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ds on 小說大全-免費全新火熱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33 Days

二零一五年秋,夏夕綰坐在火車上,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裏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臥鋪上,手裏拿著一本書看著,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沖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裏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裏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裏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著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著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著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只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裏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著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俐落的將手裏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裏。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裏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著男人,男人也在看著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著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眯著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著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凶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二十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淩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著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裏舉行。 新娘休息室裏,夏小蝶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粧檯前,淡淡道,“你這只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著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著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著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裏嫉妒極了,恨不得將夏夕綰那雙翦瞳給挖下來,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虛,明明就是一個醜女! “夕綰,吉時已到,可以出發了!”這時夏振國李玉蘭帶著一群貴賓進來了。   李玉蘭就是夏夕綰的後媽,她年輕時是風靡娛樂圈的一代影後,如今生了兩個女兒依然保養很好,就像風韻猶存的美貌少婦。 這個李玉蘭是小三上位的,不過她手段極高,不但成功壓下小三史,當了夏家主母還憑藉著八面玲瓏的手段在豪門富太太圈混的風生水起。 今天這一場婚禮李玉蘭辦的十分漂亮,就連夏夕綰身上的婚紗都是花了重金從米蘭定制回來了,所有人都在誇讚李玉蘭。 夏夕綰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期待的看向門邊,“吉時到了,怎麼......新郎沒有來接我。” 話音一落下,李玉蘭面色一變。 大家也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難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鬼夫麼。 她這是去沖喜,這場婚禮註定沒有新郎的。 夏振國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閃躲,“夕綰,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體不適,就不來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綰一滯,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綰一個人上了接她的豪車。 賓客們看著夏夕綰的俏影,都說她是鄉下回來的土包子,只見她穿著一身美麗的婚紗,身形纖柔窈窕,氣質竟說不出的清淡絕麗。 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順模樣令大家同情心氾濫,所有人看著李玉蘭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了。 ---表面做的那麼漂亮,其實還不是後母,想用別的女兒代替自己的女兒嫁去沖喜。 李玉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場婚禮本來在她的掌控裏,但夏夕綰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了局面,讓她難堪,看來是她小瞧夏夕綰了。 不過,來日方長,她有的是辦法治她! ...... 夏夕綰來到了幽蘭苑,進了新房。 新房裏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氣氛有些森冷。 夏夕綰一雙黑漉的翦瞳在黑暗裏散發著瑩玉而警惕的光芒,她來到旁邊,隱約看到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伸手,想給他號脈。 但是下一秒,她纖細的皓腕被幾根修長的手指一把扣住。 夏夕綰一驚,都說她的新婚丈夫是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現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勁有力,分明是一個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誰。 夏夕綰迅速曲膝,往他胯下頂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輕易躲過了她的攻擊,曲膝一壓,直接將她壓得動彈不得。 動作快,准,狠。 “你是誰。放開我!” 夏夕綰用力的掙扎,兩個人的身體隔著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響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這麼熱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綰突然想到能出現在這個房間裏的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過她的新婚丈夫身體沒任何毛病,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 這時男人修長的手指已經順著她的下頜落到了她衣襟的紐扣上,正在一顆一顆的解開。 夏夕綰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經沒動了,你幹什麼。” “叫,會不會。” 叫。 這時夏夕綰聽到新房外面傳來了鬼鬼祟祟的聲音,是女傭拉住了陸老夫人,“老夫人,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回去吧......” “噓。”老夫人生氣的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就用耳朵聽一聽,不用眼睛看!” 陸老夫人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偷聽。 夏夕綰想起身去看動靜,但是陸寒霆一手壓著她的香肩將她摁了回去,“快點叫。” 夏夕綰猜到他這是要做戲給外面的老夫人看,需要她的配合,但是...... “我不會。” 陸寒霆深邃的狹眸在黑暗裏如鷹隼般犀利,他看著身下的女孩,不過二十歲的年紀,現在秀眉輕擰,眸色矜持而羞憤。 夏夕綰只覺得肌膚一涼,纖臂護在心前,到底是少女,她嚇得低低驚呼了一聲。 陸寒霆勾唇,“現在會叫了。” “......” 夏夕綰抬眸,無恥! 陸寒霆兩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將她困在自己精碩的懷裏,然後模仿著某種極致動作。 這樣黑暗的房間裏,夏夕綰到底是少女,雪白的耳垂紅了一片。 “繼續叫,不然我就動真格的了。”這時他低低威脅出聲。 夏夕綰羽捷一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所以她閉著眼,配合他叫出了聲。 外面的陸老夫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太好了,我孫子不是,不是性無能,他開葷了!祖宗保佑啊,我要抱重孫了!” 陸老夫人開心的手舞足蹈,很快就走了,去祠堂給祖宗上高香了。 夏夕綰迅速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這一次陸寒霆也很配合,鬆開了她。 啪,一聲,他打開了壁燈。 洋洋灑灑的昏黃燈光鍍了下來,夏夕綰坐起了身,她快速的扣紐扣,遮住了自己瑩潤的肩頭和牛奶白似的嬌肌。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已經起身,露出了一張俊臉,他生的十分英俊,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舉手投足都透著與生俱來的薄冷疏淡還有冷貴。 但夏夕綰無暇欣賞男人的俊容,相反,她瞳仁微微一縮。 因為這男人...... “是你!” 他是火車上那個男人! 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男人,她做了很多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 那日在火車上她還大聲呵斥了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嫁入幽蘭苑的新娘,那時他一定在看她笑話。 陸寒霆薄唇勾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線,“認出我了,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他眸裏露出幾分玩味,管家告訴他,夏家替嫁過來一個鄉下的土包子。
Heat: 532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32 Days

二零一五年秋,夏夕綰坐在火車上,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裏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臥鋪上,手裏拿著一本書看著,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沖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裏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裏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裏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著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著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著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只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裏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著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俐落的將手裏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裏。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裏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著男人,男人也在看著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著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眯著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著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凶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二十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淩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著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裏舉行。 新娘休息室裏,夏小蝶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粧檯前,淡淡道,“你這只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著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著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著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裏嫉妒極了,恨不得將夏夕綰那雙翦瞳給挖下來,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虛,明明就是一個醜女! “夕綰,吉時已到,可以出發了!”這時夏振國李玉蘭帶著一群貴賓進來了。   李玉蘭就是夏夕綰的後媽,她年輕時是風靡娛樂圈的一代影後,如今生了兩個女兒依然保養很好,就像風韻猶存的美貌少婦。 這個李玉蘭是小三上位的,不過她手段極高,不但成功壓下小三史,當了夏家主母還憑藉著八面玲瓏的手段在豪門富太太圈混的風生水起。 今天這一場婚禮李玉蘭辦的十分漂亮,就連夏夕綰身上的婚紗都是花了重金從米蘭定制回來了,所有人都在誇讚李玉蘭。 夏夕綰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期待的看向門邊,“吉時到了,怎麼......新郎沒有來接我。” 話音一落下,李玉蘭面色一變。 大家也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難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鬼夫麼。 她這是去沖喜,這場婚禮註定沒有新郎的。 夏振國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閃躲,“夕綰,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體不適,就不來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綰一滯,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綰一個人上了接她的豪車。 賓客們看著夏夕綰的俏影,都說她是鄉下回來的土包子,只見她穿著一身美麗的婚紗,身形纖柔窈窕,氣質竟說不出的清淡絕麗。 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順模樣令大家同情心氾濫,所有人看著李玉蘭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了。 ---表面做的那麼漂亮,其實還不是後母,想用別的女兒代替自己的女兒嫁去沖喜。 李玉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場婚禮本來在她的掌控裏,但夏夕綰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了局面,讓她難堪,看來是她小瞧夏夕綰了。 不過,來日方長,她有的是辦法治她! ...... 夏夕綰來到了幽蘭苑,進了新房。 新房裏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氣氛有些森冷。 夏夕綰一雙黑漉的翦瞳在黑暗裏散發著瑩玉而警惕的光芒,她來到旁邊,隱約看到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伸手,想給他號脈。 但是下一秒,她纖細的皓腕被幾根修長的手指一把扣住。 夏夕綰一驚,都說她的新婚丈夫是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現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勁有力,分明是一個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誰。 夏夕綰迅速曲膝,往他胯下頂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輕易躲過了她的攻擊,曲膝一壓,直接將她壓得動彈不得。 動作快,准,狠。 “你是誰。放開我!” 夏夕綰用力的掙扎,兩個人的身體隔著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響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這麼熱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綰突然想到能出現在這個房間裏的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過她的新婚丈夫身體沒任何毛病,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 這時男人修長的手指已經順著她的下頜落到了她衣襟的紐扣上,正在一顆一顆的解開。 夏夕綰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經沒動了,你幹什麼。” “叫,會不會。” 叫。 這時夏夕綰聽到新房外面傳來了鬼鬼祟祟的聲音,是女傭拉住了陸老夫人,“老夫人,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回去吧......” “噓。”老夫人生氣的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就用耳朵聽一聽,不用眼睛看!” 陸老夫人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偷聽。 夏夕綰想起身去看動靜,但是陸寒霆一手壓著她的香肩將她摁了回去,“快點叫。” 夏夕綰猜到他這是要做戲給外面的老夫人看,需要她的配合,但是...... “我不會。” 陸寒霆深邃的狹眸在黑暗裏如鷹隼般犀利,他看著身下的女孩,不過二十歲的年紀,現在秀眉輕擰,眸色矜持而羞憤。 夏夕綰只覺得肌膚一涼,纖臂護在心前,到底是少女,她嚇得低低驚呼了一聲。 陸寒霆勾唇,“現在會叫了。” “......” 夏夕綰抬眸,無恥! 陸寒霆兩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將她困在自己精碩的懷裏,然後模仿著某種極致動作。 這樣黑暗的房間裏,夏夕綰到底是少女,雪白的耳垂紅了一片。 “繼續叫,不然我就動真格的了。”這時他低低威脅出聲。 夏夕綰羽捷一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所以她閉著眼,配合他叫出了聲。 外面的陸老夫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太好了,我孫子不是,不是性無能,他開葷了!祖宗保佑啊,我要抱重孫了!” 陸老夫人開心的手舞足蹈,很快就走了,去祠堂給祖宗上高香了。 夏夕綰迅速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這一次陸寒霆也很配合,鬆開了她。 啪,一聲,他打開了壁燈。 洋洋灑灑的昏黃燈光鍍了下來,夏夕綰坐起了身,她快速的扣紐扣,遮住了自己瑩潤的肩頭和牛奶白似的嬌肌。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已經起身,露出了一張俊臉,他生的十分英俊,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舉手投足都透著與生俱來的薄冷疏淡還有冷貴。 但夏夕綰無暇欣賞男人的俊容,相反,她瞳仁微微一縮。 因為這男人...... “是你!” 他是火車上那個男人! 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男人,她做了很多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 那日在火車上她還大聲呵斥了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嫁入幽蘭苑的新娘,那時他一定在看她笑話。 陸寒霆薄唇勾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線,“認出我了,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他眸裏露出幾分玩味,管家告訴他,夏家替嫁過來一個鄉下的土包子。
Heat: 509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35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藉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礼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麼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麼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透析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裡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麼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麼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姿色,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裡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傢伙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麼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係,出手竟然還這麼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抬頭看著蕭初然:“怎麼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麼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連夜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裡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髮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麼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彷彿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麼!”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麼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祇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里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里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
Heat: 480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火熱小說全本閱讀器

28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
Heat: 416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28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借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禮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麽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麽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透析、換腎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裏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麽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麽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容貌,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裏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家夥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麽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系,出手竟然還這麽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擡頭看著蕭初然:“怎麽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麽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緊急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裏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西裝、頭發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麽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仿佛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麽!”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麽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只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裏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裏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哦對了,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己為什麼不要 而且,李阿姨的醫藥費還需要兩百萬,刻不容緩。 想到這,他咬咬牙,立刻轉身回到收費處:“你好,我想補繳上那兩百萬。” 刷卡、輸密碼、交易成功。 兩百萬輕輕鬆鬆就劃入了醫院的賬戶裡。 葉辰感覺整個人云裡霧裡。 自己這一下子就變成千億富翁了 ......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 家裡此時已經鬧翻了天。 蕭初然和她的父母不住在蕭家別墅,而是一套很普通的樓房。 自打蕭初然嫁給他、蕭老爺子去世之後,他們就被趕了出來。 他的岳母正在家里大罵:“葉辰那個廢物!今天讓咱們一家丟盡臉面!你再不跟他離婚,你奶奶怕是就會把你從蕭氏集團趕出來了!” 蕭初然說:“趕出來我就去找別的工作。” “你......”岳母氣急敗壞的說:“那個廢物有什麼好你為什麼不能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文浩你要是嫁給張文浩
Heat: 390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27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借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禮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麽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麽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透析、換腎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裏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麽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麽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容貌,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裏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家夥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麽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系,出手竟然還這麽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擡頭看著蕭初然:“怎麽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麽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緊急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裏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西裝、頭發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麽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仿佛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麽!”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麽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只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裏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裏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哦對了,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己為什麼不要 而且,李阿姨的醫藥費還需要兩百萬,刻不容緩。 想到這,他咬咬牙,立刻轉身回到收費處:“你好,我想補繳上那兩百萬。” 刷卡、輸密碼、交易成功。 兩百萬輕輕鬆鬆就劃入了醫院的賬戶裡。 葉辰感覺整個人云裡霧裡。 自己這一下子就變成千億富翁了 ......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 家裡此時已經鬧翻了天。 蕭初然和她的父母不住在蕭家別墅,而是一套很普通的樓房。 自打蕭初然嫁給他、蕭老爺子去世之後,他們就被趕了出來。 他的岳母正在家里大罵:“葉辰那個廢物!今天讓咱們一家丟盡臉面!你再不跟他離婚,你奶奶怕是就會把你從蕭氏集團趕出來了!” 蕭初然說:“趕出來我就去找別的工作。” “你......”岳母氣急敗壞的說:“那個廢物有什麼好你為什麼不能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文浩你要是嫁給張文浩
Heat: 369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29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藉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礼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麼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麼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透析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裡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麼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麼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姿色,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裡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傢伙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麼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係,出手竟然還這麼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抬頭看著蕭初然:“怎麼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麼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連夜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裡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髮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麼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彷彿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麼!”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麼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祇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里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里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
Heat: 361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火熱小說全本閱讀器

25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
Heat: 349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21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嚥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只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只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面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松,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松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松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松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松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松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聽話,哥高興了,啥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松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松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松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松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松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松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沖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松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樑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松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儘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走
Heat: 269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免費全新火熱

19 Days

{{product.brand}}
Heat: 218
Website URL: com.dz.xsdq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20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藉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礼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麼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麼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透析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裡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麼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麼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姿色,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裡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傢伙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麼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係,出手竟然還這麼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抬頭看著蕭初然:“怎麼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麼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連夜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裡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髮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麼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彷彿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麼!”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麼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祇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里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里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
Heat: 212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8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借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禮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麽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麽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透析、換腎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裏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麽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麽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容貌,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裏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家夥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麽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系,出手竟然還這麽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擡頭看著蕭初然:“怎麽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麽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緊急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裏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西裝、頭發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麽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仿佛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麽!”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麽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只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裏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裏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哦對了,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己為什麼不要 而且,李阿姨的醫藥費還需要兩百萬,刻不容緩。 想到這,他咬咬牙,立刻轉身回到收費處:“你好,我想補繳上那兩百萬。” 刷卡、輸密碼、交易成功。 兩百萬輕輕鬆鬆就劃入了醫院的賬戶裡。 葉辰感覺整個人云裡霧裡。 自己這一下子就變成千億富翁了 ......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 家裡此時已經鬧翻了天。 蕭初然和她的父母不住在蕭家別墅,而是一套很普通的樓房。 自打蕭初然嫁給他、蕭老爺子去世之後,他們就被趕了出來。 他的岳母正在家里大罵:“葉辰那個廢物!今天讓咱們一家丟盡臉面!你再不跟他離婚,你奶奶怕是就會把你從蕭氏集團趕出來了!” 蕭初然說:“趕出來我就去找別的工作。” “你......”岳母氣急敗壞的說:“那個廢物有什麼好你為什麼不能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文浩你要是嫁給張文浩
Heat: 207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7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嚥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只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只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面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松,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松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松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松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松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松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聽話,哥高興了,啥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松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松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松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松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松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松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沖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松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樑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松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儘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走
Heat: 189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6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嚥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只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只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面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松,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松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松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松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松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松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聽話,哥高興了,啥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松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松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松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松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松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松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沖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松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樑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松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儘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走
Heat: 175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4 Days

二零一五年秋,夏夕綰坐在火車上,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裏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臥鋪上,手裏拿著一本書看著,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沖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裏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裏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裏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著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著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著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只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裏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著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俐落的將手裏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裏。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裏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著男人,男人也在看著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著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眯著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著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凶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二十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淩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著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裏舉行。 新娘休息室裏,夏小蝶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粧檯前,淡淡道,“你這只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著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著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著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裏嫉妒極了,恨不得將夏夕綰那雙翦瞳給挖下來,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虛,明明就是一個醜女! “夕綰,吉時已到,可以出發了!”這時夏振國李玉蘭帶著一群貴賓進來了。   李玉蘭就是夏夕綰的後媽,她年輕時是風靡娛樂圈的一代影後,如今生了兩個女兒依然保養很好,就像風韻猶存的美貌少婦。 這個李玉蘭是小三上位的,不過她手段極高,不但成功壓下小三史,當了夏家主母還憑藉著八面玲瓏的手段在豪門富太太圈混的風生水起。 今天這一場婚禮李玉蘭辦的十分漂亮,就連夏夕綰身上的婚紗都是花了重金從米蘭定制回來了,所有人都在誇讚李玉蘭。 夏夕綰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期待的看向門邊,“吉時到了,怎麼......新郎沒有來接我。” 話音一落下,李玉蘭面色一變。 大家也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難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鬼夫麼。 她這是去沖喜,這場婚禮註定沒有新郎的。 夏振國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閃躲,“夕綰,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體不適,就不來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綰一滯,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綰一個人上了接她的豪車。 賓客們看著夏夕綰的俏影,都說她是鄉下回來的土包子,只見她穿著一身美麗的婚紗,身形纖柔窈窕,氣質竟說不出的清淡絕麗。 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順模樣令大家同情心氾濫,所有人看著李玉蘭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了。 ---表面做的那麼漂亮,其實還不是後母,想用別的女兒代替自己的女兒嫁去沖喜。 李玉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場婚禮本來在她的掌控裏,但夏夕綰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了局面,讓她難堪,看來是她小瞧夏夕綰了。 不過,來日方長,她有的是辦法治她! ...... 夏夕綰來到了幽蘭苑,進了新房。 新房裏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氣氛有些森冷。 夏夕綰一雙黑漉的翦瞳在黑暗裏散發著瑩玉而警惕的光芒,她來到旁邊,隱約看到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伸手,想給他號脈。 但是下一秒,她纖細的皓腕被幾根修長的手指一把扣住。 夏夕綰一驚,都說她的新婚丈夫是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現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勁有力,分明是一個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誰。 夏夕綰迅速曲膝,往他胯下頂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輕易躲過了她的攻擊,曲膝一壓,直接將她壓得動彈不得。 動作快,准,狠。 “你是誰。放開我!” 夏夕綰用力的掙扎,兩個人的身體隔著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響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這麼熱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綰突然想到能出現在這個房間裏的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過她的新婚丈夫身體沒任何毛病,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 這時男人修長的手指已經順著她的下頜落到了她衣襟的紐扣上,正在一顆一顆的解開。 夏夕綰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經沒動了,你幹什麼。” “叫,會不會。” 叫。 這時夏夕綰聽到新房外面傳來了鬼鬼祟祟的聲音,是女傭拉住了陸老夫人,“老夫人,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回去吧......” “噓。”老夫人生氣的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就用耳朵聽一聽,不用眼睛看!” 陸老夫人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偷聽。 夏夕綰想起身去看動靜,但是陸寒霆一手壓著她的香肩將她摁了回去,“快點叫。” 夏夕綰猜到他這是要做戲給外面的老夫人看,需要她的配合,但是...... “我不會。” 陸寒霆深邃的狹眸在黑暗裏如鷹隼般犀利,他看著身下的女孩,不過二十歲的年紀,現在秀眉輕擰,眸色矜持而羞憤。 夏夕綰只覺得肌膚一涼,纖臂護在心前,到底是少女,她嚇得低低驚呼了一聲。 陸寒霆勾唇,“現在會叫了。” “......” 夏夕綰抬眸,無恥! 陸寒霆兩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將她困在自己精碩的懷裏,然後模仿著某種極致動作。 這樣黑暗的房間裏,夏夕綰到底是少女,雪白的耳垂紅了一片。 “繼續叫,不然我就動真格的了。”這時他低低威脅出聲。 夏夕綰羽捷一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所以她閉著眼,配合他叫出了聲。 外面的陸老夫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太好了,我孫子不是,不是性無能,他開葷了!祖宗保佑啊,我要抱重孫了!” 陸老夫人開心的手舞足蹈,很快就走了,去祠堂給祖宗上高香了。 夏夕綰迅速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這一次陸寒霆也很配合,鬆開了她。 啪,一聲,他打開了壁燈。 洋洋灑灑的昏黃燈光鍍了下來,夏夕綰坐起了身,她快速的扣紐扣,遮住了自己瑩潤的肩頭和牛奶白似的嬌肌。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已經起身,露出了一張俊臉,他生的十分英俊,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舉手投足都透著與生俱來的薄冷疏淡還有冷貴。 但夏夕綰無暇欣賞男人的俊容,相反,她瞳仁微微一縮。 因為這男人...... “是你!” 他是火車上那個男人! 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男人,她做了很多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 那日在火車上她還大聲呵斥了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嫁入幽蘭苑的新娘,那時他一定在看她笑話。 陸寒霆薄唇勾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線,“認出我了,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他眸裏露出幾分玩味,管家告訴他,夏家替嫁過來一個鄉下的土包子。
Heat: 160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DOWNLOAD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4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嚥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只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只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面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松,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松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松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松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松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松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聽話,哥高興了,啥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松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松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松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松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松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松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沖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松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樑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松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儘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走
Heat: 160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火熱小說全本閱讀器

12 Days

二零一五年秋,夏夕綰坐在火車上,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裏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臥鋪上,手裏拿著一本書看著,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沖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裏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裏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裏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著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著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著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只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裏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著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俐落的將手裏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裏。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裏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著男人,男人也在看著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著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眯著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著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凶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二十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淩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著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裏舉行。 新娘休息室裏,夏小蝶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粧檯前,淡淡道,“你這只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著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著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著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裏嫉妒極了,恨不得將夏夕綰那雙翦瞳給挖下來,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虛,明明就是一個醜女! “夕綰,吉時已到,可以出發了!”這時夏振國李玉蘭帶著一群貴賓進來了。   李玉蘭就是夏夕綰的後媽,她年輕時是風靡娛樂圈的一代影後,如今生了兩個女兒依然保養很好,就像風韻猶存的美貌少婦。 這個李玉蘭是小三上位的,不過她手段極高,不但成功壓下小三史,當了夏家主母還憑藉著八面玲瓏的手段在豪門富太太圈混的風生水起。 今天這一場婚禮李玉蘭辦的十分漂亮,就連夏夕綰身上的婚紗都是花了重金從米蘭定制回來了,所有人都在誇讚李玉蘭。 夏夕綰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期待的看向門邊,“吉時到了,怎麼......新郎沒有來接我。” 話音一落下,李玉蘭面色一變。 大家也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難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鬼夫麼。 她這是去沖喜,這場婚禮註定沒有新郎的。 夏振國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閃躲,“夕綰,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體不適,就不來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綰一滯,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綰一個人上了接她的豪車。 賓客們看著夏夕綰的俏影,都說她是鄉下回來的土包子,只見她穿著一身美麗的婚紗,身形纖柔窈窕,氣質竟說不出的清淡絕麗。 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順模樣令大家同情心氾濫,所有人看著李玉蘭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了。 ---表面做的那麼漂亮,其實還不是後母,想用別的女兒代替自己的女兒嫁去沖喜。 李玉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場婚禮本來在她的掌控裏,但夏夕綰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了局面,讓她難堪,看來是她小瞧夏夕綰了。 不過,來日方長,她有的是辦法治她! ...... 夏夕綰來到了幽蘭苑,進了新房。 新房裏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氣氛有些森冷。 夏夕綰一雙黑漉的翦瞳在黑暗裏散發著瑩玉而警惕的光芒,她來到旁邊,隱約看到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伸手,想給他號脈。 但是下一秒,她纖細的皓腕被幾根修長的手指一把扣住。 夏夕綰一驚,都說她的新婚丈夫是個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現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勁有力,分明是一個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誰。 夏夕綰迅速曲膝,往他胯下頂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輕易躲過了她的攻擊,曲膝一壓,直接將她壓得動彈不得。 動作快,准,狠。 “你是誰。放開我!” 夏夕綰用力的掙扎,兩個人的身體隔著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響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這麼熱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綰突然想到能出現在這個房間裏的應該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過她的新婚丈夫身體沒任何毛病,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 這時男人修長的手指已經順著她的下頜落到了她衣襟的紐扣上,正在一顆一顆的解開。 夏夕綰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經沒動了,你幹什麼。” “叫,會不會。” 叫。 這時夏夕綰聽到新房外面傳來了鬼鬼祟祟的聲音,是女傭拉住了陸老夫人,“老夫人,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回去吧......” “噓。”老夫人生氣的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就用耳朵聽一聽,不用眼睛看!” 陸老夫人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偷聽。 夏夕綰想起身去看動靜,但是陸寒霆一手壓著她的香肩將她摁了回去,“快點叫。” 夏夕綰猜到他這是要做戲給外面的老夫人看,需要她的配合,但是...... “我不會。” 陸寒霆深邃的狹眸在黑暗裏如鷹隼般犀利,他看著身下的女孩,不過二十歲的年紀,現在秀眉輕擰,眸色矜持而羞憤。 夏夕綰只覺得肌膚一涼,纖臂護在心前,到底是少女,她嚇得低低驚呼了一聲。 陸寒霆勾唇,“現在會叫了。” “......” 夏夕綰抬眸,無恥! 陸寒霆兩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將她困在自己精碩的懷裏,然後模仿著某種極致動作。 這樣黑暗的房間裏,夏夕綰到底是少女,雪白的耳垂紅了一片。 “繼續叫,不然我就動真格的了。”這時他低低威脅出聲。 夏夕綰羽捷一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所以她閉著眼,配合他叫出了聲。 外面的陸老夫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太好了,我孫子不是,不是性無能,他開葷了!祖宗保佑啊,我要抱重孫了!” 陸老夫人開心的手舞足蹈,很快就走了,去祠堂給祖宗上高香了。 夏夕綰迅速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這一次陸寒霆也很配合,鬆開了她。 啪,一聲,他打開了壁燈。 洋洋灑灑的昏黃燈光鍍了下來,夏夕綰坐起了身,她快速的扣紐扣,遮住了自己瑩潤的肩頭和牛奶白似的嬌肌。 她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已經起身,露出了一張俊臉,他生的十分英俊,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舉手投足都透著與生俱來的薄冷疏淡還有冷貴。 但夏夕綰無暇欣賞男人的俊容,相反,她瞳仁微微一縮。 因為這男人...... “是你!” 他是火車上那個男人! 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綰知道自己要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男人,她做了很多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 那日在火車上她還大聲呵斥了他,振振有詞的說自己是嫁入幽蘭苑的新娘,那時他一定在看她笑話。 陸寒霆薄唇勾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弧線,“認出我了,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他眸裏露出幾分玩味,管家告訴他,夏家替嫁過來一個鄉下的土包子。
Heat: 136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免費全新火熱

13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樑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緻,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閒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緻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像,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面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嚥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只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只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面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緻,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松,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松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松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松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松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松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聽話,哥高興了,啥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松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松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松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松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松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松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沖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松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樑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松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儘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走
Heat: 133
Website URL: com.dz.xsdq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说大全-火热小说全本阅读器

13 Days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藉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礼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麼兩樣。 兩人結婚之後,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麼侮辱也不為所動,於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症,透析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願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裡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麼垃圾!我跟雲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雲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麼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雲飛。 王雲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姿色,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雲飛心裡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傢伙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麼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於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於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後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雲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係,出手竟然還這麼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抬頭看著蕭初然:“怎麼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於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麼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後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連夜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裡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髮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後。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麼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彷彿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麼!”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麼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願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祇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里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里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裡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隻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願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願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囉!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後,葉辰還在原地發楞。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
Heat: 131
Website URL: 1478104721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
小說大全-免費全新火熱

11 Days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裏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於此,凝視著麵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係。” “後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裏,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梁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我走之後,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後。”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幹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裏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後,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裏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後,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麼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裏麵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裏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裏。 她的身後,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麵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致,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眯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裏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麼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麵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裏麵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麵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髒,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裏還有。”胖婦人笑眯眯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裏,然後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髒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衝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裏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裏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紮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幹嘛多管閑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裏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致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麼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象,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麼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麼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麵找媽媽。” “媽媽沒在裏麵。”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裏。 夏天的心很亂。 不隻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看著營養不良,麵黃肌瘦的女兒,夏天心頭莫名生出來了一絲怨念。 “你...叫什麼名字。” 確定眼前這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夏天有點緊張,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將周小草抱了起來:“那叔叔先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點了下頭,她對陌生的叔叔還有些忌憚,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吃完飯,叔叔帶你去找媽媽。”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給周小草點了一大堆的東西。 看著周小草這狼吞虎咽的樣子,夏天心頭泛酸,她一定是很餓很餓,所以才會這麼狼狽。 “慢點吃,不夠叔叔再給你點。” 終於,周小草吃飽了,她以為夏天不會注意,悄悄的將一個雞腿給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ni這是。”夏天一驚。 周小草有些驚慌,怯生生的看著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順東西,隻是想把雞腿,帶回去給媽媽吃…” 給...媽媽吃... 夏天的心頭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丟下你不管不顧,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還想著她。 “小草,媽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 然而,夏天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周小草卻突然變臉,氣鼓鼓的瞪著他,明顯是生氣了。 “我媽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所有人都欺負小草,隻有媽媽會保護小草。” “叔叔是壞人,說媽媽壞話的都是壞人!” 說著,周小草就大哭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沒想到女兒的反應居然會那麼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對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給你道歉。” 曾經在槍林彈雨中都不皺一下眉頭的夏天,此時在麵對自己女兒的時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點一份雞腿,給媽媽打包好嗎。” “小草別生叔叔的氣了。” 夏天勸了好久,終於撫平了周小草的情緒,又點了一桶雞腿,讓周小草帶給自己的媽媽。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拋下周小草不顧,去和其他男人鬼混,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做法。 為何周小草卻還這麼維護自己的媽媽。 難道,是那個胖女人胡說八道。 又或者,這其中還有其他的誤會。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麼多年來,還是改不掉這衝動的毛病。 那個胖婦人說周婉秋在金碧閣私會,夏天開啟導航,帶著周小草去了金碧閣。 此時,在這金碧閣的一處包房裏麵。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致,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輕美女正在陪著一名中年男子吃飯。 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掛著大金鏈子,手上帶著黃金戒指,滿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這個年輕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這個男人,叫黃鬆,慶市這一代的地頭蛇。 黃鬆倒了滿滿一杯酒遞給了周婉秋,笑著說道:“周小姐,很高興你能出來陪我,來,我們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為難,一臉的不自然。 “黃大哥,我...我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沒關係,多喝點不就會了。” 說著,黃鬆不由分說的將酒遞到了周婉秋的麵前。 在周婉秋將酒杯接過去的時候,他順勢將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個激靈,被子裏的酒一下就灑了出來,黃鬆卻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時候,眼中滿是邪惡。 “坐過來。” 黃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臉一變:“黃哥,這...” “叫你坐過來,難道,你不想讓我幫忙了。” 黃鬆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周婉秋猶豫了一下,唯唯諾諾的朝著黃鬆的大腿上坐了過去。 “嘿嘿,周小姐,隻要你聽話,哥高興了,什麼事情都能給你擺平。” 黃鬆一臉的邪惡,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動作,周婉秋心頭有些排斥,但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時,包房門口突然被人推開。 “媽媽...” 周小草的聲音讓周婉秋如遭雷擊。 周婉秋下意識的便從黃鬆的大腿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 “小草,你怎麼來了。” 周小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邊的黃鬆卻是憤怒的一把將周婉秋給拉了回去。 “周婉秋,這就是你的誠意。” “你幹嘛把你女兒叫過來了,還帶來了一個男人,你這讓我,很不開心啊。” 說著,黃鬆已經旁若無人的對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許,周婉秋咬咬牙就過去了,但她怎麼能夠當著自己女兒的麵,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黃鬆一個耳光:“黃先生請你自重。” 黃鬆當時就愣住了,一秒之後,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活膩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麼收拾你...” 黃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將周婉秋撲倒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周小草直接被嚇哭了,哭喊著“放開我媽媽”。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衝了過去,夏天一把將黃鬆給提了起來,一拳砸在了他的麵門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梁碎了。 第三拳,滿口血牙全崩。 最後,黃鬆一陣慘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盡管,夏天對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當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負的時候,夏天心頭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燒。 “
Heat: 129
Website URL: com.dz.xsdq
Headline: N/A
Button label: INSTALL_MOBILE_APP