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ds on Buffalo Wings & Rings - Jeddah

火热小说

395 Days

“\u5bf6\u8c9d\u5152\uff0c\u59b3\u9019\u500b\u8ff7\u4eba\u7684\u5c0f\u5996\u7cbe……\u6211\u611b\u6b7b\u59b3\u4e86”\n\n\u7537\u5973\u5c0d\u8a71\u7684\u8072\u97f3\uff0c\u4eff\u4f5b\u58f9\u9053\u9a5a\u96f7\uff0c\u8f5f\u7684\u58f9\u8072\u5728\u590f\u5fae\u5fae\u982d\u9802\u70b8\u958b\u3002 \n\n\u9019\u662f\u7537\u53cb\u90b5\u6155\u767d\u7684\u8072\u97f3\uff01\n\n\u590f\u5fae\u5fae\u7684\u624b\u505c\u5728\u534a\u7a7a\u4e2d\uff0c\u4e0d\u505c\u5730\u986b\u6296\u8457\uff0c\u537b\u4e0d\u6562\u5c07\u90a3\u6247\u9580\u63a8\u958b\u3002\n\n“\u6155\u767d\uff0c\u6211\u4e5f\u611b\u59b3……\u53ef\u662f\uff0c\u59b3\u5927\u54e5\u600e\u9ebd\u8fa6\uff1f\u6211\u73fe\u5728\u53ef\u9084\u662f\u4ed6\u7684\u672a\u5a5a\u59bb\u5462\u3002\u4ed6\u660e\u5929\u5c31\u56de\u4f86\u4e86\uff0c\u4ed6\u8981\u662f\u77e5\u9053\u6211\u5011\u5169\u500b\u5728\u58f9\u8d77\uff0c\u4ed6\u58f9\u5b9a\u6703\u6bba\u4e86\u6211\u7684\uff01”\n\n“\u4e0d\u6703\u7684\uff01\u518d\u600e\u9ebd\u8aaa\u4ed6\u4e5f\u662f\u6211\u5927\u54e5\uff0c\u800c\u4e14\u59b3\u73fe\u5728\u61f7\u4e86\u6211\u7684\u5b69\u5b50\uff0c\u59b3\u4e0d\u77e5\u9053\u6211\u5abd\u591a\u60f3\u6709\u500b\u5b6b\u5b50\uff0c\u5979\u8981\u662f\u77e5\u9053\u4e86\uff0c\u58f9\u5b9a\u6703\u5e6b\u6211\u5011\u8aaa\u670d\u5927\u54e5\u7684\uff01”\n\n“\u90a3\u59b3\u90a3\u500b\u5c0f\u79d8\u66f8\uff0c\u590f\u5fae\u5fae\u5462\uff1f\u59b3\u5011\u5006\u4e0d\u662f\u8a02\u904e\u5a03\u5a03\u89aa\u55ce\uff1f\u5979\u600e\u9ebd\u8fa6\uff1f”\n\n“\u90a3\u500b\u50bb\u74dc\u5c31\u66f4\u4e0d\u662f\u554f\u984c\u4e86\uff01\u8981\u4e0d\u662f\u56e0\u70ba\u5979\u7238\u7238\u628a\u773c\u89d2\u819c\u6350\u7d66\u4e86\u6211\uff0c\u6211\u65e9\u5c31\u628a\u5979\u8e22\u51fa\u90b5\u6c0f\u96c6\u5718\u4e86\u3002\u5bf6\u8c9d\u5152……\u6211\u53ea\u611b\u59b3\u58f9\u500b……”\n\n\u90b5\u6155\u767d\u7684\u8072\u97f3\u58f9\u843d\uff0c\u4f11\u606f\u5ba4\u88cf\u518d\u6b21\u50b3\u4f86\u58f9\u9663\u66d6\u6627\u7684\u8072\u97f3\uff0c\u671f\u9593\u9084\u4f34\u96a8\u8457\u5431\u5440\u7684\u6416\u6643\u8072\u3002\n\n\u773c\u6dda\u5f9e\u773c\u7736\u5954\u6e67\u800c\u51fa\
Heat: 999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170 Days

“水……”夏菲咽著乾渴的喉,茫然地看向落地窗前的男人,“我好口渴……” 男人冷冷看了她一眼,來到她面前,拿起一整瓶威士忌,無聲地遞給她。 夏菲伸出雪白的手,接過了那瓶威士忌。 她焦急地撥開瓶子,乾渴地往喉裡灌。 她的身體因那可怕的“迷藥”效果,燃燒得可怕,燥熱得如同要死了般地喝著那威士忌。 辛辣的感覺刺激著她越喝越勇,酒液點點地沿著精緻的鎖骨往下流…… 男人冷眼旁觀,見她喝得差不多了,便命令道,“起來。” 夏菲茫然扔掉酒瓶,害怕地爬下床,“這是哪裡?這是哪裡?我要回家。” 看見夏菲一絲不掛地就要走出門外,男人冷冷地握住門把,語氣霸道而陰沉地問:“你就這樣出去??” “你說什麼?” 夏菲下意識地轉過身,她想要推開他,雙手卻只能無力地撐在他結實的胸膛前。 看著他完美的臉龐,她的臉一紅,害怕地問:“你是誰?” 他扯過一絲冷笑:“我是誰?你把玉蝴蝶放在門口,還問我是誰?” “啊?”夏菲茫然地看著他:“什麼玉蝴蝶?我什麼也不知道。我要回家,我不要在這裡,我不認識你,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夏菲糊亂地說話,想讓自己恢復意識地想一些事,可是因為迷藥力太猛,她才剛站穩的身子,又軟在他的身上,臉微靠在他的胸膛前,輕喘著溫熱的氣體,彷彿在無聲地挑逗… “想要走,為什麼還要留下來?這齣戲,你演得太過了。”他冷冷地站在原地。 “什麼?” 夏菲茫然地看著他,“什麼戲?我什麼也不知道,你放開我……” “唔…………”夏菲的心臟砰砰地跳。 清晨。 夏菲在疼痛、疲累、乾渴中醒來。 床邊有個強硬凜然的男人,他正在穿衣服。 夏菲有一剎那間,以為自己在做夢,她先是讓自己的頭腦再清醒一下,這才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 看到這個男人穿完襯衣,提起一件名貴黑色西服,異常優雅紳士地穿了起來。 他甚至將深藍錦盒中的藍白格襟花,別於西裝的襟領前,一派尊貴氣息如同光芒般,散漫而出。 夏菲的全身瞬間僵硬,血液倒流,指甲掐進自己的掌心,疼痛不已。 韓毅江對著全身鏡中的自己,得體地整理了一下儀容,這才透過面前的鏡子,看著那床上的女孩。 她頭髮亂七八糟,迷迷糊糊,彷彿還沒有睡醒地瞪大眼睛,正失神地看著自己。 他的眸光一閃,盯緊面前的女孩,緩聲地說:“你醒了?” 夏菲神智瞬間全清醒了,她嚇得魂飛魄散地坐起床,可蓋在身上的床單,嘩的一聲掉下來,她低頭一看,終於放盡氣門,震驚地大叫一聲“啊!” 這一聲尖叫,把整棟酒店都給震破了,把窗外的飄雪都再震落一點點…… 夏菲絕望地想要痛哭出來,發狠地一把抓起床邊的遙控器,對著面前人大叫:“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會和你在一起?” 韓毅江凝視著夏菲那神經質的表情,也起了一絲疑惑,嘲弄地說:“怎麼?昨晚那麼熱情,清晨就後悔暴露自己?” 夏菲倒抽一口氣,氣憤顫抖地尖叫:“你到底是誰?我為什麼會和你在一起?我不認識你,我熱什麼情什麼火?我我跟你熟啊?!!” 韓毅江沒有時間理她說廢話,只是從錢包裡抽出了一張支票,對著夏菲,將它扔在空中,才面無表情地說:“你要知道什麼?” “我為什麼會在你的床上?”夏菲直接審。 “你沒有在我的床上,你在酒店房間的床上。”韓毅江稍換了一個坐姿給她提個醒,趟開的衣領,露出了古胴色的堅實胸膛,散發出一股致命的誘惑力。 “我為什麼會在酒店房間的床上,而且和你在一起,過了這麼一個可怕的晚上?”夏菲壓抑自己的憤怒,看著他。 韓毅江幽幽地看著她,彷彿她真的一無所知,尤其是她那清冷透徹的眼神,她不像一個會說謊的人,“你手上的玉蝴蝶……” “什麼意思?”夏菲不明白。 韓毅江嘴角扯過一點笑意:“只要是我韓毅江的女人,進房間,都必須要有玉蝴蝶,證明驗身過關。” 夏菲氣憤地大叫:“還驗身過關?驗身過關了,證明我乾淨了,就不管別人願不願意,就把人往這裡帶?你這是拐帶!你這是犯罪!!” “這還是頭一次有人用這樣的字眼來形容我。”他的語氣有點冷。 夏菲也冷笑一聲地說:“難道不是嗎?居然把人家給硬上了,隔天清早,還敢這麼斯條慢理,囂張個不行地穿衣服,扔支票?你當週日八點檔啊?拍戲啊?人家一個好端端的人就那樣給你斯負了,你還這麼理直氣壯?” 韓毅江實在聽不下去了,他直接看著夏菲,稍加快語速地說,“我給你一個建議,你最好先去看看醫生,檢查一下你的腦子有沒有問題,然後再回想一下你昨夜的主動,你當時沒有反抗,沒有嘶聲裂肺吼叫,也沒有要報警,現在我要走了,你再來給我出這一招?” 他的眼神一冷,“你有什麼目的?” 夏菲氣憤的冷笑,她咬著牙,握緊拳頭,“我告訴你,我昨天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有可能會得絕症,所以我這種將死的人,是不怕像個瘋子一樣,撲過去咬你,拿刀子來捅你,又或許抱著你,一起跳樓,所有會對付你的方式,我都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所以你最好不要用這種語氣來跟我這個將死之人說話!” 韓毅江看著這個女人,他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地笑說:“你是打算這樣一直和我鬧下去對吧?” “如果你昨晚沒有強迫我,我今天不會和你一直鬧!”夏菲生氣地說。 韓毅江真的很不喜歡聽到這字眼,他冷臉微握拳頭,沉聲說:“我說過了,我韓毅江從來不強求女人,昨晚我進房間的時候,你已經躺在我的床上!” “你說謊!!”夏菲對著他嘶聲大叫,“我不相信你的鬼話!” 韓毅江冷著臉:“如果你不相信,我們可以調酒店的監控來看!如果查看結果,是你自己走進來的,你必須為你的言行舉,付出代價!” 酒店監控室。 韓毅江與夏菲坐在沙發中,擺著同樣的冰冷表情,看監控員調出了昨晚十一點至十二點時間段的錄影帶。 畫面切入到總統套房那長長的回廓。 畫面中只有數名客服人員推著紅酒與威士忌走進總統套房,沒有多久便走了出來。 回廓將近有十分鐘時間,都彷彿是個靜止畫面,一個服務生與客人也沒有。 監控員點著按鈕,讓錄像快進…… 終於,時間在十一點五十分時,電梯內出現了兩個身影。 夏菲緊張地坐起了身子,疑惑地瞇起眼睛,細看著畫面中的那倆個人。 當她看到有個女生,穿著深紅色的洋裝,外披著雪白的皮草,吃力地扶著一個昏迷中的女孩走出了電梯時,她瞪大眼珠子,倒抽一口冷氣,用力掩住嘴巴,以免自己顫抖害怕地哭出來…… 昏迷的人是她,而那個紅衣女子,是楊婉! 她回憶起昨夜西餐廳的一段對話:“我不會讓她得逞,會有人替我去……” 夏菲不可思議地搖頭,心臟扭成一團,強忍眼淚,她看著畫面中的好朋友,正吃力地扶著已經昏昏沉沉的自己,果真推開了那總統套房的大門。 夏菲咬緊下唇,握緊拳頭,瞪著淚眼,看著那房門緩緩地關緊了。 她絕望地閉上雙眸,倆顆眼淚滾落而下…… 韓毅江冷冷地看著夏菲,輕笑了一下,才緩緩地說,“看你這麼震驚,畫面中的人,你認識吧?” 夏菲依然緊抿著下唇,任由淚水顆顆滾落,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地看著畫面中那扇關緊的門,渴望那個最好的朋友,能放過自己一馬…… 可是,最後那房門打了開來,楊婉一個人從總統套房走了出來,握著手機說:“餵,事情搞定了,我馬上過來。嗯,我愛你。” 夏菲不可置信地看著那畫面,雙手掩臉,蒼白無力地哭著,“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是因為我快死了,你覺得犧牲我也無所謂?可是我們十多年的好朋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一直一直都那麼疼你珍惜你,那麼保護你,可是你怎麼忍心這樣對我?你怎麼忍心啊?” 韓毅江冷看著她,或許猜到幾分,他冷哼一聲,並不同情地說:“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你錯信朋友,這是你活該!” 夏菲轉過頭憤恨地看著面前這個男人,說:“我有什麼可憐與可恨之處,關你什麼事?” 韓毅江冷漠地轉過臉看著夏菲:“當然與我無關!可現在事實真相擺在面前,你要為你今早對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夏菲輕扯著嘴角笑了一下,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的整個世界被楊婉傷得粉碎,但她依然咬牙對面前的男人氣憤地說:“是嗎?付出什麼代價?這個錄像證明了一點,就是我……不是你們的人安排過來侍候你的!事實是你搞錯了!我還沒有追究你的責任呢!” 韓毅江神色一冷…… “拿著我的玉蝴蝶,錯進了我的房間,讓我跟你這種女人有過這麼一個晚上,我還嫌髒。”韓毅江氣憤地說。 夏菲一站而起,指著面前這個超級無級噁心的人,聲音發抖地大叫:“餵!” 韓毅江冷冷地轉過頭,看著夏菲。 夏菲怒道:“這二十年,我連手都沒有被男人碰過,我不是你眼裡那種隨便的女人!你把我人生中那麼寶貴的初夜給奪走了!你還敢在這裡說臟??你到底是不是人!” 韓毅江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夏菲,淡淡道,“你這麼憤慨有什麼用?你錯進我房間是事實!你冤枉我也是事實!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耗著!這筆賬,我先記著!” 他說完,就傲慢地站起來,大步地走了出去。 夏菲氣憤地站在原地,眼淚滾落下來。 監控畫面中,韓毅江正在保鏢的簇擁下,走進了房間。 夏菲看著監控畫面,哽咽地說:“就算只有一分鐘生命,我起碼也要為這一分鐘,討回一點尊言吧?” 這樣想著,她立即轉身大步走出監控室。一眼就看到韓毅江正在酒店領導的陪同下,走向電梯。 “等一下!”夏菲對著遠處的人高喊。 韓毅江停下身子,冷冷地轉過頭,看著面前的女孩。 夏菲一步一步地朝韓毅江走過去,一邊走一邊掏出自己的錢包。 韓毅江有些詫異地看著她。 眾目睽睽之下,夏菲冷挑著眉毛,“昨晚,有場交易還沒完。” 韓毅江冷笑一聲:“這麼說,你最終還是想要錢……” 夏菲也冷笑了一下,“不!我想給你賞賜!” 她從錢包裡抽出大紅的一百塊扔在韓毅江的華貴西服上,“別嫌少,你的技術,只值這麼多!” 韓毅江的眼神一森冷,一股殺氣升騰而出。 倆人緊緊地相看著對方,沒有一點妥協。 韓毅江的眼眸冷凝得可怕,身邊的人,個個都不敢作聲,緊張地看著他。 夏菲懶得跟他繼續糾纏,快步朝電梯口走去。 透過鋥亮的電梯門,她看到韓毅江依然在回廓的那頭背對著自己,動也不動。 那身影,冷硬,詭異,恐怖得如同死神般。 夏菲的心微微顫抖,趕緊收斂心神,看著電梯的數字終於到了三十八,梯門瞬間打開,她即刻逃命般的衝進
Heat: 999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63 Days

\u4eca\u5929\u662f\u5979\u548c\u5510\u6fa4\u8fb0\u7684\u4e00\u5468\u5e74\u7d00\u5ff5\u65e5\uff0c\u5979\u672c\u61c9\u8a72\u5728\u5a18\u5bb6\u7684\u65e5\u5b50\uff0c\u537b\u5077\u5077\u779e\u8457\u4e08\u592b\u8cb7\u4e86\u79ae\u7269\uff0c\u60f3\u6e96\u5099\u4e00\u500b\u9a5a\u559c\u7d66\u4ed6\u3002\n\u597d\u4e0d\u5bb9\u6613\u8d70\u5230\u9580\u53e3\uff0c\u8eab\u4e0a\u7684\u8863\u670d\u5df2\u7d93\u88ab\u6dcb\u900f\uff0c\u5979\u5f9e\u53e3\u888b\u88cf\u638f\u51fa\u9470\u5319\uff0c\u5c0f\u5fc3\u7ffc\u7ffc\u7684\u6253\u958b\u9580\uff0c\u6c92\u6709\u958b\u71c8\uff0c\u7ad9\u5728\u7384\u95dc\u8655\u5c07\u978b\u5b50\u63db\u4e0b\uff0c\u62ac\u8173\u7684\u77ac\u9593\uff0c\u537b\u770b\u5230\u5730\u4e0a\u64fa\u653e\u7684\u4e00\u96d9\u7d05\u8272\u5973\u58eb\u9ad8\u8ddf\u978b\u3002\n\u8212\u606c\u72e0\u72e0\u6014\u4f4f\uff0c\u56e0\u70ba\u5979\u6e05\u695a\u5730\u77e5\u9053\uff0c\u90a3\u4e0d\u662f\u5979\u7684\u978b\u5b50\uff0c\u66f4\u4e0d\u662f\u5979\u7684\u5c3a\u78bc\u3002\n\u5fc3\u81df\u77ac\u9593\u88ab\u4e00\u96d9\u7121\u5f62\u7684\u5927\u624b\u6293\u4f4f\uff0c\u5979\u8f15\u624b\u8f15\u8173\u7684\u5c07\u61f7\u88cf\u7684\u6771\u897f\u653e\u5728\u5730\u4e0a\uff0c\u6162\u6162\u671d\u4e8c\u6a13\u4e3b\u81e5\u65b9\u5411\u8d70\u53bb\u3002\n\u8d8a\u662f\u96e2\u8fd1\uff0c\u90a3\u9732\u9aa8\u98a8\u9a37\u7684\u5c0d\u8a71\u4fbf\u8d8a\u6e05\u6670——\n“\u8fb0\uff0c\u4f60\u597d\u68d2……”\u4e00\u9053\u719f\u6089\u7684\u5973\u8072\u7a7f\u900f\u8033\u819c\uff0c\u6975\u5176\u4ea2\u596e\u3002\n“\u5c0f\u5996\u7cbe\uff0c\u5c31\u77e5\u9053\u4f60\u559c\u6b61\uff01”\u7537\u4eba\u9644\u548c\u8457\uff0c\u4e0d\u662f\u5979\u4e08\u592b\u5510\u6fa4\u8fb0\u7684\u8072\u97f3\u53c8\u662f\u8ab0\uff1f\n\u5f9e\u8d70\u5eca\u5230\u9580\u53e3\uff0c\u8212\u606c\u6bcf\u4e00\u6b65\u90fd\u50cf\u662f\u8d70\u5728\u5200\u5c16\u5152\u4e0a\uff0c\u54ea\u6015\u770b\u4e0d\u5230\u88cf\u9762\u767c\u751f\u7684\u60c5\u5f62\uff0c\u5149\u807d\u8072\u97f3\u4e5f\u4e0d\u96e3\u60f3\u50cf\u6230\u6cc1\u6709\u591a\u6fc0\u70c8\u3002\n“\u90a3\u6211\u8ddf\u8212\u606c\uff0c\u4f60\u66f4\u559c\u6b61\u8ab0\
Heat: 950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LEARN_MORE
火热小说

20 Days

“王妃,不好了”原本靜謐的庭院,被這壹聲急迫的聲音給擾亂了。 正慵懶地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楚辭,微擰起了眉頭。 不太情願地睜開眼,見往日壹直伺候在旁的小廝九五二七,急匆匆地跑進院門,直奔她而來。 “什麽事這麽慌張?” “王妃,銀……銀杏正在挨打呢,您趕緊去看看吧。” 九五二七跑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挨打?這是怎麽回事?” 楚辭壹楞,下壹秒,曼妙的身影,已經快速消失在了聆雨軒中。 “紅箋姐,我錯了,對不起,您饒過我這壹次吧,紅箋姐……” 前腳剛跨進前院,便看到壹身著紅衣的丫鬟,正高舉著壹條長鞭,幾次往伺候她的丫鬟銀杏的身上打下來,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銀杏已經渾身是傷了。 她跪在地上,不停地對著那紅衣丫鬟磕頭求饒,卻絲毫沒有半點用處。 這個紅衣丫鬟她認得,是王爺容聿的妾室寶顏的貼身丫鬟,叫紅箋,之前跟著那小妾耀武揚威的時候,她見過幾次。 楚辭的唇角冷笑著勾起,拾掇起地上的壹塊小石子,往紅箋的方向擲了過去,正中紅箋的手腕。 果然,至理名言不能忘,老虎不發威,妳當老娘是HelloKitty啊。 “啊!” 隨著這壹聲尖銳的聲音響起,紅箋的手腕壹陣酸麻過後,手上的長鞭掉落在地。 “誰!誰拿石頭扔我!” 紅箋啥時間炸毛了,在王府裏,除了王爺跟寶夫人之外,還沒有人敢拿石頭扔她,就是聆雨軒那個廢物下堂王妃都要對她客客氣氣的。 紅箋正這樣想著,壹道慵懶的聲音,不疾不徐地劃過她的耳中,“我扔的。” “誰給妳的膽……” 紅箋氣紅了雙眼,轉頭便想破口大罵,卻在看到楚辭的時候,聲音戛然而止,下壹秒,剛剛的盛怒變成了錯愕。 可這樣的錯愕並沒有持續太久,便劃過了譏諷,在楚辭的身上冷睨了壹眼。 紅箋眼底那毫不掩飾的不屑眼神,楚辭又怎麽會沒看到,心裏不禁呸了壹聲。 “原來是王妃娘娘,不知道奴婢做錯了什麽事,要勞您大駕來教訓奴婢呢?” 紅箋雖然壹口壹個自稱自己為奴婢,可那樣子,哪裏有半點奴婢的樣子,就差蹬鼻子上臉,以為自己是慈禧太後了。 楚辭掃了她壹眼,將跪在地上的銀杏給扶了起來,交給了身邊跟著的九五二七。 “錯倒是沒有,只不過本宮看妳狂犬病發作,好心上來給妳治治,要是壹個不小心咬到妳家主子,怕妳不知道怎麽跟王爺交代。” 紅箋壹楞,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在王府裏連個下人都不如的下堂王妃,竟然開始有膽子跟她這樣講話。 “妳……罵我是狗?” 下壹秒,紅箋便很快領會過來了楚辭話中的意思,臉色立馬變得鐵青。 楚辭挑了下眉,掩嘴笑出了聲,“看來還是條很聰明的狗,如若不早點治壹治,還真是可惜了。” 楚辭轉身,見自己身邊的小廝跟丫鬟都壹臉見鬼的樣子看著自己,她的眼底,掠過壹絲得意。 “今天妳咬了我的人,搞不好明天跑到大街上去咬別人,到時候,真咬傷了人,我容王府怎麽跟老百姓交代,總不能讓王爺去給妳擦屁股,是吧?” 她由始至終都是面帶微笑,可說出來的話,卻讓周圍那些圍觀的下人們不禁撲哧壹聲,放肆地笑出聲來。 同時,心裏有些驚奇,這王妃明明是公主之尊,又是這容王府無得正妃娘娘,這話也稍顯粗鄙了壹些。 不像是壹個公主之尊說出來的。 而紅箋哪裏還有心思註意這個,氣得臉壹陣紅壹陣白,尤其是看到那些下人們憋著笑看好戲的樣子,終於惱羞成怒了。 “楚辭!” 她瞪著雙眼,直呼其名,哪裏有什麽尊卑之分的樣子,眼裏更是沒有楚辭這個所謂的正王妃:“妳敢罵我是狗,妳不怕我告訴……” 啪—— 話才說到壹半,壹個巴掌,直直地對著她的臉,甩了下來,毫無征兆。 而楚辭這樣的舉動,在已經讓在場圍觀的人,再度傻眼了,幾乎所有人,都是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壹幕。 王……王妃竟然把寶夫人面前的紅人給打了!天,王妃是見鬼了嗎! 只見此時的楚辭,面容兇狠,那雙壹貫懦弱膽小的眼神,在此刻露著犀利的兇光,直逼紅箋錯愕的雙眼。 “本宮的名字,也是妳壹個小小的賤婢有資格叫的?” 話音落下的時候,壹道冷光,再度從她的眼底掠過,看得紅箋心頭發顫。 “妳家主人沒教過妳,什麽叫做尊卑嗎?” 她往前邁了壹步,比紅箋略高的個頭,加上此時正王妃的氣勢,早已經把紅箋給嚇傻了。 她用手捂著自己的臉,不可思議地盯著楚辭,嚇得壹個字都說不出來。 “看來,妳這條狗還真是病得不輕,連尊卑都分不清,既然妳家主人不知道教妳如何做壹個安守本分的下人,那就由本宮親自替她來教。” 楚辭的話,嚇了紅箋壹大跳,同時,也讓她從震驚中緩過神來,不禁大罵自己沒出息,竟然被壹個過氣的王妃給嚇到了。 她背後,可是有壹個得寵的寶夫人撐腰呢,她怕什麽。 這樣想著,她便挺直了腰板,怒目圓瞪地看著楚辭兇狠得臉,來了氣勢,“我就喊妳名字怎麽了?妳還真是沒有自知之明,這王府裏,誰把妳當王妃看,我們寶夫人,才是王妃!” 紅箋仗著自己的主子在王爺面前得寵,便開始大放厥詞了起來,眼中的得意以及對楚辭的不屑,全部表現在了臉上。 聞言,楚辭只是勾起了壹抹冷笑,上下將紅箋打量了壹遍之後,唇角壹勾,道:“果然是狗仗人勢,這腰板挺得可真夠直的。” 上壹秒,還面露微笑,下壹秒,卻兇光乍現,“既然大家都沒認清誰才是這王府的正王妃,那我今天還真得花點時間,好好教教他們。” 話音落下,她眸光壹冷,腳快、狠、準地往紅箋的膝蓋上壹踹,輕而易舉地讓紅箋往地上跪了下來。 視線,投向負責把守王府各個位子的其中幾名侍衛,大聲喝道:“給我看著她,跪不滿兩個時辰,不準起來。” 在場的人,再度倒抽了壹口涼氣,心裏不禁暗嘆:王妃娘娘真準備反抗了呀。 紅箋壹聽,頓時暴怒,“妳要我跪兩個時辰?妳做夢!” 她壹邊說著,壹邊黑著臉欲從地上起來,可速度始終不及楚辭,才站起半步,又被楚辭給踹了回去。 看著她氣得通紅的雙眼,楚辭唇角得意地壹勾,故意誤解了紅箋的話,“兩個時辰還嫌少嗎?那行。” 楚辭用手,撓了撓耳朵,掐著手指,看著天空,算了算,道:“那就壹直跪著,跪到本宮允許妳站起來為止。” 說著,又將視線投向那幾名侍衛,吩咐道:“好好看著她,要是讓我知道她中途走了的話,妳們看著辦。” 侍衛們有些為難,畢竟紅箋是寶夫人身邊的紅人,可王妃畢竟是王妃,雖然不受王爺待見,也是堂堂壹朝公主,論身份,可不是寶夫人可比的。 王妃真發怒了,還真是不好惹呢。 這可怎麽辦呢?兩邊都不好惹呀。 眼下,起止是那些是侍衛為難,楚辭身後剛剛挨打的銀杏,也已經嚇白了臉。 她家主子從嫁給容親王到現在,哪怕是被寶夫人推到荷花池,她都沒發這麽大的火。 今天要是因為她而惹怒了寶夫人的話,她可擔待不起。 這樣想著,銀杏立即走到楚辭身後,拉了拉她的衣袖,想要息事寧人,“公主,奴婢沒事,算了吧,我們回去好了,萬壹寶夫人追究起來,我們不好交代。” 銀杏的聲音雖然低,可紅箋卻聽得清清楚楚。 剛剛才有些害怕的情緒,再壹次被心中的有恃無恐給取代了。 這壹次,她反倒是不急著起來了,跪在地上,腰板挺得直直的,帶著挑釁的目光,看著楚辭,冷哼了壹聲,道:“既然王妃娘娘要奴婢跪,奴婢就跪著好了,到時候,寶夫人要是有事找奴婢,還請王妃娘娘替奴婢說壹聲。” 楚辭壹聽,低斂的眸子劃過壹絲從容的淺笑,也看不出喜怒,指尖隨意地撚起身邊的壹朵花瓣,薄唇勾起。 哎呦餵,小丫頭片子,還有這副面孔呢?看老娘怎麽收拾妳。 見她微微漾開的嘴角,顯得漫不經心。 “放心吧,這點小忙,本宮還是很願意幫的,畢竟狗是寶夫人放出來的,本宮也得讓她親自把狗牽回去。” 見楚辭壹臉的淡定,跟之前那個對寶夫人避之不及的正王妃完全是兩個人。 原本洋洋得意的紅箋,聽楚辭這麽說,頓時臉垮了下來,眼底滿是不服的怨氣,死死地盯著楚辭漫不經心的臉。 見楚辭懶懶地掏了掏耳朵,跟著,對身邊跟著的小廝開口道:“九五二七,在這裏幫侍衛大哥們壹起看著,我可不希望有人起了憐憫之心,就放這條狗跑了。” 這話,大家都知道楚辭是說給誰聽的,當下,那幾名侍衛立即往邊上壹退,“卑職不敢。” “哼!不敢最好。” 楚辭的唇角,勾著幾分嘲弄,別以為她不知道,那白蓮花小妾在王府裏安插了多少親信,等她養精蓄銳夠了,壹個個將他們拔出來。 “銀杏,走吧,本宮的午覺被打斷了,還要回去補眠呢。” 說完,在銀杏膽顫心驚的眼神中,拽起她的手臂,在圍觀眾人不可思議的眸子中,大搖大擺地走了。 這王妃娘娘是鬼上身了嗎?這膽兒也忒大了,誰不知道,這王府裏,寶夫人才是公認的女主人呢。 果然,楚辭帶著銀杏走了才沒多久,寶夫人便找上門來了,顯然,那朵白蓮花比起她身邊那條狗,可算是聰明多了,不至於橫沖直撞。 “稟王妃,寶夫人在前廳求見。” 下人走上前來,表現得十分恭敬。 很顯然,今天她這個下馬威下得很成功,平時那些不把她當回事的下人,可算是老實多了。 楚辭閉著眼,仰躺在躺椅上,纖細的手臂,枕在額頭,擋住了眼前略顯刺眼的午後陽光。 呦,速度還挺快,這麽快就找上門了。 “知道了,讓她在外面等著。” 下人壹楞,顯然對楚辭做的反應有些意外跟吃驚,她以為,她也就只能是對寶夫人的婢女擺擺架子,沒有想到,這王妃還真打算連寶夫人都不放在眼裏了? 下人心裏雖然吃驚,可也不敢多做遐想,便聽話地退了下去,“是,王妃。” 下人退下之後,楚辭卻依然懶洋洋地靠在躺椅上,沒有壹點要起身的意思。 寶夫人…… 楚辭的眼底,融進了壹絲淺笑,那個張揚跋扈的寶夫人,終於過來“探望”她了。 自從半個月前,她穿越過來,就是從王府的荷花池裏被撈上來的,當時,小丫鬟銀杏還在旁邊哭得就差以身殉主了。 雖然銀杏沒看到是誰把這身體的本尊推到荷花池淹死的,可從銀杏的描述中,有這蛇蠍心腸,包天膽子的人,除了那朵白蓮花之外,還真沒人幹得出來。 再者,她是怎麽穿越到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來,她清楚得很。 在現代那個綠茶婊閨蜜真是裝得那叫好壹手白蓮花,徒步登山的時候,趁她不註意,直接把她推向懸崖下的大海裏。 而剛剛好,她那現代閨蜜長得跟寶夫人那朵白蓮花壹模壹樣,壹看就不是個好東西。 自從劫後余生之後,她就壹直待在聆雨軒沒有出去,韜光養晦了整整半個月。 這半個月來,白蓮花就沒出現在這裏,哪怕假意探視她壹下都沒有。 白蓮花最大的本事,就是裝。 也好,現在,她養精蓄銳夠了,也該出山好好替她身體的本尊報
Heat: 229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8 Days

淩晨五點半,腰間傳來的壹陣溫暖讓顏雪睜開了眼睛。 她轉頭,看到晏安淩在自己身側沈睡著,他的大手正搭在自己腰間。 微微壹楞,顏雪挪開了他的手,隨後起身,壹陣刺痛的感覺頓時從最私密的地方開始,傳遍全身每個角落。 “嘶——” 顏雪倒抽壹口冷氣。 他昨晚太狠了。 她緩神適應了壹下這刺骨的痛,才咬著牙下床穿衣。 大床上,晏安淩因為她的動作也醒了神,瞇眼摸到手機亮屏壹看到時間,他咒罵了壹句,把手機丟到了地上。 宿醉,又是休息日,昨晚還折騰了壹晚上,自然不想五點半被人吵醒。 他還想接著睡,身後卻稀疏傳來女人穿衣服的聲音。 他回頭看去,單薄的衣衫翻飛間,女人的肌膚露在外面,上面的吻痕清晰可見。 這是他昨天留下的印記,現在看到卻更加煩躁,昨晚的零碎畫面也在眼前重組。 最後壹點睡意被驅散,晏安淩心煩的拿起床邊的褲子穿上。 顏雪聽到聲音,回頭之間有點驚訝,“妳怎麽起來了?” “誰讓妳起得比雞早,吵到我了。”晏安淩譏諷壹笑,加重了雞這個字的發音。 顏雪心臟莫名被刺了壹下,他言語裏毫不掩藏的羞辱意味,她當然聽懂了。 她看了他壹會兒,原封不動的還給他壹抹譏諷的笑容,“我還能起來,不該是妳的能力不行?” 晏安淩的雙眸頓時陰沈下來,冷眼看向這個名義上的妻子。 結婚半年,昨晚是他們第壹次同房。 妻子…… 可笑! 他邁開步子走向顏雪,姿態矜貴,卻帶著攻擊性,仿佛壹只正在瞄準獵物的獅子。 “妳要做什麽……”顏雪敏感的神經即刻緊繃,雙眼露出了警惕和提防。 她話沒說完,人已經被壹股大力帶著摔回了床上,連壹絲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她就被男人壓在了身下。 晏安淩挑唇勾起壹個蔑視的笑容,輕而易舉的制止了她無力的掙紮。他低眉盯著她精致的鎖骨,冰冷雙眸裏的光澤又黯然了幾分。 顏雪看著這雙熟悉的眼睛,神思有些恍惚。 昨晚他也是這樣看著她,眸子裏光芒翻湧,就像是深夜裏的星星,璀璨奪目。 昨夜他喝醉了,力道粗暴到差點讓她暈過去,可是這雙通透的雙眼,卻留住了她最後的意識,當然,還有他嘴裏不斷呼喊的另壹個女人的名字。 那輕柔的低喃仿佛壹把利刃,刺透她的心臟。 她思緒飄遠,但男人的大手已經不安分地探向她的衣擺。 顏雪壹個激靈,下意識地大喊:“晏安淩妳看清楚,我不是她,我不是杜紫柔!” 晏安淩的動作果然停了。 杜紫柔三個字就是他的軟肋,壹旦提起,他整個人都會清醒。 晏安淩果然不動了,卻依舊壓在她身上。 他冷冷開口,“我當然知道妳不是她。” 他露出輕蔑的笑容,冷漠的眼神淡然掃過顏雪,如同鋒利的刀子,“妳只是杜瑞言養的小情人而已。” 顏雪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了什麽。 杜瑞言是顏雪的養父,是把她從孤兒院帶出來的恩人,他竟然敢這樣說! 等她確信之後,身體的條件反射已經快過大腦的控制,直接擡手給了男人壹巴掌。 清脆的響聲在死寂的空氣中被放大數倍。 “勁兒還挺大。” 晏安淩舔了舔嘴角的裂痕,不在乎的笑意裏依舊帶著蔑視,“怎麽?因為我說出了真相,妳就惱羞成怒了?” 結婚大半年,這還是他第壹次在她臉上看到除了死氣之外的第二個表情,憤怒。 也是,如果她學不會忍氣吞聲,又怎麽能夠讓杜家那個老頭滿意? 能被杜瑞言看上,並且從貧民窟收回來當養女的人,自然是不簡單。 只是可惜,他昨晚喝的太多,只知道壹味的進攻,卻並沒有好好感受其中的樂趣。 晏安淩勾起的弧度沒變,眼底的暗湧卻逐漸變得猛烈,猶如海嘯,似要把她吞滅。 顏雪意識到危險,來不及多想,她曲起膝蓋,毫不猶豫的直接撞向男人的腹部,趁著他吃痛的間隙,她急忙翻身從滾下了床。 晏安淩顯然沒想到她會來這壹招,甚至掙脫的手法還如此迅速。 小腹疼到發酸,他卻全然不顧,只狠勁把已經逃出去的女人生生拖回了床上。 他胸中的怒氣在女人的反抗下已經直沖頂峰,他輕而易舉的單手控制住顏雪的兩只手腕,毫不客氣的壓在了她頭頂上。 “欲擒故縱?”他冷哼壹聲,上手清除了她身上殘留的衣物,本想隨即俯身而下,卻在余光看到她全身肌膚的壹刻頓時停住了。 她的皮膚比不上上流圈千金們的潔白如玉,光滑無暇,甚至連普通人家的女孩都比不上。 晏安淩輕瞇著眼,盯著肌膚上的傷痕。 它們零散的分布在她的身上,淺傷疤倒是不太明顯,可有幾處深的卻是觸目驚心。 比如她胸腹左側那壹道,斜長的延伸到肚臍,縫針處的側疤都清晰可見。 新傷疊著舊傷,深深淺淺,交交錯錯。 她仰仗的是權傾帝都的杜家,自小在杜家長大,怎麽會受這麽多傷? 晏安淩正疑惑著,腦海裏突然上過了下屬調查上來的資料,瞬間明白了什麽,有點詫異的眼神變得冷漠,語氣裏是深深的嘲諷和輕蔑。“真是沒想到,杜瑞言壹把年紀了,玩的還挺大。” “嘖嘖,也不怕把妳的小命兒整沒了。” 顏雪反應了壹會兒,才懂他說的是什麽意思,因為反抗而脹氣通紅的臉頰瞬間慘白。 她閉上眼平復了壹下內心的情緒,再睜開時,盯著晏安淩的目光中帶著壹股駭人的凜然,“滾。” 她不想和這個惡魔多說壹句話。 晏安淩卻沒有波動,只是繼續打量著她,想要說點過分的話繼續刺激她的底線,可他順眼對上她的雙眸時,他腦海中組織的語言頃刻間潰散。 那雙眼睛很亮。 不是淩厲的寒光,也不是杜紫柔那般柔情的水波,而是大義凜然的烘托之下,透出的清澈透亮。 晏安淩虛無的張了張口,卻感覺言語在此時都是多余。 這是他們結婚以後交流最多的壹次,卻是這樣的糟糕。 他走神的時候,手上的力氣不免松懈,顏雪逮著空檔立即坐起身,隨手抄起毯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只給了他壹個拒絕溝通的背影。 晏安淩此時的興致也已經完全消散,他最後看了眼女人防備的姿態,心中的煩躁有加了幾層,他起身整理好衣服,下了床。 砰—— 壹聲巨響,他摔門而去。 空蕩的房間只剩下顏雪孤零零壹個人。 她頓了半晌,最後扯扯嘴角,給了自己壹抹自嘲的微笑。 她已經習慣了。 結婚半年,晏安淩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 兩個人沒有獨處,沒有交流,說白了只是被壹張紙束縛的床友罷了。 叮鈴鈴—— 顏雪正吃著飯,突然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拿起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名字時,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林助理?” 林洋跟在晏安淩身邊五年了,是他最信任的手下,晏安淩的事情他幾乎沒有不知道的,自然,她現在的處境如何尷尬,林洋也是壹清二楚,所以從來不會主動聯系她。 現在他的電話打來了,那就說明,是晏安淩讓他打的。 “杜小姐,晚上七點,您需要陪boss出席北城帝錦酒店的壹個酒宴,五點的時候專車會過來接您。”林洋語氣疏遠,就像是在替某人下達任務。 酒宴…… 這還是晏安淩第壹次要求她陪同去酒宴。 她居然能獲得這等殊榮? 顏雪冷冷的笑了笑,“我知道了。” 沒有任何多余的話,她平淡的掛斷了電話。 她知道,這不過是壹場做戲而已。 這個場合大概很特別,所以晏安淩必須帶上她。 通話被幹凈利落的結束,林洋甚至沒有第壹時間反應過來,但他的專業素養讓他即刻回神,轉身向自家總裁匯報,“杜小姐說她知道了。” 晏安淩翻閱文件的手頓住了,“還說了什麽?” “沒有了。” 晏安淩漆黑的眼眸深沈了幾分,半晌,他不屑的冷哼壹聲。 不愧是杜瑞言養大的女人,挺識相。 就是識相的讓他更加看不上。 夜晚,位於商業圈中心的帝錦酒店壹陣絢麗多彩,熱鬧非凡。 這是帝都首榜的頂級酒店,此時正在舉辦的是娛樂圈萬眾矚目的鹿港影視城的啟動慶典,到場的除了知名記者外,更多的是娛樂界的大人物,有流量小生,也有實力影帝,每個都是光鮮亮麗,風光無限。 隨著天色黑沈,慶典也即將開始。 陸續有各色各樣的豪車停在門口,上面每下來壹個人,都能宴會大廳的轟動。 接著上壹輛車子後面,緩緩開到門口的是壹輛銀灰色的瑪莎拉蒂。 身強體壯的黑衣保鏢打開後座車門,恭敬的彎腰向車裏的男人鞠躬。 男人手上的香煙搖曳不滅,卷出的煙霧讓他的面容變得模糊而神秘,可那雙銳利的眸子卻清晰的泛著寒光。 他緩緩走下車,身形修長,動作緩慢而優雅,舉手投足之間有著與生俱來的矜貴。 熱鬧的宴會廳在男人進來的那壹刻突然安靜。 他碾壓全場的淩冽氣質,與這裏的奢華迷離毫不融合,他應該是不屑出席這種場合的人才對。 他是誰? 這幾乎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 項目舉辦方的負責人正在和酒店負責人確定酒宴流程,壹轉眼余光就看到了那位與眾不同的男人,眼鏡都差點被嚇掉。 這位祖宗,怎麽提前到了! 他連忙跑上前,冷汗分布額間,卻不影響他笑容諂媚,“晏總,您來啦,這邊請……” 晏安淩皺眉無視了他的殷勤,只是徑直走向了貴賓室。 大門壹關,隔絕外面的喧嘩。 晏安淩躺在貴賓室舒服的沙發上,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她人呢?” 林洋自然知道是誰,“司機說已經接到人了,路上堵車,得耽誤壹會兒。” 說完,他余光看了眼自家總裁,面色依舊冷淡,甚至都開始閉目養神了。 看來真的不是很在意那位“夫人”,他心想著,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林洋正退出門外準備關門,突然,壹只纖細白嫩的擋住了門。 艷麗的紅色指甲在燈光的映襯下泛著誘惑的光芒。 與此同時,顏雪站在酒店門口,十分犯愁。 門口的保安因為沒有邀請函,所以不準她進去,她回頭想去找司機,可是司機已經不見了。 “您好,我約了人,您看能不能……” “今天這裏是大場子,不是妳這種底層階級能進去瞎摻和的!” 她還想說話,保安已經上手把她往外推,粗魯的力道冷不丁推了她好幾個踉蹌。 原本還好聲好氣笑著的顏雪不免皺了皺眉頭,然後她猛擡手,直接重擊到了保安手肘上的麻筋。 “嗷嗚!”保安吃痛的大叫壹聲,捂著胳膊肘,半天沒明白情況。 等痛楚稍微消散壹點,他才驚魂未定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她依舊氣定神閑,好像剛才什麽都沒發生。 “我靠,妳什麽來頭!” “杜小姐。” 保安暴躁的聲音後接著的是林洋冷靜的聲音。 “林助理。”顏雪看到熟人,松了口氣,冷淡的臉上露出了禮貌的笑容。 林洋走近後,亮出身上的證件卡,無視保安驚訝到脫臼的下巴
Heat: 93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6 Days

璃七是被人一巴掌呼死的。 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中,還能感受到一雙粗糙肥厚的手在自己的腰間放肆遊走。 “六小姐,你放心,老奴一定會伺候得您舒舒服服的,絕不比您那未婚夫白將軍差!” 聽著這噁心的聲音,璃七心下一驚,瞬間睜開了眼睛! 見她睜眼,那吳管家竟然一聲淫笑,“喲,六小姐醒了呀,正好,嘿嘿,還是醒著的好玩……” 璃七猛地一眯眼,血紅的雙眸裏凶光乍現。 “敢打我的主意,找死!” 她猛然伸手,一只小手猛然掐住吳管家的脖頸,接著狠狠一扭,只聽“哢嚓”一聲。 吳管家頓時眼眸爆睜,沒了聲息…… “呵,畜生,死不足惜!” 璃七扭了扭手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她好像是穿越了! 她穿到了一個也叫璃七的女孩子身上,原主是被家中四姐蘇於兒下了藥,丟給了這個又老又醜的老管家,妄圖毀了她的清白,毀了她的婚約! 可惜原主太弱了,直接被蘇於兒打死了,這才讓她附身重生過來! 還沒來的及休息,又聽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聽聲音,屋外至少十幾個人,距離不遠,必然已經聽到了這裏的動靜,片刻就會闖進。 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璃七終是忍住了出去同那些人對峙的衝動,她中藥了,而且藥力極猛,憑她的意志,頂多再撐半刻,此時出去只會被當笑話! 左右望瞭望,她連忙便沖到了窗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先撤! 忽然想到什麼,她又回頭看了眼地上的吳管家,以及不遠處的柴刀。 大仇報不了,那就先報一小仇吧…… “嘭”的一聲,門被狠狠踹開! 一大群人紛紛擠進柴房,卻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從窗外快速跑開。 “她要逃了,快追!” 領頭的蘇於兒怒不可遏。 正要領人追去,卻是一個小廝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角,然後顫巍巍的指了指地上。 “四小姐,您,您看……” 蘇於兒冷冷回眸,只一眼便看見了一地鮮血,那個斷了胳膊的屍首,看的蘇於兒雙腿一軟,當場坐到了地上。 “啊!!” 驚恐的尖叫聲瞬間響徹整個柴房…… 就連已經跑遠的璃七都聽到了絲毫,她勾了勾唇。 “這就受不了了?蘇於兒,一切才剛剛開始……” 碰她,是要剁手的! 然而,前方竟然沒路了! 眼看著身後已經越來越近的小廝,再看看眼前高高的院牆,她的額間滲出一絲冷汗,渾身燥熱,身體更是愈發無力…… 該死,藥效上來了! 她左右望瞭望,當下便爬上了牆邊的假山,然後咬牙翻出了牆。 這麼高,一定得肉疼了…… 卻是身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給接了住,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一抬眸,便瞧見了一個極其俊俏的美男。 他滿臉殺氣,雙眸猩紅。 “活膩了?” 清冷蕭蕭的男聲聽的璃七渾身一顫,鼻尖傳來致命的清香,看著接住自己的絕色美男,她的雙眼佈滿了血絲,快要克制不住了! “爺,刺客逃了……” 忽然一個黑影悄悄落到了不遠處,他恭敬的低著腦袋,不敢看前方之人一眼。 這個突然翻出牆的女人,竟正巧落到了他們王爺懷裏,也不知是巧合還是陰謀,今兒爺中了藥,情況十分不妙。 但是,爺沒開口,他又怎敢插嘴半句? 北蕭南俊臉通紅,也不知是藥的原因還是氣的,看著懷裏突然緊緊摟住自己的女人,一抹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女人…… 他並不厭惡! 又聽耳邊突然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快追!” “她中藥了,逃不遠的……” 好幾個小廝紛紛爬上了假山,似乎打算翻出牆來。 北蕭南蹙眉。 “殺了!” 語罷,他已摟著璃七跳上了屋頂。 一轉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唔……” 璃七的腦袋有些發懵。 什麼情況? 這個突然接住自己的美男,不僅將她救走了,竟還將她給按在了草地上! 四周一片烏黑,除了河流之聲,她只能聽到男子喘氣的聲音! 一處幽靜的小河旁,璃七已被藥效奪去了思緒,殘留的理智讓她忍不住的推了推上方的男人,他卻霸道的抓著她的手按到了頭頂! 月光下,二人的身影緊緊相擁。 他好像中了比她更猛的藥! 方才使用輕功,顯然讓藥效完全發作了! “唔……” 她的力氣漸漸消失…… 終於,北蕭南鬆開了她的手,卻又輕輕捧上了她的小臉。 她身上的味道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殘留的一抹神智都被奪去…… “本王,北蕭南……” 迷迷糊糊中,璃七只聽清了這麼一句,痛苦之後,她終是完全昏死了過去…… …… 也不知曉過了多久,直到天邊漸漸泛白,一抹陽光悄悄地打到了河面上…… 不遠處的林子裏,阿常背對著河。 “爺,昨兒追上來的那些人,已全滅口,刺客之事也查清楚了,是宮裏的。” 他的語氣畢恭畢敬,臉色卻無比難看。 爺竟…… 一定是因為昨兒的藥太猛了,儘管爺都封住了穴位! 北蕭南並未理他,理好衣裳後便抬步走了開。 阿常低首跟上,眸裏殺意盡顯。 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女人,那般巧合的落到了中藥的爺懷裏,不管是否巧合,都不能留! “爺,需要……滅口嗎?” 北蕭南的腳步微微一頓,也不說話,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 只一眼,阿常嚇的連忙低下了頭。 “屬下明白了。” “……” 璃七清醒過來時,身邊已經空無一人,她的衣裳整整齊齊,身子卻疼的不行。陽光透過雲層溫溫地打在她的身上,她坐在河邊,昨夜的記憶一一湧入腦海…… 她穿越了,而且一穿就吃了個絕世美男…… 想到昨日人家也算救了她的命,她倒不覺得有多難堪,現兒最重要的,還是先替原主報仇! 原主璃七,於兩年前被蘇老收留。 關於兩年前的記憶還有些模糊,目前她只知道,自己原本的家似乎十分有錢,蘇老會收留她,就是因為收了她家一大筆錢,可以說如果不是她,蘇家根本不可能變成落城最富有的。 這也是蘇老護著她的原因。 但此事也只有蘇老知道,因為蘇老對她的偏愛,府上的人幾乎都不喜歡她,又因她性子懦弱,背地裏也受盡了欺負。 璃七揉了揉腦門,真是人善被人欺! 憑這身份,她大可以在蘇府耀武揚威,結果她竟完全不懂利用,最後被下猛藥不說,還被一巴掌呼死了,真真可悲。 罷了,既然已經占了人家的身子,這些仇,就讓她來報吧! 巳時。 蘇府,晚風院內。 璃七一進門,便看見蘇於兒正在打罵一個眼熟的小丫頭。 “那小賤人一夜未歸,怕是找什麼野男人風流去了,一個殘花敗柳,哪還有資格留在蘇府?又有什麼資格嫁給白將軍?你要識相,就拿著她的東西快點滾,別讓本小姐親自動手……” 璃七見狀頓時火大,那小丫頭正是她的替身丫頭,月見! “敢欺負我的人!?” 她一抿嘴,直接從地上撿了塊拳頭大的石頭,狠狠朝著蘇於兒砸去! “嘭”的一聲,蘇於兒白眼一翻四腳朝天的倒了下去。 她的額頭,更是鮮血直流…… 院內的七八個下人紛紛一怔,目瞪口呆! 地上的月見吞了吞口水。 “小,小姐,你回來了!” 門口的璃七一臉雲淡風輕,“能動手就別吵吵。” 她優哉遊哉地走到月見身邊,這才對著那些看熱鬧的奴僕冷斥:“滾吧,帶上那個傻子,別讓她的血,髒了本小姐的院子。” 眾人不甘心,可再不帶四小姐去找大夫,四小姐便真得死了…… 待到院內只剩二人,月見才淚眼婆娑道:“小姐,您可算回來了,嚇死奴婢了,您沒事吧?” 璃七緩緩走回了房間,“無礙。” 她走進自己的院子,看到滿屋空蕩蕩,不由得冷笑,“若我沒記錯,明兒就是白將軍來府上的日子吧?” 月見低了低首。 “是的,昨兒他便派人來傳過話了,說是明兒會親自來看您……” 璃七挑眉,“來得好,正好這門親事,我還得和他說道說道!” 要不是這個白將軍,她哪里會受這麼多苦! 月見似乎不認識璃七了一般,呆呆的看了她半晌,忽然看到什麼,臉色一變:“小姐,您的臉怎麼了?” 璃七蹙了蹙眉,她的臉? 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結果一碰到臉,臉上便傳來了一陣刺痛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臉被刀給割了…… 她一驚,忙得坐到了梳粧檯前,只看一眼,她便猛地瞪大了雙眸。 原本長著胎記的地方。 突然開始腐爛了? 那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有那麼點嬰兒肥,白嫩的如娃娃一般,就在那白嫩的臉上,卻有一片暗紅色的胎記,仔細一看,胎記處還流出了膿液,十分噁心! 這根本就不是胎記! 璃七的臉色十分暗沉,只一眼她便發現自己中了劇毒! 此毒抹於臉上,能讓人臉像長了胎記般變醜,平時不會有害,但若在未吃解藥前失去清白,胎記便會漫延至全臉,最後全臉腐爛! 這是為了防止她在婚前失貞才留的嗎? 該死,昨兒她已不再清白,但是事前可壓根沒吃解藥! 按著這毒的擴散速度,再過一日,她的臉便會完全毀了! 一旁的月見好不擔心,“小姐,您怎的了?是不是昨兒四小姐打到您的臉了?要不奴婢去找大夫吧?” “不必,你下去吧。” 月見仍舊擔心,可小姐都讓她下去了,她也不好留著。 “那奴婢去給您燒些熱水,順便給您拿身乾淨的衣裳……” 房門帶上,梳粧檯前的璃七卻緊握雙拳。 她必須儘快解毒,再不解毒,不僅臉會毀了,連命都可能丟了! 她該怎麼辦? “該死的!” 要是她原來的身體在就好了,至少她的意念裏會有個第三空間,藏著她無數寶貝,就這點毒,隨便從空間裏取一點藥出來就能解決了! 何須這般苦腦? 正想著,她視線一暗,下一秒,她的腦海忽然出現一個空間,就好像整個人都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房間…… “幻間?” 她懵了…… 好像真是她的幻間! 她忽兒笑出了聲。 “太好了,天無絕人之路!” “幻間”是她給自己的第三空間取的名,那是直接由她意念操控的一個儲物空間,裏邊存放著她的各種寶貝,小到感冒粉,大到一些手術器材,關於醫毒,應有盡有! 能取能存,極其方便! 在現代時,她與數位夥伴研究了好些年才研究出的東西,沒想到現在,她還能繼續使用幻間,當下便在幻間裏配起瞭解藥。 “朱砂磨粉,樟腦血竭各一克,取少量片腦,對了,消炎很重要……” 她自言自語地說著,幻間裏忙個不停的她,現實只是靜靜地閉著眼睛,好似在閉目養神…… 申時,晉王府內。 那是一處寬敞豪華的正廳,正前方的主位上,一位男子相貌堂堂,一襲白衣長袍,眉眼皺的有棱有角。 他的對面,阿常小心翼翼地低著腦袋。 “璃七,蘇府收養來的六小姐,兩年前才來的落城,因為性子懦弱,模樣醜陋,一直是城裏人們笑話的對象,兩年來,那個蘇老不知為何處處護她,甚至幫她說了門極好的親事,引的府上的其他小姐對她意見更甚,暗裏沒少欺負她,城裏的百姓都道她命好,能被蘇老瞧上,一朝麻雀變鳳凰……” 他語調平緩,心下鬱悶。 也不知王爺為何會對一個醜八怪上心。 如果只是為了謝她,隨便賞
Heat: 78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DOWNLOAD
火热小说

4 Days

璃七是被人一巴掌呼死的。 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中,還能感受到一雙粗糙肥厚的手在自己的腰間放肆遊走。 “六小姐,你放心,老奴一定會伺候得您舒舒服服的,絕不比您那未婚夫白將軍差!” 聽著這噁心的聲音,璃七心下一驚,瞬間睜開了眼睛! 見她睜眼,那吳管家竟然一聲淫笑,“喲,六小姐醒了呀,正好,嘿嘿,還是醒著的好玩……” 璃七猛地一眯眼,血紅的雙眸裏凶光乍現。 “敢打我的主意,找死!” 她猛然伸手,一只小手猛然掐住吳管家的脖頸,接著狠狠一扭,只聽“哢嚓”一聲。 吳管家頓時眼眸爆睜,沒了聲息…… “呵,畜生,死不足惜!” 璃七扭了扭手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她好像是穿越了! 她穿到了一個也叫璃七的女孩子身上,原主是被家中四姐蘇於兒下了藥,丟給了這個又老又醜的老管家,妄圖毀了她的清白,毀了她的婚約! 可惜原主太弱了,直接被蘇於兒打死了,這才讓她附身重生過來! 還沒來的及休息,又聽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聽聲音,屋外至少十幾個人,距離不遠,必然已經聽到了這裏的動靜,片刻就會闖進。 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璃七終是忍住了出去同那些人對峙的衝動,她中藥了,而且藥力極猛,憑她的意志,頂多再撐半刻,此時出去只會被當笑話! 左右望瞭望,她連忙便沖到了窗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先撤! 忽然想到什麼,她又回頭看了眼地上的吳管家,以及不遠處的柴刀。 大仇報不了,那就先報一小仇吧…… “嘭”的一聲,門被狠狠踹開! 一大群人紛紛擠進柴房,卻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從窗外快速跑開。 “她要逃了,快追!” 領頭的蘇於兒怒不可遏。 正要領人追去,卻是一個小廝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角,然後顫巍巍的指了指地上。 “四小姐,您,您看……” 蘇於兒冷冷回眸,只一眼便看見了一地鮮血,那個斷了胳膊的屍首,看的蘇於兒雙腿一軟,當場坐到了地上。 “啊!!” 驚恐的尖叫聲瞬間響徹整個柴房…… 就連已經跑遠的璃七都聽到了絲毫,她勾了勾唇。 “這就受不了了?蘇於兒,一切才剛剛開始……” 碰她,是要剁手的! 然而,前方竟然沒路了! 眼看著身後已經越來越近的小廝,再看看眼前高高的院牆,她的額間滲出一絲冷汗,渾身燥熱,身體更是愈發無力…… 該死,藥效上來了! 她左右望瞭望,當下便爬上了牆邊的假山,然後咬牙翻出了牆。 這麼高,一定得肉疼了…… 卻是身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給接了住,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一抬眸,便瞧見了一個極其俊俏的美男。 他滿臉殺氣,雙眸猩紅。 “活膩了?” 清冷蕭蕭的男聲聽的璃七渾身一顫,鼻尖傳來致命的清香,看著接住自己的絕色美男,她的雙眼佈滿了血絲,快要克制不住了! “爺,刺客逃了……” 忽然一個黑影悄悄落到了不遠處,他恭敬的低著腦袋,不敢看前方之人一眼。 這個突然翻出牆的女人,竟正巧落到了他們王爺懷裏,也不知是巧合還是陰謀,今兒爺中了藥,情況十分不妙。 但是,爺沒開口,他又怎敢插嘴半句? 北蕭南俊臉通紅,也不知是藥的原因還是氣的,看著懷裏突然緊緊摟住自己的女人,一抹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女人…… 他並不厭惡! 又聽耳邊突然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快追!” “她中藥了,逃不遠的……” 好幾個小廝紛紛爬上了假山,似乎打算翻出牆來。 北蕭南蹙眉。 “殺了!” 語罷,他已摟著璃七跳上了屋頂。 一轉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唔……” 璃七的腦袋有些發懵。 什麼情況? 這個突然接住自己的美男,不僅將她救走了,竟還將她給按在了草地上! 四周一片烏黑,除了河流之聲,她只能聽到男子喘氣的聲音! 一處幽靜的小河旁,璃七已被藥效奪去了思緒,殘留的理智讓她忍不住的推了推上方的男人,他卻霸道的抓著她的手按到了頭頂! 月光下,二人的身影緊緊相擁。 他好像中了比她更猛的藥! 方才使用輕功,顯然讓藥效完全發作了! “唔……” 她的力氣漸漸消失…… 終於,北蕭南鬆開了她的手,卻又輕輕捧上了她的小臉。 她身上的味道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殘留的一抹神智都被奪去…… “本王,北蕭南……” 迷迷糊糊中,璃七只聽清了這麼一句,痛苦之後,她終是完全昏死了過去…… …… 也不知曉過了多久,直到天邊漸漸泛白,一抹陽光悄悄地打到了河面上…… 不遠處的林子裏,阿常背對著河。 “爺,昨兒追上來的那些人,已全滅口,刺客之事也查清楚了,是宮裏的。” 他的語氣畢恭畢敬,臉色卻無比難看。 爺竟…… 一定是因為昨兒的藥太猛了,儘管爺都封住了穴位! 北蕭南並未理他,理好衣裳後便抬步走了開。 阿常低首跟上,眸裏殺意盡顯。 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女人,那般巧合的落到了中藥的爺懷裏,不管是否巧合,都不能留! “爺,需要……滅口嗎?” 北蕭南的腳步微微一頓,也不說話,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 只一眼,阿常嚇的連忙低下了頭。 “屬下明白了。” “……” 璃七清醒過來時,身邊已經空無一人,她的衣裳整整齊齊,身子卻疼的不行。陽光透過雲層溫溫地打在她的身上,她坐在河邊,昨夜的記憶一一湧入腦海…… 她穿越了,而且一穿就吃了個絕世美男…… 想到昨日人家也算救了她的命,她倒不覺得有多難堪,現兒最重要的,還是先替原主報仇! 原主璃七,於兩年前被蘇老收留。 關於兩年前的記憶還有些模糊,目前她只知道,自己原本的家似乎十分有錢,蘇老會收留她,就是因為收了她家一大筆錢,可以說如果不是她,蘇家根本不可能變成落城最富有的。 這也是蘇老護著她的原因。 但此事也只有蘇老知道,因為蘇老對她的偏愛,府上的人幾乎都不喜歡她,又因她性子懦弱,背地裏也受盡了欺負。 璃七揉了揉腦門,真是人善被人欺! 憑這身份,她大可以在蘇府耀武揚威,結果她竟完全不懂利用,最後被下猛藥不說,還被一巴掌呼死了,真真可悲。 罷了,既然已經占了人家的身子,這些仇,就讓她來報吧! 巳時。 蘇府,晚風院內。 璃七一進門,便看見蘇於兒正在打罵一個眼熟的小丫頭。 “那小賤人一夜未歸,怕是找什麼野男人風流去了,一個殘花敗柳,哪還有資格留在蘇府?又有什麼資格嫁給白將軍?你要識相,就拿著她的東西快點滾,別讓本小姐親自動手……” 璃七見狀頓時火大,那小丫頭正是她的替身丫頭,月見! “敢欺負我的人!?” 她一抿嘴,直接從地上撿了塊拳頭大的石頭,狠狠朝著蘇於兒砸去! “嘭”的一聲,蘇於兒白眼一翻四腳朝天的倒了下去。 她的額頭,更是鮮血直流…… 院內的七八個下人紛紛一怔,目瞪口呆! 地上的月見吞了吞口水。 “小,小姐,你回來了!” 門口的璃七一臉雲淡風輕,“能動手就別吵吵。” 她優哉遊哉地走到月見身邊,這才對著那些看熱鬧的奴僕冷斥:“滾吧,帶上那個傻子,別讓她的血,髒了本小姐的院子。” 眾人不甘心,可再不帶四小姐去找大夫,四小姐便真得死了…… 待到院內只剩二人,月見才淚眼婆娑道:“小姐,您可算回來了,嚇死奴婢了,您沒事吧?” 璃七緩緩走回了房間,“無礙。” 她走進自己的院子,看到滿屋空蕩蕩,不由得冷笑,“若我沒記錯,明兒就是白將軍來府上的日子吧?” 月見低了低首。 “是的,昨兒他便派人來傳過話了,說是明兒會親自來看您……” 璃七挑眉,“來得好,正好這門親事,我還得和他說道說道!” 要不是這個白將軍,她哪里會受這麼多苦! 月見似乎不認識璃七了一般,呆呆的看了她半晌,忽然看到什麼,臉色一變:“小姐,您的臉怎麼了?” 璃七蹙了蹙眉,她的臉? 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結果一碰到臉,臉上便傳來了一陣刺痛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臉被刀給割了…… 她一驚,忙得坐到了梳粧檯前,只看一眼,她便猛地瞪大了雙眸。 原本長著胎記的地方。 突然開始腐爛了? 那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有那麼點嬰兒肥,白嫩的如娃娃一般,就在那白嫩的臉上,卻有一片暗紅色的胎記,仔細一看,胎記處還流出了膿液,十分噁心! 這根本就不是胎記! 璃七的臉色十分暗沉,只一眼她便發現自己中了劇毒! 此毒抹於臉上,能讓人臉像長了胎記般變醜,平時不會有害,但若在未吃解藥前失去清白,胎記便會漫延至全臉,最後全臉腐爛! 這是為了防止她在婚前失貞才留的嗎? 該死,昨兒她已不再清白,但是事前可壓根沒吃解藥! 按著這毒的擴散速度,再過一日,她的臉便會完全毀了! 一旁的月見好不擔心,“小姐,您怎的了?是不是昨兒四小姐打到您的臉了?要不奴婢去找大夫吧?” “不必,你下去吧。” 月見仍舊擔心,可小姐都讓她下去了,她也不好留著。 “那奴婢去給您燒些熱水,順便給您拿身乾淨的衣裳……” 房門帶上,梳粧檯前的璃七卻緊握雙拳。 她必須儘快解毒,再不解毒,不僅臉會毀了,連命都可能丟了! 她該怎麼辦? “該死的!” 要是她原來的身體在就好了,至少她的意念裏會有個第三空間,藏著她無數寶貝,就這點毒,隨便從空間裏取一點藥出來就能解決了! 何須這般苦腦? 正想著,她視線一暗,下一秒,她的腦海忽然出現一個空間,就好像整個人都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房間…… “幻間?” 她懵了…… 好像真是她的幻間! 她忽兒笑出了聲。 “太好了,天無絕人之路!” “幻間”是她給自己的第三空間取的名,那是直接由她意念操控的一個儲物空間,裏邊存放著她的各種寶貝,小到感冒粉,大到一些手術器材,關於醫毒,應有盡有! 能取能存,極其方便! 在現代時,她與數位夥伴研究了好些年才研究出的東西,沒想到現在,她還能繼續使用幻間,當下便在幻間裏配起瞭解藥。 “朱砂磨粉,樟腦血竭各一克,取少量片腦,對了,消炎很重要……” 她自言自語地說著,幻間裏忙個不停的她,現實只是靜靜地閉著眼睛,好似在閉目養神…… 申時,晉王府內。 那是一處寬敞豪華的正廳,正前方的主位上,一位男子相貌堂堂,一襲白衣長袍,眉眼皺的有棱有角。 他的對面,阿常小心翼翼地低著腦袋。 “璃七,蘇府收養來的六小姐,兩年前才來的落城,因為性子懦弱,模樣醜陋,一直是城裏人們笑話的對象,兩年來,那個蘇老不知為何處處護她,甚至幫她說了門極好的親事,引的府上的其他小姐對她意見更甚,暗裏沒少欺負她,城裏的百姓都道她命好,能被蘇老瞧上,一朝麻雀變鳳凰……” 他語調平緩,心下鬱悶。 也不知王爺為何會對一個醜八怪上心。 如果只是為了謝她,隨便賞
Heat: 69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DOWNLOAD
火熱小說-看小說電子書大全閱讀器

3 Days

璃七是被人一巴掌呼死的。 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中,還能感受到一雙粗糙肥厚的手在自己的腰間放肆遊走。 “六小姐,你放心,老奴一定會伺候得您舒舒服服的,絕不比您那未婚夫白將軍差!” 聽著這噁心的聲音,璃七心下一驚,瞬間睜開了眼睛! 見她睜眼,那吳管家竟然一聲淫笑,“喲,六小姐醒了呀,正好,嘿嘿,還是醒著的好玩……” 璃七猛地一眯眼,血紅的雙眸裏凶光乍現。 “敢打我的主意,找死!” 她猛然伸手,一只小手猛然掐住吳管家的脖頸,接著狠狠一扭,只聽“哢嚓”一聲。 吳管家頓時眼眸爆睜,沒了聲息…… “呵,畜生,死不足惜!” 璃七扭了扭手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她好像是穿越了! 她穿到了一個也叫璃七的女孩子身上,原主是被家中四姐蘇於兒下了藥,丟給了這個又老又醜的老管家,妄圖毀了她的清白,毀了她的婚約! 可惜原主太弱了,直接被蘇於兒打死了,這才讓她附身重生過來! 還沒來的及休息,又聽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聽聲音,屋外至少十幾個人,距離不遠,必然已經聽到了這裏的動靜,片刻就會闖進。 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璃七終是忍住了出去同那些人對峙的衝動,她中藥了,而且藥力極猛,憑她的意志,頂多再撐半刻,此時出去只會被當笑話! 左右望瞭望,她連忙便沖到了窗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先撤! 忽然想到什麼,她又回頭看了眼地上的吳管家,以及不遠處的柴刀。 大仇報不了,那就先報一小仇吧…… “嘭”的一聲,門被狠狠踹開! 一大群人紛紛擠進柴房,卻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從窗外快速跑開。 “她要逃了,快追!” 領頭的蘇於兒怒不可遏。 正要領人追去,卻是一個小廝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角,然後顫巍巍的指了指地上。 “四小姐,您,您看……” 蘇於兒冷冷回眸,只一眼便看見了一地鮮血,那個斷了胳膊的屍首,看的蘇於兒雙腿一軟,當場坐到了地上。 “啊!!” 驚恐的尖叫聲瞬間響徹整個柴房…… 就連已經跑遠的璃七都聽到了絲毫,她勾了勾唇。 “這就受不了了?蘇於兒,一切才剛剛開始……” 碰她,是要剁手的! 然而,前方竟然沒路了! 眼看著身後已經越來越近的小廝,再看看眼前高高的院牆,她的額間滲出一絲冷汗,渾身燥熱,身體更是愈發無力…… 該死,藥效上來了! 她左右望瞭望,當下便爬上了牆邊的假山,然後咬牙翻出了牆。 這麼高,一定得肉疼了…… 卻是身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給接了住,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一抬眸,便瞧見了一個極其俊俏的美男。 他滿臉殺氣,雙眸猩紅。 “活膩了?” 清冷蕭蕭的男聲聽的璃七渾身一顫,鼻尖傳來致命的清香,看著接住自己的絕色美男,她的雙眼佈滿了血絲,快要克制不住了! “爺,刺客逃了……” 忽然一個黑影悄悄落到了不遠處,他恭敬的低著腦袋,不敢看前方之人一眼。 這個突然翻出牆的女人,竟正巧落到了他們王爺懷裏,也不知是巧合還是陰謀,今兒爺中了藥,情況十分不妙。 但是,爺沒開口,他又怎敢插嘴半句? 北蕭南俊臉通紅,也不知是藥的原因還是氣的,看著懷裏突然緊緊摟住自己的女人,一抹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女人…… 他並不厭惡! 又聽耳邊突然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快追!” “她中藥了,逃不遠的……” 好幾個小廝紛紛爬上了假山,似乎打算翻出牆來。 北蕭南蹙眉。 “殺了!” 語罷,他已摟著璃七跳上了屋頂。 一轉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唔……” 璃七的腦袋有些發懵。 什麼情況? 這個突然接住自己的美男,不僅將她救走了,竟還將她給按在了草地上! 四周一片烏黑,除了河流之聲,她只能聽到男子喘氣的聲音! 一處幽靜的小河旁,璃七已被藥效奪去了思緒,殘留的理智讓她忍不住的推了推上方的男人,他卻霸道的抓著她的手按到了頭頂! 月光下,二人的身影緊緊相擁。 他好像中了比她更猛的藥! 方才使用輕功,顯然讓藥效完全發作了! “唔……” 她的力氣漸漸消失…… 終於,北蕭南鬆開了她的手,卻又輕輕捧上了她的小臉。 她身上的味道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殘留的一抹神智都被奪去…… “本王,北蕭南……” 迷迷糊糊中,璃七只聽清了這麼一句,痛苦之後,她終是完全昏死了過去…… …… 也不知曉過了多久,直到天邊漸漸泛白,一抹陽光悄悄地打到了河面上…… 不遠處的林子裏,阿常背對著河。 “爺,昨兒追上來的那些人,已全滅口,刺客之事也查清楚了,是宮裏的。” 他的語氣畢恭畢敬,臉色卻無比難看。 爺竟…… 一定是因為昨兒的藥太猛了,儘管爺都封住了穴位! 北蕭南並未理他,理好衣裳後便抬步走了開。 阿常低首跟上,眸裏殺意盡顯。 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女人,那般巧合的落到了中藥的爺懷裏,不管是否巧合,都不能留! “爺,需要……滅口嗎?” 北蕭南的腳步微微一頓,也不說話,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 只一眼,阿常嚇的連忙低下了頭。 “屬下明白了。” “……” 璃七清醒過來時,身邊已經空無一人,她的衣裳整整齊齊,身子卻疼的不行。陽光透過雲層溫溫地打在她的身上,她坐在河邊,昨夜的記憶一一湧入腦海…… 她穿越了,而且一穿就吃了個絕世美男…… 想到昨日人家也算救了她的命,她倒不覺得有多難堪,現兒最重要的,還是先替原主報仇! 原主璃七,於兩年前被蘇老收留。 關於兩年前的記憶還有些模糊,目前她只知道,自己原本的家似乎十分有錢,蘇老會收留她,就是因為收了她家一大筆錢,可以說如果不是她,蘇家根本不可能變成落城最富有的。 這也是蘇老護著她的原因。 但此事也只有蘇老知道,因為蘇老對她的偏愛,府上的人幾乎都不喜歡她,又因她性子懦弱,背地裏也受盡了欺負。 璃七揉了揉腦門,真是人善被人欺! 憑這身份,她大可以在蘇府耀武揚威,結果她竟完全不懂利用,最後被下猛藥不說,還被一巴掌呼死了,真真可悲。 罷了,既然已經占了人家的身子,這些仇,就讓她來報吧! 巳時。 蘇府,晚風院內。 璃七一進門,便看見蘇於兒正在打罵一個眼熟的小丫頭。 “那小賤人一夜未歸,怕是找什麼野男人風流去了,一個殘花敗柳,哪還有資格留在蘇府?又有什麼資格嫁給白將軍?你要識相,就拿著她的東西快點滾,別讓本小姐親自動手……” 璃七見狀頓時火大,那小丫頭正是她的替身丫頭,月見! “敢欺負我的人!?” 她一抿嘴,直接從地上撿了塊拳頭大的石頭,狠狠朝著蘇於兒砸去! “嘭”的一聲,蘇於兒白眼一翻四腳朝天的倒了下去。 她的額頭,更是鮮血直流…… 院內的七八個下人紛紛一怔,目瞪口呆! 地上的月見吞了吞口水。 “小,小姐,你回來了!” 門口的璃七一臉雲淡風輕,“能動手就別吵吵。” 她優哉遊哉地走到月見身邊,這才對著那些看熱鬧的奴僕冷斥:“滾吧,帶上那個傻子,別讓她的血,髒了本小姐的院子。” 眾人不甘心,可再不帶四小姐去找大夫,四小姐便真得死了…… 待到院內只剩二人,月見才淚眼婆娑道:“小姐,您可算回來了,嚇死奴婢了,您沒事吧?” 璃七緩緩走回了房間,“無礙。” 她走進自己的院子,看到滿屋空蕩蕩,不由得冷笑,“若我沒記錯,明兒就是白將軍來府上的日子吧?” 月見低了低首。 “是的,昨兒他便派人來傳過話了,說是明兒會親自來看您……” 璃七挑眉,“來得好,正好這門親事,我還得和他說道說道!” 要不是這個白將軍,她哪里會受這麼多苦! 月見似乎不認識璃七了一般,呆呆的看了她半晌,忽然看到什麼,臉色一變:“小姐,您的臉怎麼了?” 璃七蹙了蹙眉,她的臉? 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結果一碰到臉,臉上便傳來了一陣刺痛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臉被刀給割了…… 她一驚,忙得坐到了梳粧檯前,只看一眼,她便猛地瞪大了雙眸。 原本長著胎記的地方。 突然開始腐爛了? 那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有那麼點嬰兒肥,白嫩的如娃娃一般,就在那白嫩的臉上,卻有一片暗紅色的胎記,仔細一看,胎記處還流出了膿液,十分噁心! 這根本就不是胎記! 璃七的臉色十分暗沉,只一眼她便發現自己中了劇毒! 此毒抹於臉上,能讓人臉像長了胎記般變醜,平時不會有害,但若在未吃解藥前失去清白,胎記便會漫延至全臉,最後全臉腐爛! 這是為了防止她在婚前失貞才留的嗎? 該死,昨兒她已不再清白,但是事前可壓根沒吃解藥! 按著這毒的擴散速度,再過一日,她的臉便會完全毀了! 一旁的月見好不擔心,“小姐,您怎的了?是不是昨兒四小姐打到您的臉了?要不奴婢去找大夫吧?” “不必,你下去吧。” 月見仍舊擔心,可小姐都讓她下去了,她也不好留著。 “那奴婢去給您燒些熱水,順便給您拿身乾淨的衣裳……” 房門帶上,梳粧檯前的璃七卻緊握雙拳。 她必須儘快解毒,再不解毒,不僅臉會毀了,連命都可能丟了! 她該怎麼辦? “該死的!” 要是她原來的身體在就好了,至少她的意念裏會有個第三空間,藏著她無數寶貝,就這點毒,隨便從空間裏取一點藥出來就能解決了! 何須這般苦腦? 正想著,她視線一暗,下一秒,她的腦海忽然出現一個空間,就好像整個人都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房間…… “幻間?” 她懵了…… 好像真是她的幻間! 她忽兒笑出了聲。 “太好了,天無絕人之路!” “幻間”是她給自己的第三空間取的名,那是直接由她意念操控的一個儲物空間,裏邊存放著她的各種寶貝,小到感冒粉,大到一些手術器材,關於醫毒,應有盡有! 能取能存,極其方便! 在現代時,她與數位夥伴研究了好些年才研究出的東西,沒想到現在,她還能繼續使用幻間,當下便在幻間裏配起瞭解藥。 “朱砂磨粉,樟腦血竭各一克,取少量片腦,對了,消炎很重要……” 她自言自語地說著,幻間裏忙個不停的她,現實只是靜靜地閉著眼睛,好似在閉目養神…… 申時,晉王府內。 那是一處寬敞豪華的正廳,正前方的主位上,一位男子相貌堂堂,一襲白衣長袍,眉眼皺的有棱有角。 他的對面,阿常小心翼翼地低著腦袋。 “璃七,蘇府收養來的六小姐,兩年前才來的落城,因為性子懦弱,模樣醜陋,一直是城裏人們笑話的對象,兩年來,那個蘇老不知為何處處護她,甚至幫她說了門極好的親事,引的府上的其他小姐對她意見更甚,暗裏沒少欺負她,城裏的百姓都道她命好,能被蘇老瞧上,一朝麻雀變鳳凰……” 他語調平緩,心下鬱悶。 也不知王爺為何會對一個醜八怪上心。 如果只是為了謝她,隨便賞
Heat: 64
Website URL: 1404780083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火熱小說-看小說電子書大全閱讀器

1 Days

璃七是被人一巴掌呼死的。 她的臉上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中,還能感受到一雙粗糙肥厚的手在自己的腰間放肆遊走。 “六小姐,你放心,老奴一定會伺候得您舒舒服服的,絕不比您那未婚夫白將軍差!” 聽著這噁心的聲音,璃七心下一驚,瞬間睜開了眼睛! 見她睜眼,那吳管家竟然一聲淫笑,“喲,六小姐醒了呀,正好,嘿嘿,還是醒著的好玩……” 璃七猛地一眯眼,血紅的雙眸裏凶光乍現。 “敢打我的主意,找死!” 她猛然伸手,一只小手猛然掐住吳管家的脖頸,接著狠狠一扭,只聽“哢嚓”一聲。 吳管家頓時眼眸爆睜,沒了聲息…… “呵,畜生,死不足惜!” 璃七扭了扭手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她好像是穿越了! 她穿到了一個也叫璃七的女孩子身上,原主是被家中四姐蘇於兒下了藥,丟給了這個又老又醜的老管家,妄圖毀了她的清白,毀了她的婚約! 可惜原主太弱了,直接被蘇於兒打死了,這才讓她附身重生過來! 還沒來的及休息,又聽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聽聲音,屋外至少十幾個人,距離不遠,必然已經聽到了這裏的動靜,片刻就會闖進。 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璃七終是忍住了出去同那些人對峙的衝動,她中藥了,而且藥力極猛,憑她的意志,頂多再撐半刻,此時出去只會被當笑話! 左右望瞭望,她連忙便沖到了窗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先撤! 忽然想到什麼,她又回頭看了眼地上的吳管家,以及不遠處的柴刀。 大仇報不了,那就先報一小仇吧…… “嘭”的一聲,門被狠狠踹開! 一大群人紛紛擠進柴房,卻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從窗外快速跑開。 “她要逃了,快追!” 領頭的蘇於兒怒不可遏。 正要領人追去,卻是一個小廝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角,然後顫巍巍的指了指地上。 “四小姐,您,您看……” 蘇於兒冷冷回眸,只一眼便看見了一地鮮血,那個斷了胳膊的屍首,看的蘇於兒雙腿一軟,當場坐到了地上。 “啊!!” 驚恐的尖叫聲瞬間響徹整個柴房…… 就連已經跑遠的璃七都聽到了絲毫,她勾了勾唇。 “這就受不了了?蘇於兒,一切才剛剛開始……” 碰她,是要剁手的! 然而,前方竟然沒路了! 眼看著身後已經越來越近的小廝,再看看眼前高高的院牆,她的額間滲出一絲冷汗,渾身燥熱,身體更是愈發無力…… 該死,藥效上來了! 她左右望瞭望,當下便爬上了牆邊的假山,然後咬牙翻出了牆。 這麼高,一定得肉疼了…… 卻是身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給接了住,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一抬眸,便瞧見了一個極其俊俏的美男。 他滿臉殺氣,雙眸猩紅。 “活膩了?” 清冷蕭蕭的男聲聽的璃七渾身一顫,鼻尖傳來致命的清香,看著接住自己的絕色美男,她的雙眼佈滿了血絲,快要克制不住了! “爺,刺客逃了……” 忽然一個黑影悄悄落到了不遠處,他恭敬的低著腦袋,不敢看前方之人一眼。 這個突然翻出牆的女人,竟正巧落到了他們王爺懷裏,也不知是巧合還是陰謀,今兒爺中了藥,情況十分不妙。 但是,爺沒開口,他又怎敢插嘴半句? 北蕭南俊臉通紅,也不知是藥的原因還是氣的,看著懷裏突然緊緊摟住自己的女人,一抹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女人…… 他並不厭惡! 又聽耳邊突然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 “快追!” “她中藥了,逃不遠的……” 好幾個小廝紛紛爬上了假山,似乎打算翻出牆來。 北蕭南蹙眉。 “殺了!” 語罷,他已摟著璃七跳上了屋頂。 一轉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唔……” 璃七的腦袋有些發懵。 什麼情況? 這個突然接住自己的美男,不僅將她救走了,竟還將她給按在了草地上! 四周一片烏黑,除了河流之聲,她只能聽到男子喘氣的聲音! 一處幽靜的小河旁,璃七已被藥效奪去了思緒,殘留的理智讓她忍不住的推了推上方的男人,他卻霸道的抓著她的手按到了頭頂! 月光下,二人的身影緊緊相擁。 他好像中了比她更猛的藥! 方才使用輕功,顯然讓藥效完全發作了! “唔……” 她的力氣漸漸消失…… 終於,北蕭南鬆開了她的手,卻又輕輕捧上了她的小臉。 她身上的味道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殘留的一抹神智都被奪去…… “本王,北蕭南……” 迷迷糊糊中,璃七只聽清了這麼一句,痛苦之後,她終是完全昏死了過去…… …… 也不知曉過了多久,直到天邊漸漸泛白,一抹陽光悄悄地打到了河面上…… 不遠處的林子裏,阿常背對著河。 “爺,昨兒追上來的那些人,已全滅口,刺客之事也查清楚了,是宮裏的。” 他的語氣畢恭畢敬,臉色卻無比難看。 爺竟…… 一定是因為昨兒的藥太猛了,儘管爺都封住了穴位! 北蕭南並未理他,理好衣裳後便抬步走了開。 阿常低首跟上,眸裏殺意盡顯。 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女人,那般巧合的落到了中藥的爺懷裏,不管是否巧合,都不能留! “爺,需要……滅口嗎?” 北蕭南的腳步微微一頓,也不說話,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 只一眼,阿常嚇的連忙低下了頭。 “屬下明白了。” “……” 璃七清醒過來時,身邊已經空無一人,她的衣裳整整齊齊,身子卻疼的不行。陽光透過雲層溫溫地打在她的身上,她坐在河邊,昨夜的記憶一一湧入腦海…… 她穿越了,而且一穿就吃了個絕世美男…… 想到昨日人家也算救了她的命,她倒不覺得有多難堪,現兒最重要的,還是先替原主報仇! 原主璃七,於兩年前被蘇老收留。 關於兩年前的記憶還有些模糊,目前她只知道,自己原本的家似乎十分有錢,蘇老會收留她,就是因為收了她家一大筆錢,可以說如果不是她,蘇家根本不可能變成落城最富有的。 這也是蘇老護著她的原因。 但此事也只有蘇老知道,因為蘇老對她的偏愛,府上的人幾乎都不喜歡她,又因她性子懦弱,背地裏也受盡了欺負。 璃七揉了揉腦門,真是人善被人欺! 憑這身份,她大可以在蘇府耀武揚威,結果她竟完全不懂利用,最後被下猛藥不說,還被一巴掌呼死了,真真可悲。 罷了,既然已經占了人家的身子,這些仇,就讓她來報吧! 巳時。 蘇府,晚風院內。 璃七一進門,便看見蘇於兒正在打罵一個眼熟的小丫頭。 “那小賤人一夜未歸,怕是找什麼野男人風流去了,一個殘花敗柳,哪還有資格留在蘇府?又有什麼資格嫁給白將軍?你要識相,就拿著她的東西快點滾,別讓本小姐親自動手……” 璃七見狀頓時火大,那小丫頭正是她的替身丫頭,月見! “敢欺負我的人!?” 她一抿嘴,直接從地上撿了塊拳頭大的石頭,狠狠朝著蘇於兒砸去! “嘭”的一聲,蘇於兒白眼一翻四腳朝天的倒了下去。 她的額頭,更是鮮血直流…… 院內的七八個下人紛紛一怔,目瞪口呆! 地上的月見吞了吞口水。 “小,小姐,你回來了!” 門口的璃七一臉雲淡風輕,“能動手就別吵吵。” 她優哉遊哉地走到月見身邊,這才對著那些看熱鬧的奴僕冷斥:“滾吧,帶上那個傻子,別讓她的血,髒了本小姐的院子。” 眾人不甘心,可再不帶四小姐去找大夫,四小姐便真得死了…… 待到院內只剩二人,月見才淚眼婆娑道:“小姐,您可算回來了,嚇死奴婢了,您沒事吧?” 璃七緩緩走回了房間,“無礙。” 她走進自己的院子,看到滿屋空蕩蕩,不由得冷笑,“若我沒記錯,明兒就是白將軍來府上的日子吧?” 月見低了低首。 “是的,昨兒他便派人來傳過話了,說是明兒會親自來看您……” 璃七挑眉,“來得好,正好這門親事,我還得和他說道說道!” 要不是這個白將軍,她哪里會受這麼多苦! 月見似乎不認識璃七了一般,呆呆的看了她半晌,忽然看到什麼,臉色一變:“小姐,您的臉怎麼了?” 璃七蹙了蹙眉,她的臉? 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結果一碰到臉,臉上便傳來了一陣刺痛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臉被刀給割了…… 她一驚,忙得坐到了梳粧檯前,只看一眼,她便猛地瞪大了雙眸。 原本長著胎記的地方。 突然開始腐爛了? 那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有那麼點嬰兒肥,白嫩的如娃娃一般,就在那白嫩的臉上,卻有一片暗紅色的胎記,仔細一看,胎記處還流出了膿液,十分噁心! 這根本就不是胎記! 璃七的臉色十分暗沉,只一眼她便發現自己中了劇毒! 此毒抹於臉上,能讓人臉像長了胎記般變醜,平時不會有害,但若在未吃解藥前失去清白,胎記便會漫延至全臉,最後全臉腐爛! 這是為了防止她在婚前失貞才留的嗎? 該死,昨兒她已不再清白,但是事前可壓根沒吃解藥! 按著這毒的擴散速度,再過一日,她的臉便會完全毀了! 一旁的月見好不擔心,“小姐,您怎的了?是不是昨兒四小姐打到您的臉了?要不奴婢去找大夫吧?” “不必,你下去吧。” 月見仍舊擔心,可小姐都讓她下去了,她也不好留著。 “那奴婢去給您燒些熱水,順便給您拿身乾淨的衣裳……” 房門帶上,梳粧檯前的璃七卻緊握雙拳。 她必須儘快解毒,再不解毒,不僅臉會毀了,連命都可能丟了! 她該怎麼辦? “該死的!” 要是她原來的身體在就好了,至少她的意念裏會有個第三空間,藏著她無數寶貝,就這點毒,隨便從空間裏取一點藥出來就能解決了! 何須這般苦腦? 正想著,她視線一暗,下一秒,她的腦海忽然出現一個空間,就好像整個人都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房間…… “幻間?” 她懵了…… 好像真是她的幻間! 她忽兒笑出了聲。 “太好了,天無絕人之路!” “幻間”是她給自己的第三空間取的名,那是直接由她意念操控的一個儲物空間,裏邊存放著她的各種寶貝,小到感冒粉,大到一些手術器材,關於醫毒,應有盡有! 能取能存,極其方便! 在現代時,她與數位夥伴研究了好些年才研究出的東西,沒想到現在,她還能繼續使用幻間,當下便在幻間裏配起瞭解藥。 “朱砂磨粉,樟腦血竭各一克,取少量片腦,對了,消炎很重要……” 她自言自語地說著,幻間裏忙個不停的她,現實只是靜靜地閉著眼睛,好似在閉目養神…… 申時,晉王府內。 那是一處寬敞豪華的正廳,正前方的主位上,一位男子相貌堂堂,一襲白衣長袍,眉眼皺的有棱有角。 他的對面,阿常小心翼翼地低著腦袋。 “璃七,蘇府收養來的六小姐,兩年前才來的落城,因為性子懦弱,模樣醜陋,一直是城裏人們笑話的對象,兩年來,那個蘇老不知為何處處護她,甚至幫她說了門極好的親事,引的府上的其他小姐對她意見更甚,暗裏沒少欺負她,城裏的百姓都道她命好,能被蘇老瞧上,一朝麻雀變鳳凰……” 他語調平緩,心下鬱悶。 也不知王爺為何會對一個醜八怪上心。 如果只是為了謝她,隨便賞
Heat: 54
Website URL: 1404780083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1 Days

Heat: 54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1 Days

“怎麽樣,舒服嗎?”男人低聲笑問,聲音疲憊而滿足。 “不告訴妳。”我轉過頭去,不讓他看到我臉上的紅暈。 “今晚留下來吧。”男人的手又開始不安分了。 聽見他的話,我壹楞。 他叫白牧野,長得高大英俊,氣質桀驁不馴,像壹匹狂野的烈馬,荷爾蒙氣息爆棚。 很可惜,他不是我的男友,只是我的床伴。 三個月前,我媽見錢眼開非,要我接愛壹個暴發戶老男人的提親,因為我是處女,對方開出了很高的價格。 為了報復我媽,我壹氣之下跑去酒吧,和白牧野發生了關系。 我和他壹約就是三個月,但也只是床伴,賊純潔的那種,互不幹涉對方生活,也不打聽彼此的風花雪月,沒有情意,只有肉體碰撞,完事了各回各家,飯都沒吃過壹次,更別提過夜了。 我沒想到白牧野會突然提出過夜,對於我和他的關系,這個不起眼的要求無疑是壹記重磅炸彈。 愕然之後,我愉快地答應,我也想體驗壹下,清晨柔軟的陽光裏,在壹個男人懷中醒來是何等歲月靜好。 白牧野留我過夜,是不是代表我和他關系將有質的飛躍? 洗澡的時候,我滿腦袋裏想的都是這個傻問題,莫名的心情飛揚。 洗好澡出來,白牧野正在玩我的手機,聽到我的動靜頭都沒擡壹下。 “美女出浴都不看,手機這麽好玩呢?”我坐到他身邊,調侃著,試圖讓氣氛活躍壹些。 他沒理我,又點了壹根煙,猛吸壹口,然後把手機遞給我看,冷笑問:“要結婚了?” 啥? 我接過來壹看,我媽發來壹條長長的微信,大意是說,高有德已經把彩禮送家裏來了,整整六十六萬。讓我明天就回家合計合計婚禮,最好下個月就把證領了,然後選個好日子盡快把婚禮也辦了。 言下之意,她早已跟人家談好價錢把我賣了,就等我把自已送貨上門了,呵呵,真是親媽啊,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她拿到六十六萬的喜悅心情。 這個高有德就是三個月前去我家提親的暴發戶。 這事說起來特別狗血,據我媽說,我們縣城有個姓高的男人不知道在哪個人群裏看了我壹眼,然後就壹見鐘情了,四下打聽我家地址,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讓他找到了,這哥們執行力也是驚人,啥套路沒有,直接讓媒人上門提親,他要是風華正茂的翩翩少年郎也就算了,問題是,這哥們已經快五十了,都能當我爸了,和前妻不知道為什麽離婚了,現在想娶個黃花大閨女給他養老,這不是扯淡嗎? 然而我那個見錢眼開的親媽卻盯上他了,沒別的,只因為他有錢。 那個高有德的媒人來家裏提親時,我媽高興壞了,當著我的面,跟媒人連連保證我是如假包換的處女,當時我那個羞怒啊,就是因為這件事,我才去酒吧放縱自已,結果遇見了白牧野。 我又氣又怒,盯著屏幕半天沒緩過來神,我已經拒絕了無數次,可是我媽仍是鍥而不舍地想把我推進這個火坑。 三個月了,她還不死心,竟然還收了人家的彩禮! 太過分了! 白牧野卻把我的沈默當成了默認,叼著煙,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六十六萬,嗯,不貴,妳值這個價,我出雙倍價錢,妳跟我,怎麽樣?” 我本來是想向他解釋的,此時我的內心悲涼而脆弱,非常需要壹個安慰的懷抱讓我暫時逃離。 我沒想到白牧野會說出這種話來,這讓我覺得自已像壹個擺在貨架上的商品,沒有自尊,價高者得。 不過,我還真是暢銷啊,就連我的床伴都想參與競價,呵呵。 剛才洗澡時那些七上八下美妙的小心思,此時像壹記響亮的耳光,讓我無地自容。 “我和我未婚夫的結合是因為愛情,愛情,懂嗎?不是有幾個臭錢就能買到的,不過,像妳這種人,只知道拿錢買女人,是不可能懂的。”因為憤怒,我的身子微微顫抖,可是輸人不輸陣,我努力故作輕松,措辭還擊。 “愛情?”白牧野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壹邊和我上床,壹邊跟他談愛情?” 我被他的話狠狠地甩了壹耳光,仍維持著體面,“我和我未婚夫是閃婚,所以我今天就是來和妳說清楚的,我們的關系到此結束了,過了今晚,以後各不相幹。” 白牧野目光陰沈地盯著我,轉而又吊兒郎當地笑:“如果妳不滿意,我也可以加價,睡妳都睡習慣了,不想再換別人,畢竟妳知我長短,我知妳深淺,這種大和諧的快樂是不能用金錢衡量的。” 他挑著嘴唇面帶嘲諷,朝我臉上噴了壹口煙霧,“至於妳那個未婚夫,讓他也開個價。” 我頓時被嗆得直咳嗽,咳得眼淚都出來了,而他笑著,津津有味地欣賞我的窘態,十足的痞子相。 無恥! “不好意思,白先生,我已經睡膩妳了,即使妳付錢,我也不想再睡妳,Gameover,再見,不,再也不見。”不再跟他多廢口舌,我麻利地穿好衣服,拎起我的包包,奪門離開。 而白牧野只靜靜地看著我,直到我開門出去,也沒再說什麽。 出了酒店,我的偽裝再也掩不住狼狽,想到和他兩個月的肌膚相親,又想到剛才他對我的羞辱,憤怒不甘甚至怨恨的復雜情緒交結折磨著我。 腦袋裏暈暈沈沈的,像是什麽東西從身體中被撕裂,心突然空了壹塊,伴隨著尖銳的痛。 只是壹個床伴而已,我為什麽要這麽難過? 不值得,沒必要,我在心裏壹遍遍和自已說。 夜風吹著,我的思緒更加混亂不堪,腦子裏全是白牧野鄙夷的眼神。 包裏手機突然響了,掏出來壹看,是我媽,看到她的電話我更加煩躁,不過她的執著我是領教過的,能打到我手機沒電。 “唐清,我發的微信妳看到了嗎?哎呀我跟妳說啊,妳明天壹定要回家壹趟,人家小高那邊壹直見不到妳人,都著急死了,人家那麽有誠意,妳可不要不識好歹……” 我越聽臉越黑,“媽,我跟妳說多少遍了,這是不可能的,妳直接轉達他,讓他死了這條心吧,還有,妳趕緊把彩禮給人家退了!” “清清啊,妳聽媽壹句勸,現在這年頭,哪個不是看錢包的?妳找個有錢的哄著妳的,壹輩子享不完的福,妳看看我,我嫁給妳爸,這輩子過的是什麽日子?想買件像樣的衣服都是緊巴巴的,媽是為了妳好,不想妳再像媽壹樣壹輩子苦哈哈的。” “媽,他都能當我爸了!我這是把我往火坑推!”我快氣哭了,哪有親媽這樣坑自已的女兒的。 “那不更好,過幾年他兩腿壹蹬翹辮子,他的錢還不都是妳的?到時候妳想怎麽折騰還不是自已說了算?年輕的小夥子都隨便妳挑啊。” “妳是鐵了心要收他的錢是吧?為了那點錢,妳就這樣把我賣了?妳到底是不是我親媽?哪有妳這樣坑自已女兒的?反正我話是放這兒了,我是不會嫁的,要嫁妳嫁!” 這就是我的親媽! 前幾年我進入大學後,她每天壹個電話來監管我,不許我談男朋友,讓我保持處女身,因為處女值錢,她能幫我找個好人家,賣個好價錢,壹輩子吃穿不愁了,當然她更多的是私心,她想拿我的彩禮錢給我弟弟買房。 她見我發火,語氣軟下來:“清清啊,媽理解妳,年輕的小姑娘想要風花雪月,可是那些情呀愛的不能當飯吃啊,我知道媽說這些妳現在也聽不進去,沒吃過苦頭妳是不會理解媽的苦心的,這樣吧,妳如果真的不想答應,明天妳回家壹趟,當面和人家說清楚,妳看行不?” “明天不行,後天。” “後天也行,只妳願意回來,都行,媽做好妳最愛的糖醋魚等妳。”我媽壹聽我答應,高興壞了,囑咐我幾句,就掛斷了。 我盯著手機通訊錄裏的“媽媽”兩個字,巨大的悲傷席卷而來瞬間吞沒了我,別人的媽媽那麽好,我的媽媽為什麽會這樣對我? 越想越難過,忍不住的眼淚斷了線似的往下掉,感覺自已好像被全世界拋棄了壹樣。 我下意識地回頭,路燈很暗,不遠處,壹輛黑色的陸虎停在路邊,像極了白牧野的那輛,我很想走過去確認壹下,卻沒有勇氣。 這壹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夏越發了好幾條微信來提醒我,讓我別忘記今晚江楚楚的訂婚宴。 江楚楚,夏越和我,是大學的室友,後來發展成閨蜜,已經廝混六七年了,今天是江楚楚訂婚的好日子,我自然不能錯過。 江楚楚是個典型的白富美,父親是富布斯排行榜上的人物,能和她家聯姻的,肯定也是非富即貴,不過,她婚事才定下來不久,我們並沒見過她的未婚夫,只知道是我們承南市某高官的公子,這位高官具體是誰,江楚楚壹直沒劇透,不過以她的家世,就算是咱們承南市長我也不會奇怪。 夏越提前壹個多小時到我家接我,今天她穿了件黑色小禮服,大波浪,烈焰紅唇,性感魅惑,美得很有侵略性。 “楚楚訂婚這場面,咱們小老百姓可能壹輩子只能見到這壹回,她公公身居高位,到時肯定會有很多官老爺來捧場,想想那場面,我還有點小緊張。”我感慨道。 “怕毛線?妳以為那些官老爺真的是喝喜酒的?難得拍馬屁的好機會,他們忙著勾心鬥角拉幫結夥爭寵還來不及,會有閑情來搭理妳這等無知草民?”夏越壹臉鄙視地看著我,嘲笑我的無知。 “妳說得很有道理,可是我辣麽美,好怕自己艷光四射令人無法忽視啊。”我點點頭,不要臉得很認真。 “我欣賞妳!”夏越拍著我的肩膀,熱心地給我指了壹條幸福大道,“到時看看有不錯的青年才俊,妳去勾搭勾搭爭取給自己搞個男人,解決下X生活,大好青春該浪就浪,該啪就啪,不然到五十多歲就啪不動了,現在有體力就要及時行樂。” 她朝我擠眉弄眼壹臉猥瑣。 我白了她壹眼:“老汙婆!” “別害羞嘛,男婚女嫁,男上女下,陰陽調和……” “妳給我閉嘴!狗嘴吐不出象牙。”再任由她說下去,不知道能說出什麽鬼話來,我沒好氣地制止她。 在去的路上,我們談論的都是江楚楚的婚事。 訂婚宴的地點,是本市最高檔的思卡爾酒店,往來賓客如雲,看衣著打扮便知非富即貴。 我和夏越找到自已的位置坐了下來。沒壹會兒,江楚楚過來找我們了。 她穿了件酒紅色曳地露背小禮服,領口鑲著壹排細密的鉆石,薄紗袖子透著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很大方的簡潔款式,但壹看就價值不菲。 夏越的八卦之火已經熊熊燃燒了,揚著腦袋四下張望:“妳男人呢?別掖著藏著了,趕緊叫出來見見,醜媳婦總要見公婆,這都要把妳娶回家了,我和唐清連他是圓是方都不知道,怎麽放心把妳交給他……” 我噗嗤壹聲笑了:“哎呀,妳好好好說話,別亂用詞語,要是被人家聽見了不好……” “沒有關系。”我的話音還沒落,身後就響起低沈的聲音,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牧野哥,妳來了。”江楚楚站起來,朝白牧野羞澀壹笑,拉開了身邊的椅子,示意白牧野坐。 “兩位就是楚楚好閨蜜吧,常聽楚楚提起,今天終於見到本尊了。”白牧野坐下,朝我和夏越微微壹笑,言辭
Heat: 54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USE_MOBILE_APP
火热小说

1 Days

“夜哥,他們聯手加害與我……我不得不死。” “只有我死了,婉兒才能逃過一劫,夜哥,你回來之後替我好好照顧婉兒!” 五一大道,君尚大酒店一處暗影下。 寧夜輕挑手中昂貴的打火機,“哢噠”一聲,火光微亮,照亮了他此時的神情。 一雙凜冽的雙目,宛如雄獅緊盯獵物般,望向君尚酒店。 兩年前,他的好兄弟,周子良跟他通完這通電話後,爬上君尚酒店的天臺。 一躍而下。 那一天,寧夜在境外執行最高機密的任務,心如刀絞。 身為潭州市第一望族的周家獨苗,至此離開了這個人世。 他原本可以不死,只怪他對那個女人太深情、太執著。 可誰能想到,就在周子良身亡的第二日。 那個他一心想要維護的未婚妻,卻在公眾場合強勢發聲。 非但沒有對周子良有任何愧疚之情,反而公然指責周子良是個廢物孬種,險些誤她終生。 “為我而死?他周子良就是一個胸無大志的垃圾罷了,我齊婉從頭至尾都沒有愛過他。” “他能這麼順風順水,不就是出生在了好家庭麼?如果他不是在周家,連一個垃圾都不如,一心只想著情情愛愛,這樣的男人怎麼值得我齊婉喜歡?” 當時,整個潭州,無數人都為之震驚。 誰也不敢相信齊婉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隨後的發展,更是讓潭州人膛目結舌。 僅僅一天時間,周家老宅就姓齊了。 這麼一個在潭州連三流家族都混不上的碌碌之輩,搖身一變竟然成了大門大戶。 被周子良所鍾愛的女人,短短時間內吞併了周家所有資產,迅速的奠定了自己的上流地位。 這兩年,看著齊家在潭州的聲音越來越大,所有人都明白了。 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會甘心只做一個富家夫人。 周家的土崩瓦解並不是沒有道理,因為自始至終,齊婉就是在設局陷害無知的周子良。 只可惜,用情至深的周子良已經沒有機會知道這些內幕了。 這蛇蠍女人的真面目,他也沒有機會看清了。 寧夜心底微歎,仰面盯著歌舞昇平的君尚大酒店,渾身上下透漏著讓人想要遠離的寒氣。 “害子良家破人亡,事後還要極盡嘲諷,讓周家成為全潭州的笑柄。” “不該死的人,悲憤的離開了這個世界;而該死的人,卻還在享受著榮華富貴。” “齊婉,你是不是以為子良死後,這個世上就沒有人能治你了?” 這麼多年了,他的情緒,已經很久沒有失控過了。 “將軍,這小小齊家,您何必親自出手,交給我吧。” 一道黑影,仿佛從夜色中來,悄無聲息的站在了寧夜身後。 寧夜道:“子良是我為數不多的兄弟,有些事情,我還是要親力親為,方才不愧於心。” 黑夜中的男子看了寧夜一眼,心頭有著莫名的滋味。 眼前這個年輕人,十七歲從軍,二十歲便已然成為軍界中的翹楚,二十五歲在某個神秘組織中,已然成為了全球無數強大勢力的夢魘。 寧夜,這兩個字,是華夏軍界的傳奇。 這樣的人物,手腕權勢滔天。 如齊家這般家族,只需要他的一句話,便能幹乾淨淨的消失在潭州市。 但他,執意親自下場。 巧的是,今天恰好是齊婉的生日,這君尚酒店之中,無數潭州名士受邀。 兩年前,她的未婚夫周子良血染在此,兩年後,她踩著他的屍骨,上演一出歌舞昇平。 齊婉,你註定無法在這生日宴上暢飲了。 寧夜叮囑道:“你回避吧,我進去看看。” 恍惚之間,寧夜周圍,便空無一人。 寧夜整理了一下衣服,步伐矯健的向酒店走去。 此時,人潮湧動,豪車無數,這場饕餮盛宴,正式拉開序幕。 …… 君尚酒店,這麼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了潭州的標誌。 今日的生日酒會,來的人盡是潭州名門。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是同時期的校友。 不過大多人,寧夜已經絲毫沒有印象了。 此時在大廳之中,這些上流人士紛紛舉著高腳杯,三三兩兩的低聲寒暄。 寧夜獨自站在窗前,等待著壓軸之人,齊婉的出場。 不過即便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在片刻之後,他依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大多是女性。 “這傢伙是誰啊?怎麼這麼面生,好像沒有在潭州見過他。” “是啊,潭州這些富二代圈子裏,我們都是心裏有數的,好像沒有見過這位。” 不少人都是紛紛議論。 寧夜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他這些年來,早就已經養成了旁若無人的心境。 縱使泰山崩於前也面不改色。 至於眾人的議論,那更加是不必放在心上了。 不過其中的一個小群體,卻是引起了寧夜的主意。 那些同一時期的同學,這時候單獨聚在一起說笑。 他們融入不進這些二流圈子,但相互之間隔了數年再見,同樣也是談笑甚歡。 寧夜此時認得其中一些人。 而對方,也顯然認出了自己。 “你是……你是軒轅?” 一位長髮披肩,穿著紅色長裙的年輕女子,從椅子上離開,朝寧夜走了過來。 目光中滿是驚喜和意外。 其他人此時也紛紛看了過來。 “是初中同學?” “好像真是啊!” 寧夜對這些故人,沒有擺什麼架子,微微笑道:“倩文,好久不見。” 名為林倩文的長髮女子,目光明亮,也淺笑:“那裏是好久,都已經十多年了吧?” 寧夜歎了口氣,點了點頭。 他十七歲的時候離開潭州,便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 到如今,也十年了。 時過境遷,如今的潭州,已經不是他認識的潭州了。 “沒想到能在這裏遇到你,你快來坐吧。”林倩文臉色微紅,小聲說道。 接著,旁邊那一桌同學也都紛紛起哄。 還是和曾經上學的時候一樣。 林倩文倒也大方,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看著寧夜,歎息了一聲:“要是子良也在,那就太好了,我們都知道你和子良關係最好了。” 本來只是隨口感慨一聲。 但周圍的氣氛,卻因為這句話瞬間凝固了下來。 仿佛有一股寒氣充斥在人群周圍一般。 便是林倩文,也是後知後覺。 “別亂說話,那個廢物齊婉可不喜歡,被聽到了可不好!” 林倩文對面,是一個滿面油光的胖子,名叫陳數,是初中同學。 不過當年和寧軒轅、周子良的關係很一般。 陳數是這一桌混的最好的,也算是最有身份的人。 因而,說起話來,在這些同學之中也有分量。 經他已提醒,直接讓林倩文以及餘下的數十人,都是心中微緊。 周子良三個字,在潭州,已經是一個禁忌了。 尤其是齊婉會出現的場合,更是一點兒都不能提,否則說不定就會創下大火。 “哦。” 林倩文應了一聲,轉頭看向寧夜。 發現寧夜已經做下了,但是那雙明亮深邃的眸子,猶如九幽,盯上了陳數。 “子良好歹是打架的同學,雖然已經去世,但你這話,是否太過分了,什麼叫做廢物?” 寧夜端起茶盞,輕輕搖晃著其中的茶水。 全場,再一次寂靜。 陳數這些年來養尊處優,尤其是在同窗之間,更是得意洋洋。 誰也沒有想到,突然回歸的寧夜,竟然會公開擠兌陳數。 這讓陳數的面子無處可放。 “你質問我幹吊?整個潭州,誰不知道周子良死的窩囊沒面子?還需要我說麼?他已經是整個潭州的笑柄了,我說的有錯?” 陳數冷聲呵斥。 寧夜眉頭緊皺,神色冰冷:“不能提及,窩囊?是因為齊婉心虛,還是因為這君尚大酒店原本是周家的產業?怕擾動了周家的亡魂?” 陳數張了張嘴,愣了半晌,皺眉說道:“你別給我們招來禍端,我告訴你,齊婉不喜歡聽到這個名字,你最好把嘴給我夾緊點!” 寧夜冷笑一聲,語氣更加冰涼:“她不喜歡,就不能提及?你是她身邊的狗?” 一眾同窗,全部啞然。 而陳數更加炸了:“姓寧的,勞資好像沒擠兌你吧?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擠兌我,到底想幹嘛?” 寧夜無動於衷,目光看想了中央的位置。 那是晚宴的主舞臺。 在整個酒桌上劍拔弩張的時候,所有人都順著寧夜的目光看去,發現舞臺上已經有些人在忙碌了。 “是拍賣會要開始了。” 有人解釋道:“據說今天晚上有一副山水圖拍賣,價格不菲!” 林倩文為了緩和氣氛,匆忙解釋。 不過說話間,又失言了。 曾經的周家公子爺,生前沒有什麼愛好,唯獨偏愛古玩。 而今天拍賣的山水圖,正是周子良的東西。 自從周子良死後,齊婉接手周家所有產業,這幅山水圖,自然也是落在了齊婉手裏。 “子良生前的東西……” 寧夜心神有些亂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 堂堂周氏豪門,盡毀於蛇蠍女人之手。 何等屈辱。 “什麼他的東西,早就是齊婉的了!”陳數冷笑譏諷,隨後幸災樂禍:“不過,很快這山水圖就會變成金公子的了。” 寧夜目光看著山水圖。 這麼看來今天晚上的拍賣會只是走一個過場。 這位金公子是什麼人物,寧夜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不過聽陳數的口氣,這進家,在潭州的勢力,應該不弱。 “各位,麻煩安靜一下,我們的拍賣會就要開始了!” 司儀已經開場。 而台下的眾人表現出一副頗感興趣的表情。 不過他們心裏都門清,這拍賣會上最珍貴的山水圖是金家的囊中之物,因而他們自然也是趁人之美,不會跟價。 最多出來幾個托,簡單喊個價,烘托一下氣氛罷了。 不過所有人的目光很快就轉移到了前面位置上的一位年輕男子。 一身白色西裝,皮膚白皙,五官清秀,此時剛剛坐下,就吸引了全場的關注。 此人正是潭州進家的公子爺,金盼龍。 “各位,第一件拍賣的展品,正是這幅山水圖!底價一千萬,現在開賣!” 主持人見到主角登場,便沒有耽擱,直接開口出價。 很快,在金盼龍身邊的助理,第一時間開價:“一千五百萬。” 金盼龍沒有說什麼,依舊坐在位置上,敲著二郎腿,悠哉悠哉。 “這金家果然是有錢啊,一千五百萬跟玩兒的一樣!” 陳數嘀咕了一聲,心中很是羡慕。 此時全場熱鬧一片,到也讓眾人暫時忘卻了之前和寧夜的不愉快。 至於林倩文無心拍賣會,目光盡數放在了寧夜的身上。 見到寧夜把手放了下來,她趕忙拿起茶杯:“我再給你續一杯。” 寧夜笑了笑:“不用,我不渴。” 說完,他舉起了右手。 這動作一出,立馬嚇壞了一桌人。 無論是林倩文還是陳數,或者是其他昔日同窗,這時候都是大眼瞪小眼,一臉驚訝。 “你怕是傻了吧,這個場合,你舉什麼手!” 現在正是拍賣會跟價的節點,貿然舉手,是會被人誤會要參加拍賣的。 寧夜絲毫沒有把陳數的話聽在耳中,毫不在意。 “你趕緊給我放下手!別壞了打架的雅致!” “你特麼不堪看自己是什麼玩意兒,這東西是你能買得起的嗎!” 寧夜悠然的看著臺上的山水畫,淡淡開口:“五千萬。” 站在舞臺中心的主持人,整個人都傻了。 這次的拍賣會,可以說就是為了給金盼龍送畫的,而且是做足了排場! 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有一個砸場子的人。 而在寧夜周圍的陳數,更加是說不出話來,呆若木雞的愣在原地。 靚麗清純的林倩文,則是青青咬著嘴唇,目光之中也滿是驚訝。 寧夜,要公開和金家公子爺叫板了?
Heat: 54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DOWNLOAD
火热小说

1 Days

餘沐恩認識到男女之別,是在六歲。 母親被一群陌生男人圍著,她發出痛苦又似愉悅的聲音,持續了很久很久。 直到母親沒了聲息,那群人臉上帶著驚恐,轉眼跑的不見身影。 她的世界從那個時候開始,開始陷入黑暗。 那個男人的出現,像一抹陽光驅散了她所有的不堪。 陸辰修出現在警局的時候,所有人被他的氣場所控制,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他身姿挺拔,面無表情,冷漠疏遠的氣質蓋過了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清冷又高貴,讓人無法挪開視線,卻又恐懼那雙如尖利冰雕般的雙眼。 他的視線鎖定在右前方,一個正在小口吃飯的女孩身上,然後一步步走到她的身邊。 餘沐恩放下手中的勺子,精緻如洋娃娃般的小臉蛋兒膽怯的抬起,眼神中流露的不安像是受驚的小鹿,她愣愣地看著這個長得如神祗一樣的男人走到自己面前,面無表情,卻莫名讓人感覺不到疏遠。 她看著他對自己伸出手,目光如遠山般深邃悠遠。 接著,清冷的聲音回蕩在耳畔。 “願不願意跟我走?” 餘沐恩點點頭,她並不知道跟他走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知道,連員警都笑臉相迎的人一定不是壞人。 她就這樣跟他回了家。 當時的餘沐恩並不知道,這個男人是A市最神秘的風雲人物,彈指間掌握著無數公司的生死,A市的財閥家族都知道有這麼個人的存在,卻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 車內。 “那以後我該叫你什麼?”餘沐恩眨巴著兩只圓溜溜的大眼睛,像極了洋娃娃。 陸辰修愣了一下,他做了所有的準備接這個女孩子回家,卻忘記了稱謂。 “少爺在家排行老七,不如你就叫七叔吧!”坐副駕駛的一位中年男人說道,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餘沐恩。而這個男人是陸辰修的私人管家劉正啟,他知道陸辰修所有的事情和心思。 陸辰修並未發聲。 餘沐恩看不懂他的表情,心裏有些緊張,兩只小手不斷地攪動著,咬了咬嘴唇。 她害怕被拋棄的感覺,她害怕自己惹眼前的七叔不開心,然後再被拋棄一次。 到家後,管家牽著餘沐恩去了她的房間,這是餘沐恩第一次看到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家,粉紅色的凱蒂貓和黑紅色的米奇擺滿了一屋子,連地毯、床單、窗簾都是迪士尼公主。 “這裏是城堡嗎?”餘沐恩驚呆了,她實在是太喜歡這裏了。 管家剛想開口,陸辰修進來了。 “你若覺得是,那便是了。” “我以後就住在這裏嗎?”餘沐恩睜大眼睛,滿眼不可置信。 “打開衣櫃看看。”男人聲線清冷,對她的問話不置可否。 餘沐恩把櫃子打開,一瞬間被閃到了眼睛,站在前面久久挪不開腳步。 滿櫃子的漂亮衣服和裙子,一件件都搭配好了,做工精緻到讓人能感覺每件都價值不菲。 而這些衣服,看起來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餘沐恩覺得自己在做夢。 陸辰修摸了摸餘沐恩的頭:“以後這裏就是你的家,想要什麼和我說,我都會滿足你。” 這一瞬間,陸辰修高貴非凡的模樣刻進餘沐恩的眼睛裏,就像童話故事書裏的王子。 轟隆! 窗外劃過一道閃電,同時響起巨大的雷鳴聲! 本來愣愣看著陸辰修的餘沐恩,一瞬間像炸了毛的兔子,她渾身開始發抖,額間冒出冷汗,下意識的就想躲到一處黑暗的角落裏。 “你怕打雷?” 餘沐恩的眼淚順著眼角不斷的滑落,委屈的點點頭,“那個女人就是下雨打雷的時候死掉的……” 那個女人並是不她的親生母親。 陸辰修精緻的眉頭微微皺起,他當然知道那個女人是誰。 “七叔!”餘沐恩突然沖上來抱住陸辰修! 就在這一瞬間!陸辰修突然感覺聞到了一股獨特的香氣,若隱若散。 “我可不可以跟你睡……”六歲的餘沐恩抽泣著小鼻子,可憐巴巴的乞求著。 劉管家愣了一下,上前想把餘沐恩從少爺身上拉下來,可是 “好。” 陸辰修淡淡的一個字,卻打破了管家對陸辰修的認知! 他可從來不喜歡和小孩子在一起的,甚至看見小孩就厭煩,可是卻答應餘沐恩陪她睡覺!而且餘沐恩還是…… 然而,更令管家無法想像的事是,少爺這一陪,竟然陪了許多年。 …… 時光飛逝,轉眼過了十年。 “七叔!我上學遲到了!我先走啦!” 餘沐恩自從來月經後,陸辰修就不讓她和自己住在一塊兒了。 但是昨晚下雨,每到這個時候,她還是會和陸辰修一起睡,而每次和陸辰修睡自己就會睡的特別安穩,導致早上賴床! 所以今天,不可避免的,她又起晚了! 她慌張的從管家手中拿過校服披上,前腳剛邁出玄關。 “站住,先吃飯。” 陸辰修叫住了她。 “七叔……我真的要遲到了……”餘沐恩急死了,又有些委屈,她可不想在上課時間進入教室,多丟人啊…… 陸辰修微微歎氣,頷首示意她可以走了。 “謝謝七叔!”餘沐恩笑著,突然伸出兩只胳膊舉到頭頂比出一個愛心來,“愛你喔!” 陸辰修怔住,精美的唇線輕輕挑起,這丫頭最近真是越發調皮,真是拿她沒有辦法。 他看向劉管家,劉管家明白,老規矩,把早飯打包給餘沐恩車上吃。 只是,他現在越發擔心少爺對餘沐恩會產生不可言說的感情,如此一來,那件他們煞費苦心經營的計畫就會覆滅,一切都會崩盤。 …… 學校。 餘沐恩總算是趕在上課鈴打響之前進入了教室,剛進教室,楚晞就幫她把書包接過來:“怎麼又急匆匆的,來這麼晚。” “今早起晚啦!”餘沐恩沖著楚晞吐了吐舌頭。 楚晞在學校裏是出了名的混混,家世好長相好,身邊的女朋友就沒有斷過,還都是那種燙頭發抽煙喝酒的社會女孩。 本來她和楚晞這種人是扯不上交集的,但是卻因為有一次上課老師提問楚晞了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而她作為同桌看不過去小心的提示了他一次後,他們似乎就結下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革命友誼。 楚晞從那次後就開始主動和她說話,久而久之,他變成了餘沐恩在班裏少有的朋友。 在位子上坐定,老師還沒進來,餘沐恩卻就聽到後面有幾個女生在交頭接耳地嘲笑她。 “又差點遲到,說不准是昨天伺候哪個土豪給累的,我聽我爸說現在有錢人都喜歡找年齡小的小姑娘!” 這句話引得周圍人都哈哈大笑,說話的女生叫曾琪,是曾家的千金,向來傲氣,看不得別人比她優秀。 而餘沐恩,就是她最大的眼中釘。 這個學校裏沒有人知道餘沐恩的身份,平時送餘沐恩上學的車很普通,只是偶爾會看到她從一輛豪華商務車上下來。甚至曾琪私底下讓她爸去查餘沐恩的資料,也沒查出來個結果。 “曾琪,她昨晚不會伺候的是你爸吧!”此話一出,曾琪差點翻臉,上去就是一巴掌! “閉嘴!我爸才瞧不上她!” 那女孩嚇到了,知道自己家的身份地位遠不如曾琪,而且以後說不定還要指望她,立馬低頭認錯,悻悻的躲到後面去了。 餘沐恩知道後面的嘈雜聲都是關於她的,但她從來不惹事,默默的在學校裏當個小透明,因為她害怕給七叔惹上麻煩。 在她第一天見到陸辰修的時候,他就說過,她的情況一定要保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更不能讓人知道七叔又是誰。 “喂!你這嘴天天那麼損,也沒見有人搭理你,自己一個人自導自演,有意思嗎?” 餘沐恩不說話,不代表別人也不會說。 對待曾琦的嘲諷,楚晞第一個看不過去,果不其然,楚晞話一處,搞得所有男生都哄堂大笑,仿佛曾琪真的是個笑話。 “就是啊,你少說兩句吧,也不知道你哪兒來那麼多氣要往人家身上撒!” 餘沐恩性格好,學習好,又是大家公認選舉的校花,哪個男生不喜歡? 餘沐恩聽到楚晞的聲音,有些不好意思,臉頰微紅。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別和她一般計較了。 “我今天還真就要撒氣了!”曾琪惱羞成怒,她喜歡楚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楚晞卻幫著她最討厭的女生講話! “餘沐恩!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餘沐恩向大事化小,曾琪卻不願意,她直接沖到餘沐恩桌前,在餘沐恩還沒看清的狀態下,囂張的將餘沐恩的桌子掀翻,並且狠狠地揪住餘沐恩的頭髮! 餘沐恩根本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原本還有些懵的腦袋在頭皮的扯痛下瞬間清醒! 好痛! “鬆手!”楚晞見狀,踢開自己的桌子站起身,雙手插在口袋裏,滿臉的不爽和狠勁。 曾琪雖然囂張跋扈,可是終究是害怕楚晞的,她強憋著屈辱的眼淚使勁甩掉餘沐恩的頭髮。 “餘沐恩,你給我等著!”曾琪咬牙,她對餘沐恩的討厭又多了一倍! 餘沐恩從來沒受過這種委屈,她多想還手啊,可是她不能。 淚珠在眼眶裏打轉,她一言不發,默默的蹲下去收拾地上淩亂的課本。 “我幫你。”楚晞走過來將餘沐恩的課桌扶起來,餘沐恩感激的看著他,雖然他們離得近,但這也是她第一次好好看楚晞的樣貌,似乎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楚晞長得也挺好看的。 “哎喲喂,小混混愛上乖乖女啦?這不是偶像劇裏才會出現的畫面嘛!”和楚晞關係好的都開始瞎起哄。 “去你妹的!”楚晞隨手抄起黑板擦就扔過去! 然後他偷瞄了一眼餘沐恩,發現她深深低著腦袋,透過黑色的長髮隱約能看到她羞紅的臉。 中午在學校食堂吃過飯,餘沐恩慢悠悠的走回教室,然而!就在她剛剛推開門前腳剛踏進教室!突然就有一盆水直嘩嘩的落在她的頭上! 瞬間涼透了身體的每一處細胞! 教室裏還沒幾個人,只有曾琪和她的幾個朋友,見到餘沐恩像個落湯雞一樣站在那裏,都捂著肚子笑。 餘沐恩的衣服都濕透了,冰涼的貼住她的每一寸肌膚,冷意襲來,微微有些發抖。 她攥緊了雙拳,抬起頭來,向曾琪看過去,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哎喲!曾琪你快看呢!那乖乖女好像發火了呢!”這一句嘲諷像是一根針插進了餘沐恩的心裏。 “哈哈哈哈!你們快看她那樣子,真的笑死人了!” 一句句尖銳刻薄的話語鑽進餘沐恩的耳朵裏,不願意反擊並不代表她懦弱,她只是不想給七叔惹事! 可是這次,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餘沐恩拿起講桌上的長戒尺,沖上前去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曾琪的臉上,然後舉起戒尺毫不留情的往曾琪的身上打! “啊!好痛!”曾琪完全沒想到餘沐恩竟然會這樣! “你瘋了嗎餘沐恩!”曾琪想奪過戒尺,可是就在她剛轉過臉來的一瞬間! “啪!”一聲! 戒尺狠狠地打在了曾琪的臉上! 從始至終,餘沐恩的眼睛未曾眨過一下。 曾琪捂住臉痛的完全說不出話來,腿一軟直接跪坐在地上,眼淚像是止不住一般,旁邊的女生都嚇傻了,趕緊跑去叫老師。 餘沐恩愣住。 她好像……闖禍了…… “餘沐恩!曾琪毀容了!被你打的!”和曾琪關係最好的女生就
Heat: 54
Website URL: com.xinmo.i18n.app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DOWNLOAD
Age of Z

22 Days

Build your base, become a zombie hunter! It's time for survival.
Heat: 235
Website URL: 1376515087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EnfinRentable - La communauté des investisseurs rentables

62 Days

Heat: 945
Website URL: enfinrentable.fr
Headline: Téléchargement gratuit
Button label: N/A
Golden Retriever Lovers

67 Days

Heat: 920
Website URL: 1735357560041933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N/A
Mortgage Broker | Home Loans | Mortgages - Aussie

1 Days

Make sense of Dad's mortgage mumbo jumbo. Go straight to Aussie.
Heat: 54
Website URL: aussie.com.au
Headline: We'll save you.
Button label: BOOK_TRAVEL
Astral Fable

37 Days

Astral Fable is coming out! Begin your fantasy journey, play free now!
Heat: 499
Website URL: com.eyougame.skzm.en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Vodafone Hungary

2 Days

Tévézz úgy, mint még soha, új otthoni szolgáltatásunkkal! A szolgáltatás igénybevételéhez aktív internetkapcsolat és Vodafone Mediabox szükséges.
Heat: 59
Website URL: adform.net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LEARN_MORE
Buffalo Wings & Rings - Jeddah

1 Days

Wilder vs Fury Watch it LIVE | Sunday | 23 FEB | 7 AM at Buffalo Wings & Rings | EMAAR SQUARE branch For reservation please call us on: 0126051559
Heat: 54
Website URL: 203881736435037
Headline: Sports
Button label: EVENT_RS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