ff\u4e0d\u7a69\uff01\n\n\u6b63\u6587\uff1a\n\u4e00\u67b6\u79c1\u4eba\u98db\u6a5f\u6e96\u5099\u964d\u843d\u3002\n\n\u5468\u570d\u8db3\u8db3\u6709\u4e0a\u767e\u67b6\u6230\u9b25\u6a5f\u76e4\u65cb\u8b77\u822a\uff01\n\n\u6a5f\u5834\u66f4\u662f\u65e9\u65e9\u7684\u88ab\u5c01\u9396\u3002\n\n\u5230\u8655\u7ad9\u6eff\u4e86\u8377\u69cd\u5be6\u5f48\u7684\u7279\u7a2e\u6230\u58eb\uff0c\u91cc\u4e09\u5c64\u5916\u4e09\u5c64\u3002\n\n\u5916\u754c\u50b3\u805e\u8db3\u8db3\u5341\u842c\u4eba\uff01\n\n\u56e0\u70ba\u4e00\u4f4d\u8d85\u7d1a\u5927\u4eba\u7269\u8981\u4f86\u4e86\u3002\n\n\u8607\u676d\u4e0a\u6d41\u5708\u65e9\u65e9\u5f97\u77e5\u9019\u4ef6\u4e8b\u60c5\uff0c\u4f46\u6c92\u4e00\u4eba\u6709\u80fd\u529b\u9760\u8fd1\u6a5f\u5834\u534a\u5206\u3002\n\n\u9023\u8607\u676d\u9996\u5bcc\u4f86\u737b\u6bb7\u52e4\uff0c\u90fd\u88ab\u69cd\u53e3\u7d66\u61df\u4e86\u56de\u53bb\u3002\n\n\u901a\u9053\u53e3\uff0c\u7ad9\u8457\u897f\u88dd\u9769\u5c65\u7684\u4e94\u4eba\uff0c\u8eab\u687f\u7b46\u76f4\u5f97\u50cf\u4e00\u67c4\u67c4\u6a19\u69cd\u3002\n\n\u4ed6\u5011\u7709\u982d\u8e59\u8457\uff0c\u6642\u4e0d\u6642\u7684\u62ac\u8d77\u624b\u8155\u770b\u4e00\u773c\u6642\u9593\u3002\n\n\u7d42\u65bc\uff0c\u901a\u9053\u53e3\u6709\u4e86\u52d5\u975c\u3002\n\n“\u5c07\u8ecd\uff01\uff01\uff01”\n\n\u898b\u5230\u4f86\u4eba\uff0c\u773e\u4eba\u9f4a\u9f4a\u9ad8\u547c\u3002\n\n\u6bcf\u4e00\u4f4d\u58eb\u5175\u773c\u7738\u88e1\u6d41\u9732\u51fa\u72c2\u71b1\u8207\u656c\u754f\u3002\n\n\u56e0\u70ba\u9019\u662f\u8ecd\u4e2d\u795e\u8a71\uff0c\u662f\u83ef\u590f\u8b77\u570b\u6230\u795e\u3002\n\n\u66f4\u662f\u83ef\u590f\u66c6\u53f2\u4e0a\u552f\u4e00\u7684\u4e94\u661f\u4e0a\u5c07\u3002\n\n\u5c01\u865f\u5d11\u5d19\u3002\n\n\u66fe\u7d93\u4e00\u96d9\u9435\u62f3\u5927\u6557\u5341\u516b\u570b\u795e\u7d1a\u5f37\u8005\uff0c\u4e00\u6230\u5c01\u795e\uff01\n\n\u4ed6\uff0c\u6a6b\u58d3\u7576\u4e16\uff0c\u96bb\u624b\u906e\u5929\uff0c\u7368\u6211\u7121\u738b\u30
Heat: 108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119,489 人在用
Button label: USE_APP
掌雲書城

8 Days

“又懷孕了!都三個了!”傅夜沉輕哄:“乖,喝完安胎藥我去跪榴蓮...” 汗一滴滴流下來,鑽入粘膩的腿間。 “唔,好熱……” 諾筱穎難受的蹭了蹭腿,翻了個身,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的摸到了空調遙控器,按了幾下,空調都沒有響。 諾筱穎才反應過來,估計是停電了! 這是個老小區,通風不好,電路老化,停電是常事,每次一停電,房間就跟個蒸籠似的。 諾筱穎鬱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房間里黑乎乎的,只有窗外的一點微光射進來,照著斑駁的牆皮。 諾筱穎一邊抱怨著以後一定要努力賺錢換個好點的房子,一邊用手當風扇在臉邊搧著,穿著拖鞋,瞇著眼睛朝陽台走去,然後唰的一下拉開了窗簾。 突然,一個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窗簾後面,直直的站在諾筱穎的對面。 “啊——”諾筱穎瞬間瞪大眼睛,睡意全無! 剛尖叫了一聲,一隻帶著血腥味的手掌就摀住了她的嘴巴,低沉暗啞的冷斥,在耳畔響起: “別吭聲,到床上去!” 諾筱穎嚇傻了,渾身都無法動彈,身後的男人耐心已經見底,低低的催促著:“快點!” 諾筱穎點點頭,不敢忤逆身後歹徒的意思,怕惹怒了他,然而腦子清醒,腳卻像黏在了地上一般,怎麼都邁不出去一步。 男人見狀,低咒了一句,便直接把她像個小雞似得夾在了腋下,下一秒,就把她給粗暴的扔在了床上。 床很硬,諾筱穎覺得自己的肋骨都要被摔斷了,剛伸手摸向痛處嚶嚀一聲,一個冰冷的軀體就欺壓了上來。 諾筱穎頓時屏住了呼吸。 “你幹……” 話還沒說完,兩片帶著男性燥熱的嘴唇就含住了她,把她接下來的話全部都吞入腹中。 這下,諾筱穎是真的嚇傻了,看來這男人不是為了求財,而是要…… 可是,這是她的初吻啊! 想到這裡,諾筱穎再也無法強裝冷靜,拳頭不停的砸在男人的胸膛上,雙腿在他的身下抗拒著,心裡一遍遍的吼著走開,可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唔唔唔的悶哼聲。 男人見狀,直接用虎口鉗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他的手掌力氣很大,輕而易舉的就將諾筱穎固定的一動不能亂動,男人狠狠的吸著她的唇,像是懲罰一樣在她的耳邊命令道:“我說了,不要動,否則,後果自負!” 後果? 諾筱穎才不管什麼後果。 現在她的初吻被奪走了,就是她最差的後果。 所以她掙扎的更加兇了。 屋外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男人敏銳的分辨出,那是五個人的腳步聲,如今他腹部受傷,如果現在被這群人發現了行踪,別說他無法活命,就連他戰友的命都可能會被搭進去。 為了顧全大局,他只能對不起身下的女孩兒了。 然而,諾筱穎並沒有察覺到男人越來越深邃的眸子,更加聽不見門外臨近的腳步聲,只是不知疲倦的掙扎著,尖尖的犬牙咬上男人的嘴唇。 男人嘶了一聲,輕輕移開了唇,諾筱穎立刻像缺水的魚,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還未來得及求救,下一秒,男人沉沉的說了一句:“對不起,會有點痛。”後,一個略帶粗糙的大掌,便長驅直入進她汗濕的腿間,一陣冰涼的觸感傳來,和那一片燥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諾筱穎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珠在眼眶裡震顫著。 悶熱的空氣裡,快速的傳來清脆的撕拉聲。 諾筱穎來到嘴邊的呼救聲瞬間變成了:“啊啊。”溢出了嘴角。 痛,好痛。 男人看著她痛苦的模樣,放輕了動作,摀住她的嘴巴,沙啞的說了句:“我會對你負責。”,便一隻手扶著她的腰進攻了起來。 屋外的人恰在此時走到門口,聽到屋內曖昧的動靜,停下了準備推門而入的手,在門口徘徊了幾下,聽著屋內女人越來越投入的聲音,想到那男人已經身受重傷,自然做不了這種運動後,便離開去別處搜尋了。 男人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半瞌著眼皮,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黑暗中,看著諾筱穎頭髮鋪開在枕頭上的模樣,越發的動情,這樣美好的滋味,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諾筱穎知道自己再怎麼掙扎都沒有用了。 她髒了,徹底的髒了,她的第一次,竟然給了一個她只見過一面的男人。 諾筱穎哭的痛徹心扉,眼淚像是開水一樣,淋濕了大片的枕頭。 屋外的月色勾勒著男人的脊背,淚眼模糊間,諾筱穎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唇若山巒緊緊的抿著。 幾滴汗液順著他堅毅的下頜滴到她的小腹上,灼熱的好似岩漿。 就在她適應了黑暗,終於快要看清他的臉的時候,男人卻猛的一用力,諾筱穎便軟軟的暈眩了過去。 男人低頭,看著床上的血跡,疼愛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淚痕,然後往她脖子上掛了一樣東西,音色沉沉道。 “來日,我定娶你。”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諾筱穎腦海裡的思緒一滯,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來。 下身那硬生生撕扯開的痛楚,瞬間讓她出了一背的冷汗。 昨晚,她好像被人給…… 諾筱穎連忙轉頭打量著床單,在看到床單上的斑斑血跡後,才知道這一切並不是在做夢。 她的第一次真的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沒了! 眼淚滑落了下來,她現在該怎麼辦,雖然她知道那一張膜並不能代表著什麼,可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如果到時候,何明旭發現了她根本不是初次之後,一定會在心裡狠狠的唾棄她是個臟女人吧! 不行,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否則太便宜那個男人了,她要報警!報警把他抓起來! 諾筱穎拿起手機,剛按下了一個‘1’就停下了手指。 如果她報了警,那麼她被人入室強女幹的事情,肯定會人盡皆知,到時候,不僅何明旭會離開她,她的學業也會因此而葬送的! 就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客廳的門忽然咔噠一聲被人從外打開,是她的合租舍友蘇漫雪回來了。 諾筱穎嚇得連忙起身,然後把被染紅的床單揭了下來。 脖子上被一塊石頭樣的東西砸的生疼,諾筱穎狐疑的取了下來,發現那竟然是一塊白色的玉墜! 玉墜的質地非常的好,一看就價值不菲,上面刻著一個夜字,旁邊纏繞著一道龍紋。 這樣的東西,絕對不會是她或者蘇漫雪的,那麼……就只能是那個男人戴在她脖子上的。 想到這,諾筱穎一陣噁心,想都沒想就把玉墜拽了下來,準備趁著蘇漫雪回來之前,從窗子里扔掉。 可誰知,手剛抬了一半,蘇漫雪就已經推著門進來了,一邊進來一邊抱怨著:“哎呦,累死了,這樣的苦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真是夠了。” 蘇漫雪說著,抬起了眸子朝諾筱穎看去,看到她奇怪的姿勢之後,立馬問道說:“你幹嘛呢?” 諾筱穎只好收回了手,心虛的回答:“沒,沒幹嘛。” “沒幹嘛是乾嘛?” 蘇漫雪超諾筱穎走了過去,他們兩個是老鄉,又是同學,現在還一起出來勤工儉學合租在一起,以她們朝夕相處的經驗來看,諾筱穎此時一定是有事在瞞著她。 諾筱穎想要把玉墜藏起來,誰知剛一轉身,就被蘇漫雪一個跨步搶了過去:“手裡藏著什麼寶貝,給我看看!” 下一秒,那個白色的玉墜就在蘇漫雪的手心蕩漾著。 蘇漫雪看著玉墜,眼睛都發直了,因為她平時最喜歡研究珠寶首飾,所以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塊玉墜一定價值不菲。 “筱潁,這個墜子誰送給你的呀,肯定不是何明旭吧,他自己都靠你打工賺錢養活呢,哪裡有錢去給你買這麼貴的禮物。”蘇漫雪說著,一半羨慕,一半嫉妒。 諾筱穎這丫頭平時清純的跟什麼似得,好像多視金錢為糞土,多高尚一樣,結果呢,還不是背地裡背著自己的男朋友收了這麼貴重的禮物! 諾筱穎聞言,連忙解釋著:“這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你看錯了,就是個贗品而已。” “是嗎?” 蘇漫雪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玉墜上,在看到上面刻著的那個夜字的時候,微微的蹙了下眉頭:“這裡怎麼有字?” 諾筱穎一聽,心臟心虛的狂跳了起來,她向來不會說謊,如果被蘇漫雪發現什麼端倪,知道她在昨夜失了身,她以後還怎麼做人。 於是,在蘇漫雪還想問什麼的時候,諾筱穎直接說道:“漫雪,你不是喜歡玉製品嗎,這個墜子送你好了,對了,公司有著急的任務找我,所以我就先走了!” 說完,諾筱穎抱著床單就準備離開,蘇漫雪立馬問:“你拿床單幹什麼?” “哦,外賣灑在上面,弄髒了,我拿去丟掉。”說完,諾筱穎就抱著床單頭也不回的走了,直至走出了房間,才狠狠鬆了口氣。 呼,好險。 屋內的蘇漫雪,把玉墜翻來覆去打量了好幾遍,然後才走去衛生間,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發現這玉確實襯的人膚色好,不過是戴了塊玉整個人的氣質卻完全不一樣了,只可惜是個贗品,否則諾筱穎也不會這麼大方的送給她。 想到這裡,蘇漫雪撇撇嘴就準備摘下來,恰在此時,門外傳來嘟嘟的門鈴聲。 諾筱穎不是說上班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自己就不會帶鑰匙嗎! 蘇漫雪一邊在心裡腹誹著,一遍不情願的走過去開門,誰知打開門後,卻發現兩個身著黑色西裝革履的男人正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己。 蘇漫雪嚇了一跳,警惕的問:“你們找誰?” 為首的之中年男人,將蘇漫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最後視線落在蘇漫雪脖子上那塊傅家的祖傳玉墜上,連忙欠身頷首,畢恭畢敬地問候道:“大少奶奶,您好!屬下是來接你的!” 某棟廢棄的爛尾樓裡,被偽裝成破銅爛鐵的越野車裡,臉上塗抹了油彩的男人看到劉管家發過來的信息內容後,暗暗思索道,情不自禁地嘴角微揚。 “四少,待會我們將要跟'禿鷹'大干一場了,你竟然還有心思看手機傻笑?”坐在身邊的戰友,臉上卻被塗成黑炭的韓劍鋒看著難得一笑的傅夜沉,不禁打趣地問。 向來冷酷面癱,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傅夜沉,竟然也會笑? ! 韓劍鋒今天倒是碰到新鮮事了,莫非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傅夜沉聞言,瞬間笑容淡盡,發了條短信後,便默不吭聲。 韓劍鋒八卦的問:“四少,你昨晚潛伏敗露行跡,被'禿鷹'的人追殺,從那麼高的樓頂跳下去,竟然大難不死,該不會是被哪位美女救了吧?”韓劍鋒摸著手裡的槍,笑賊賊地問。 傅夜沉冷峻的黑眸瞥了一眼韓劍鋒,反問:“本少被自家老婆救了,你也有意見?” “你有老婆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韓劍鋒一臉懵然,難以置信地看著傅夜沉。 傅夜沉嘴角微揚,會心一笑:“昨晚的事……”一夜定情! 另一邊,蘇漫雪到了傅家的依山別苑,看到別苑大廳的牆壁上掛著的那些金燦燦的功績勳章,頓時能猜到傅大少爺的另一個隱蔽的身份是什麼了。 “大少爺是軍人?”蘇漫雪不禁憂心忡忡地看著一旁的劉管家問道。 劉管家微笑著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他覺得能給大少爺當管家很光榮。 但蘇漫雪看著劉管
Heat: 98
Website URL: 1455171342
Headline: 87,448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9 Days

老太太過壽,大兒子開奔馳,二兒子開寶馬, 窮女婿打來電話:我飛機停哪?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
Heat: 97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134,755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9 Days

門外9000人齊喊:請戰神出山!岳母:誰是戰神? 窮女婿默默站起身!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乾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瞇瞇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鑑賞鑑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裡,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衝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誌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裡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
Heat: 97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掌雲書城 - 火热總裁言情小说書籍、神奇閱讀器

7 Days

臨海市,國際機場! 向來熱鬧喧囂的機場,今日一個遊人也沒有,針落可聞。 只有上千荷槍實彈的迷彩服,在翹首期待。 “一號區,清理完畢!” “二號區,清理完畢!” “……” 肩扛兩槓三星的上校“孤狼”聽完匯報,長長的鬆了口氣。 “機場清理完畢,請神帥下機。” 葉無道掐滅手中雪茄,緩緩走下私人專機。 他身著裘皮大衣,寒風中簌簌作響,表情淡然,卻不怒自威。 君臨天下的氣場,令人窒息。 上千將士的目光齊刷刷望來,眼神中盡是傾慕。 這是一尊活著的傳奇,他們的信仰。 孤狼忙迎上去:“恭迎神帥王者歸來!” 葉無道冷漠點頭。 孤狼又小心翼翼道:“神帥,您家族派人來見您,人在休息室等待。” “他們似想求您回歸家族。” 葉無道駐足,望向休息室。 一排西裝革履正在休息室望眼欲穿。 目光相對,那排西裝革履渾身一顫,情不自禁下跪,眼神中盡是哀求。 若普通人看到這一幕,必大跌眼鏡。 堂堂京都豪門葉家,隻手遮天,呼風喚雨,竟會給他人下跪! 葉無道一聲冷哼,思緒飄零。 十五年前,本是京都葉家少爺的他,被葉家家主強迫替他雙胞胎哥哥坐牢。 整個家族,沒一個人幫他說話! 包括,他的父母! 五年後,他出獄從戎。 並在短短幾年內,成為權勢無雙的三軍統帥,全球第一戰神! 曾經,他嘗盡世態炎涼,葉家不曾對他有過半點關心! 如今,他權勢滔天,富可敵國,葉家倒想起他來了。 真是可笑至極! 葉無道臉上閃過一抹自嘲,冷聲回應: “告訴他們,十五年前,當葉家讓我替哥哥坐牢的那一刻,葉無道就死了。” “現在的葉無道,跟京都葉家沒半點關係。” “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否則,血流成河!” “孤狼,你處理一下,不要影響我接親。” 孤狼忙點頭:“明白!” 葉無道走上一旁的婚車。 他輕撫掛在胸前的半塊玉觀音,怒氣消散大半。 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半塊玉觀音的來歷。 十年前,牢獄之災結束,葉家沒人來接他,甚至沒一句問候。 把他徹底遺忘。 他身無分文,流落街頭,飢寒交迫之下,想要一了百了。 危急時刻,一個路過的小女孩兒,送他一件棉衣和半塊玉觀音。 “這件棉衣,給你禦寒,這半塊玉觀音,能帶給你好運……活著,就是希望。” 是她,讓葉無道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更堅定他出人頭地的決心。 於是他重振旗鼓,踏上當兵的路。 無數次浴血瀕亡,無數次生還無望,他腦海中總會閃過那道美麗善良的倩影。 她,就是葉無道活下來的信念,奮鬥的動力! 參軍僅五年,他便成為三軍統帥。 恰逢國難當頭,葉無道臨危受命,率千軍橫掃八國邊境,逼八國簽下八國盟約。 五年為期,葉無道不許出山,不准動用他的財富和權勢,換取大夏企業在八國的公平競爭待遇。 自此,神帥銷聲匿跡。 只有一個普通人葉無道,回到臨海市,找到當年送他半塊玉佩的女孩陳雅芝,並瘋狂追逐。 五年付出, 總算要修成正果。 今天,是他迎娶陳雅芝的大喜之日。 也是八國盟約到期的日子。 昨天,是他五年來第一次離開臨海,前往聯合國終止八國盟約, 今日便緊急趕回參加婚禮。 今晚凌晨過後,他的權勢和財富便會自動恢復。 孤狼遞給葉無道一張名單:“神帥,您的出山盛典定在三天后。” “這是邀請名單,請您過目。” 葉無道瞥了眼名單,道:“給我未婚妻陳雅芝送去三張邀請函。” “三天后,我要讓她知道,她的老公,是權傾天下的少帥,而不是她眼中的普通人!” …… 一個小時後…… 婚禮現場人聲鼎沸,喧囂熱鬧。 眾賓客正激烈討論著剛才發生的事。 就在剛剛,一支全副武裝的隊伍,給陳雅芝一家送來三張邀請函。 那可不是普通邀請函,而是大夏傳奇戰神,神帥的出山盛典邀請函。 神帥,全球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權勢滔天,富可敵國,無數少男少女的偶像…… 有資格出席他出山盛典的,不是官場大亨,就是財團巨頭, 普通人的名額,只有一個! 偏偏被陳雅芝一家給碰到了! 這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陳雅芝一家,注定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眾人說不出的羨慕妒忌恨。 當然,他們更羨慕今天的新郎官葉無道。 能在這個時候迎娶陳雅芝,是他祖墳冒青煙了! 閨房內,陳雅芝母親陳梅捧著三張邀請函,喜極而泣。 “雅芝,咱家終於熬出頭了。” “三天后,等咱們出席了盛典,在臨海市的地位肯定水漲船高。” “到時會有無數權貴巴結咱們,咱們很可能成為名門望族啊!” 陳雅芝傲嬌滿滿:“是啊,媽,這事兒真是出乎我意料。” 陳梅忽然道:“雅芝,咱家馬上要飛黃騰達。葉無道那窮小子只拿三十萬彩禮,就想娶你過門,太便宜他了。” “這樣,待會兒咱追加三十萬彩禮。他如果連三十萬彩禮都拿不出,根本配不上你!” 陳雅芝點頭:“媽,我都聽您的。”       很快,葉無道來到。 他一臉憧憬,手捧鮮花走進閨房。 “雅芝,我來娶你了。” 不過,閨房內氛圍相對有點冷清。 陳雅芝沒有接手捧鮮花。 葉無道有點尷尬。 陳雅
Heat: 90
Website URL: cn.zhangyunbook.inovel_
Headline: 141,030 人在用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